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边陲小镇
    “看好你。”方永安拍了拍季白的肩膀,被工作人员喊走了。

    季白的戏份很重,除了幼年时期那简短的拍摄之外,基本上都是他的戏份。季白走进化妆间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

    混迹电影圈的人虽然不好,但资历不浅,说句难听的,向来都是自视甚高瞧不起电视圈里的演员,尤其是偶像剧里面的那种。季白这段时间确实很火,但怎么火、怎么出名都没有办法改变一个事实——季白没拍过电影。

    季白像是没有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目光,冲着他们笑笑,并没有贸贸然地打破这一片沉寂,反而带着李秀他们挑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所有人都在偷偷摸摸地打量着季白,越瞧就越觉得季白沉稳,而且长得还不赖,对他的好感也多了一些。假若季白从一进门开始就急于跟他们套近乎,可能他们对季白的感官跟评价就是另外一副模样了。

    将所有角色聚集在一起,拍摄的自然是开机的第一幕。《边陲小镇》角色最齐的一幕,也是最激烈的一幕,正如冯志军所说,第一幕就那么困难,也不晓得能不能顺利。

    化好妆等待出场的季白,很是淡定的坐在化妆间里面翻阅剧本,哪怕对里面的台词跟情节熟烂于心,季白还是忍不住去翻,每看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悟。

    边陲小镇位于夏国与沙国的交界处,到处都是深山老林,交通不便,距离隔壁县城都有一百多公里,这样的一个下小镇自然成为了贩毒份子的温床。故事就是由这个小镇开始的——

    19世纪末毒品交易屡禁不止,李唐所在的村子被毒贩严密的控制起来,专门负责制毒。为了抵制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李唐的父母跟村子里的青壮年组合在一起,进行了反抗,可惜失败了。参与反抗的人相继被杀害,年幼的李唐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在他面前被残忍的杀害。

    仇恨的种子就此在李唐的心底扎下了根,那双仇恨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用脚底碾压他母亲头颅的男人,将他的模样死死地印在了心底。

    李唐不知道自己在村子里过了多久,从他手里出来的那些害人的东西会流转到哪里,甚至想要为自己父母报仇雪恨都无法做到。很快,李唐发现村子里巡逻的人越来越少了,甚至连半成品都转移了出去,很快接到线报的缉毒警察从天而降,包围了那群作恶多端的贩毒分子,可惜的是,杀害李唐父母的凶手逃脱了。

    村子被解救了,年幼的李唐被人收养,离开了那个宛如噩梦般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十几年后,毒贩卷土重来,已经成为小镇的村子再次成为了毒贩的制毒基地,而学成归来的季白成为了一名医生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因着李唐的医术,毒贩对他很是宽容。日复一日的生活,李唐终于等到了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那个被他们称之为狗哥的人渣。

    苦于没机会接近他的李唐,很快就迎来了契机,狗哥在外出接收原材料时遭遇了当地村民的反抗,受了伤,子弹在他的腹部开了个口子,还留在了里面。他手底下的狗腿子将人送到了他那里,哪怕做手术的过程中,全程都被人用枪指着头,李唐的心底也是愉悦的,因为他的机会来了。

    手术很成功,哪怕当晚发起了高烧,也没能将他送到阎王殿。被迫守了一夜的李唐难掩戾气,恨不得将躺在病床上的那名刽子手送进地狱,但不是现在。收敛了外泄的情绪,就在狗哥睁开眼的瞬间,李唐满身的疲惫。

    为了彻底将狗哥杀害,李唐选择了提纯海洛因,在自己身上试毒,白大褂下的身体千疮百孔,最后提炼出了足以让人毙命的高浓度海洛因。

    宛若行尸走肉般存活着的李唐终于迎来了下手的机会,小镇要接待一位大主顾,所有人都为了这位大主顾忙里忙外的开始准备,而住院中的狗哥自然被所有人忽视了。就这样,李唐将高浓度的海洛因注射到他体内,就这么看着他在病床上,挣扎着、哀嚎着,渐渐失去气息,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眸就这么死死地瞪着李唐,但他却从那双眼睛里得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似乎连老天爷都在帮着李唐,狗哥挣扎着死去时,天上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雨,渐渐变成了暴雨,窗户外面白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真切。

    后山的小山坡里多了一个小土包,得知狗个失踪的毒贩们一开始还仔细搜寻了一段时间,就连李唐的住所都被严密的监控起来,因为狗哥的失踪,他们内部因挣权夺势而陷入一片混乱,李唐趁着内乱之际跟缉毒警察里应外合,再一次解放了这个小镇。

    化好妆的季白,早早就守在拍摄现场。

    第一场戏,大家都格外的认真,冯志军叼着烟,肩膀上扛着枪,讽刺地笑着时痞气浑然天成,边上、身后还站着好几个跟他同样扛着枪的人,正一脸嚣张地用枪口对着抱头簌簌发抖的人。

    人称狗哥的中年男子,听着耳边肆虐的哭声、求饶声,嘴边讽刺的笑容被拉长:“哭是改变不了现实的,除了认命,你们可没有第二条路走。”见哭声渐渐低了下去,他满意地点点头,多了几分愉悦。

    “从这一刻开始你们都必须听我的,”说着,就让人把屋舍全部清理出来,换上了简陋的工作台,还有那一朵朵象征着死亡的罂粟花,正静静地躺在箱子里。“你们的工作开始了。”

    底下一阵骚乱。

    李唐的父母站了出来,抗拒成为他们的刽子手。哪怕身处落后的小山村,对罂粟制成的东西,村里人打心眼里是抵触的,尤其是李唐的父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在毒品的控制下苟延残喘,最后因为吸食过度而死亡。

    眼下,要他们捂着自己的良心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害人的东西从他们手里流出去,他们没有办法做到。

    “那又如何,”狗哥一脚将李唐的父亲踹到在地,右脚踩在他的胳膊上,枪口顶在他的太阳穴上,“什么害人不浅?什么良心?在我眼里还不如一张钞票来的吸引,收起你们那些卑微的同情心。”

    “你们这些丧良心的狗东西,”李唐的父亲怒视着他,“老子是不会帮你们做事的,天理昭昭,你们会都会得到报应!”

    这些亡命之徒,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不论到了哪里都是让人厌恶和痛恨的存在。

    迫于他们手里的枪,村子里的人屈服了,李唐的父亲被揍了一顿,关在了屋子里,勒令村里的人不给他送吃喝,他想看看那副铮铮铁骨能承受多久。

    “狗哥,”手底下的喽啰皱起了眉,“干脆杀鸡儆猴,少了他一个我还不信他们不干活!”说着,便将枪口指向了李唐的父亲。

    狗哥有些不悦,这些人跟在他身边好几年,在拥护他上位之后就有些忘乎所以,经常仗着资格老阳奉阴违,虽然大多数他们都很低调地在私底下解决,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是,他能坐在上个位置有今天这个权势,都是他们拥护的结果,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蹬鼻子上脸。

    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些人就一群张狂的逼着他改变主意的模样,还真的把他当摆设了。

    都要他死,他偏偏就要他活!

    狗哥轻笑一声:“我说了,关进屋子里。”说着,目光冰冷冷地落在那人身上,带着不可忽视的杀意。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