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是谁?
    经严磊的手得知了季白所在的位置,严博踩着油门就往他那儿赶。

    严博在读了三个小时车后,终于把车开到了季白休息的地方,还没熄火,抬头一望,果然看见季白神色疲倦的跟别人结伴而行进了酒店的大门。

    富丽堂皇的酒店灯火通明,严博点燃了烟,直接把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不用费心思询问,跟着有些眼熟的人进了酒店的餐厅。

    季白见到严博有些惊讶,但严博见到季白就没什么可惊讶的了,满心的愤怒在看到季白白皙的脸上挂着的两个黑眼圈时,所有的愤怒都消散了。

    繁忙的工作过后,简单寒暄了几句,刚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缩着,扭头就看见了许久未见得严博。

    “不躲了?!”严博问。

    季白望着不修边幅的严博,粗狂的外表再加上拉碴的胡子,莫名有些心动,“躲得了才行啊。”他们两个是夫夫,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季白早就料定了严博会找过来,只是没想到比他预计还要晚一些。

    严博不接话,目光绕着季白上下打量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他脸上,不是错觉,季白是真的瘦了一圈。

    季白这段时间睡不好吃不好,不瘦才怪,再加上工作量大,基本上工作结束之后他也没什么胃口了。

    转头瞟了一眼摆放着食物和酒水的餐桌,刚刚他想去吃点东西,就被左映轩拖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现在肚子饿的前胸贴后背。

    左映轩跟别人说着话,聊着的同时还不忘留意季白往什么地方溜,很是意外的看到了严博。

    “小白,严二少。”

    季白看见左映轩,有些无奈:“你不是跟别人聊天么,怎么老跑过来。”

    严博瞅了左映轩一眼,神色淡淡的,看他的模样并没有寒暄闲谈的意思。

    这不是左映轩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严家二少爷,事实上他们在很多场合都有所交集,但从未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眼前这个男人,哪怕穿着高定的西装、皮鞋,打扮成商业精英的模样,怎么也掩饰不了他内里的那一股剽悍、野蛮。

    话说,严博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以及给人一种寒毛都竖起来的感觉,跟这样的人做生意真的不会把人给吓跑?!

    今日的聚会仅仅是为了庆贺《登仙》的宣传期结束,这种的场合,大部分都是剧组的内部人员参与,经历了前几天的事情,至少有九成以上的人都认识严博。尤其是现在,左映轩跟季白两个人陪着他说话,他们之间的关系,值得商榷。

    三五成群的宾客对高大的严博开始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起来。

    “小白,别人跟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不一样的。”左映轩笑嘻嘻的说着,话音刚落,猛的打了个寒颤。

    “对了,不知道严二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严博听了,很是平淡的来了一句,“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需要跟你报告?!”

    连跟他说话的**都没有,直接拖着季白就奔着食物去了。

    被抛弃的左映轩,一脸荒唐的望着严博,却被人给拖到一旁,加入了他们的圈里,一时无法脱身。

    严博不想别人打扰他们,直接把季白带到了庭院里找了一处休闲座椅坐下,将堆的满满的食物推到了季白面前。季白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清幽寂静,很适合他们,尤其是严博的吃相跟那群自诩上流社会的人士相悖,所以为了不让这群高雅人士吓到,这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严博丝毫不客气,坐下就开始吃。

    吃相十分豪气,不丑,相反在季白的眼里还是听赏心悦目的,“好吃不?!”看着严博吃的相,季白就有些蠢蠢欲动,连嘴里都不知不觉分泌出唾液来。

    严博抬头看了一眼季白,从盘子里挑出一个鲜美多肉的鲍鱼,在季白渴望的眼神里,送进了自己的嘴巴。

    看着严博吃得喷香,季白轻轻啜了一口手里的红酒,垂下眼眸。

    就在季白失望的下一刻,那口被咬了一半鲍鱼直接送到了他的唇边,在季白惊愕的眼神里,送进了他的嘴巴。

    嚼着嘴里的食物,反射弧有点长的季白红了耳朵,慢斯条理的吃着严博喂进嘴里的东西。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将那根小山似的食物消灭了,虽说大部分的东西都进了严博的胃,季白还是吃撑了。

    “小白。”左映轩很没有眼力见的打破了气氛不错的一幕。

    严博听到声音时,微微眯起的眼中迅速闪过一抹什么,很快消失不见。有些讽刺的勾起嘴角,继续吃着,他还饿着,不吃饱那有力气干活。

    “左哥。”季白站起身来,瞬间就恢复了高冷男神的人设,在严博面前难得放松的神色随之消失。

    “没有,看你不在餐厅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所以出来看看。”左映轩上下打量着季白,见他完好无损的站着,又瞅了一眼他身旁的严博,一双眼睛在他们两人身上滴溜溜的转着,不加掩饰的好奇。

    “我很好。”

    左映轩笑眯眯的看着季白:“就是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跟严家二少爷有一腿。之前我听剧组里的人说过几次,还以为是他们瞎说,没想到啊没想到。”

    “什么叫有一腿?!”季白淡淡的说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别瞎说。”

    季白的话,让严博的瞳孔骤然猛缩。

    看到严博瞬间黑掉的脸,左映轩扯了扯季白的衣袖,将他带到一旁小声说道:“跟严二少做朋友我不反对,不过你的小心一点,严家二少爷那里不行,你别栽了啊。”生怕季白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还用眼神冲着季白裤裆的位置瞄了一眼。

    “我们那么久的朋友,自然是不相信你跟严博有什么,只是人言可畏,凡事三思而后行。”左映轩停顿了一会儿,“严家的财势再大,也不能拿自己的性福开玩笑。”

    季白笑了笑,“我知道。”

    至于严博行不行这个问题,他已经身体力行的证明过严博到底行不行这个问题。所以说,流言害死人。就是因为严博太行,以至于他在那天没有把他跟严家二少爷联系在一起,还以为是同名同姓,没想到现在反倒坑了自己。

    要怎么解释,其实他老公很行这个问题。好像也不需要解释吧,毕竟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左映轩放心的点点头:“那行,我晚点还有通告,我就先走了,早点休息。”

    “嗯。”

    严博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雕塑。浓密的眉毛,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透着棱角分明的侧脸,让他本就生人勿近的气场更添粗犷。

    回过头来,看到这样的画面,季白觉得自己的双腿有千百万斤重,重的他挪不动脚步,隔着一小段距离,站在那儿,安静的看着严博。

    昏暗中响起了打火机的声音,严博看着季白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抽着烟,看着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三两口就把烟抽完的严博,将未熄的烟丢在地上站起身来,用脚尖碾熄,朝着季白走去,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是谁?!”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