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改观
    “还不快去!”狗哥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敲打敲打这帮不守本分的下属,“我的命令你们都不听了是吧,嗯?!”

    那人连连告饶说不敢,转过身去时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的狠意,望着李唐父亲的目光宛如望着一个死人。

    就这样村子里的人被严密地监控起来,每天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整日埋首苦干,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村子的四周出现了陌生的面孔,这些人像是一夜之间出现在村子周围,呈围合之势,将整个村子都包围了起来。

    察觉到什么的狗哥,将李唐的父母从人群里拖了出来,黑黝黝的枪口指着李唐,阴狠狠地质问:“说!是不是你们把人带进来的?”

    除了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能把条子领来。毕竟刚开始的时候,就只有他们敢跟他呛声。

    李唐的父亲笑出声来,没日没夜的折磨让他看起来十分苍老,“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他只恨自己没能力,将眼前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生全部宰杀。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让你笑!”

    恼羞成怒的狗哥就这样一脚又一脚地将李唐的父亲踢出内伤来,每一下都恨不得用上全身的力气,在他身上踹出洞来。

    李唐的母亲哭闹着扑上去,紧紧地抱着已经开始吐血的父亲,而年幼的李唐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折磨致死。尤其是母亲,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身上的衣服被撕扯得破破烂烂,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娃娃,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儿。

    当晚,所有人被集中关押在一起,而那些臭名昭彰的毒贩们有些慌乱地开始收拾自己的家当,不想神兵天降,将他们的逃跑计划全部打乱。

    枪声渐渐湮灭。

    李唐呆愣的眼神渐渐变得坚毅,看着缓缓被拉开的门,阳光照射在他的眼睛上,反射性地闭上了眼,李唐知道,他们解脱了,而他,才正开始!

    随着方永安的一声:“卡!”

    工作人员扛着自己的工作器械开始纷纷走动,开始新一轮的准备工作。而坐在监视器前的方永安则是紧紧地皱着眉头,没有松开过,就这么静默地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叹气道:“不行!”

    简简单单地两个字,还是将方永安复杂地情绪泄露了出来。

    这场戏,方永安不是一般地不满意而是十分地不满意,哪怕预料了结果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现实。

    开机第一幕拍成这样,方永安执导那么多年不是没有碰上,只是这部戏对他太重要,重要到连对自己的要求也太过于苛刻。

    熟知方永安性格的冯志军抹了把脸,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的泥土非但没有拍走,反而让他变成了大花脸,连嘴里都有沙子。连连呸了好几口,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老方,第一幕本来就不容易。”

    方永安自然知道不容易,但是再难他也要尝试、去做,“我知道,先休息五分钟!”

    第一场戏的不顺,让方永安有些焦急,跟他的原来的设想完全不符合,巨大的落差让他在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身为制片人的白薇,还是第一次跟方永安这样有名气的导演合作,心底难免有些紧张,见方永安愁眉苦脸的坐在监视器前,心下一动,凑上前去,小声嘀咕着。

    边嘀咕边看着场内正跟助理谈笑风生的季白,那副偷偷摸摸地模样,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他一顿。

    五分钟休息时间一过,除了季白以外的演员开始各就各位,准备第二次的拍摄。

    “咳——我们换一下场景,第一场改成李唐回到小镇跟狗哥相遇那一场!”话音未落,所有人瞪圆了眼睛望着方永安。

    临时改戏不是没有,但从来没有人会将第一场轻易换掉,毕竟这关乎着电影是否叫座,改来改去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哪怕是心里有疑问,没有戏份的演员还是顺从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等待导演的下一次召唤,反倒是季白在听到方永安的话时,很是淡定地走进了拍摄地。

    第一场第一幕,action——

    穿着白衬衫,拥有温暖和煦般笑容的李唐辗转出现在了梦魂牵绕的村子,不,应该叫小镇了。前脚刚踏入小镇的李唐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到来成为小镇人民噩梦的开始。

    接二连三的枪声响起,伴随着吵杂的求饶声、哭声、诅骂声传入他的耳中,十五年前的悲剧再次重演。

    “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手术刀快?”

    狗哥的面色一点点变冷,伴随着低沉地笑声,他的后背上抵上了一把尖锐的刀,锋利地随便一碰就会血流如注。

    “不知死活的东西!”

    狗哥灵活地转过身来,看到他身后那人,脸上微微带着笑容,眉目清隽却带着三分狠意,眼眸流转时,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

    “不知死活?!”

    无视抵在他额头上的枪口,修长白皙的手指间夹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不管手术刀如何变化位置,始终不能伤他分毫,似乎它就是他身体里的一部分。

    李唐成功引起了狗哥的兴趣,冷笑着,用枪托挥向李唐所在的方向。

    冷笑着,将枪托拍开,下一瞬间握紧拳头狠狠打向狗哥的腹部——

    一道银光闪过,狗哥的衬衣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垂下的眼眸里蕴含着疯狂的杀意,恨不得就此将他大卸八块,抽皮扒筋。

    既然被成为狗哥,自然也不是好惹的,李唐的手术刀跟别人的匕首比起来,完全不够看,白皙的脸蛋上被匕首划过,立马渗出血来。

    李唐下意识地用指尖拭去脸上的血珠,放在嘴边舔了舔,满嘴的铁锈味更是激发了他身体里疯狂的因子,两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

    这场戏的节奏很快,季白适应良好,哪怕在滚动时被地上的沙子擦伤了手臂,依旧能保持原有的节奏,拳拳到肉,等他被狗哥彻底压制在地上时,他手底下的人自然上前将李唐从地上架起来。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回应他的是李唐瞬间撕裂衣服的声音,揉了揉发僵的脖子,露出一抹阴狠地笑容,“我可是一名医生!”

    李唐这个角色不仅会打,而且十分的邪肆,看起来目空一切,但实际上一切都有章法,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出人意料。

    他勾起的嘴角,从地上捡起他的手术刀,在手里转了转,背着的手紧紧握成拳,插进裤兜里,“我同意了!”

    “卡!”方永安的声音响起,最先骚动的是场内的女孩子们,她们全部都没想到过季白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身材,正好印衬了那句话,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由此是胯间的人鱼线,足以让这群女色狼疯狂起来。

    而跟他打对手戏的冯志军,擦了把汗,喘着粗气,哪怕脸上毫无表情,但是那震惊的眼神出卖了他。李唐!这就是李唐,毋庸置疑,面前这个人,将李唐的恨、李唐的隐忍、李唐的不羁,完美地交融在一起,在那一刻,他就是李唐,李唐就是他!

    没想到,这个叫季白的人,居然能把李唐身上复杂的气质演绎出来。

    冯志军有些踌躇,为了自己当初对季白的不尊重,看着他裹着毛巾走回位置上,一时难以抉择。

    江山代有人才出,是他太固执己见、固步自封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