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你出轨的下场呢?
    从遇到季白开始,严博从未询问过他是否有喜欢的人,也从未询问过他是否喜欢他,在严博的人生信条里,没有自己得不到的,只有他不想要的。

    他很自信,甚至达到了自傲的地步,他会选择季白除了他能治好他的‘病’外,更重要的是他看上了季白,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询问过季白是否喜欢他。在潜意识里,他认为季白跟他一样,是想和他在一起的。

    现实,无情的给了他一巴掌。

    季白微微挑眉,什么那人是谁?

    严博步步紧逼,右手扣住他的脖颈吗“那个让你心动的人,是谁?!”

    闻言,季白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严博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他认识的严博从来都没有那么不自信过,也不会追问他这些话题,这是怎么了?!

    严博那强壮的身体继续向前押进,望着眼前那张胡子拉碴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季白的身体下意思的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抵在柱子上。

    就是这样的动作,让严博的眼眸一沉,没有追过去,反而将手插进裤兜里,握成拳。

    “走吧。”

    严博妥协了。

    他抬脚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完全看不出刚才问了那样的话,直接在季白身旁擦肩而过。

    季白看着严博越来越近,直到与他擦肩而过,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蹙眉:“严博”

    这还是严博第一次从季白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语调,严博的脚步变得有些不确定,却未停止。

    看着脚步不停,向前昂首阔步的严博,季白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没什么都没说。只是保持着依靠在柱子上的动作,抬头望着天上微微闪烁的星光,他的背后已经没有了严博的身影。

    这个坏脾气的男人,一点耐心都没有!

    季白有些委屈,眉间淡淡的失落在他伸手揉捻了一会儿后,消失不见。

    站起身体,转了个身,抬脚走了两步,地上就出现了一双黑亮的皮鞋。

    季白抬起头一看,严博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

    他站在季白面前,看着季白,目光有些闪烁,“那人是谁?!”

    季白眨了眨眼睛,“什么那人?!”

    严博看着他,没有接话,但是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他没有重复的**,要季白自己自觉将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

    眼前这个野蛮的男人,是他的合法丈夫,在他最彷徨无助的时候出现,拯救了他;在他孤立无援的时候,毅然抛弃一切跟他站在一起,时至今日,季白才迟钝的发觉,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严博的存在已经深入骨髓。

    “严博。”

    “嗯。”

    季白望着眼前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眼神里迅速闪过一丝的迷恋,勾起嘴角,“我心动的那个人,叫严博。”

    许久,严博率先转身,“走。”

    跟在严博身后的季白,看着大长腿严博,两三步就走出了一大段距离,走了两步没跟上,干脆就保持自己闲适的步伐,远远坠在他身后。

    “不走?!”见季白不紧不慢的走着,严博那浓密的眉一挑。

    季白抿着嘴,抬脚跟上严博。

    两人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异常协调。

    回到酒店房间的季白,还未坐定,严博直接把他抵在背后,眼睛微微一眯。

    “你之前在躲我?!”

    季白被严博的动作搞得有点懵,等真正听清楚严博的话时,忍不住挑起了眉。

    这是秋后算账?

    严博的眼神一暗。

    很好,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事情,故意躲他。

    “并没有,我最近是真的忙,”就算是有,季白也不能说有,“慈善晚会那天,我也在。”也看到了他跟那女的有过接触,虽说他在情感上是相信严博不会背叛他,只是他的理智已然离家出走,所以这段时间他只是一个人冷静冷静,并没有故意躲他。

    季白有些出神,这段时间除了忙碌的工作,只要一闲下来脑子里来来去去都是严博高大的身影,他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严博就在他的脑子里了。哪怕话不多,一张轮廓分明极具特色的脸,存在感十足。

    严博有些无奈,甚至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减退了,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季白还能分神。

    “回神!”

    还未等季白反应过来,严博就着这样的姿势,像要把季白吞吃入腹一般迅猛的啃了上去,带着烟草味的吻,炙热的快要将他融化。

    明明就是个冷静自若的人,可是这个吻

    强迫回过神来的季白,双腿在打颤,严博的唇很热,就连窜进他嘴巴里的舌头都带着宛若熔岩一般的温度,将他灼伤。

    将他拥入怀里的严博的身躯是如此的宽厚、高大,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头发、脖颈、胸膛,哪怕是隔着衣服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跟罂粟一样让人上瘾的香气。高昂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任由严博在上面啃咬,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

    他中了一种名为严博的毒,甘之若饴。

    强势如他,季白只能被迫承受,除了承受,季白连简单的回应都没有办法做到,严博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让他全身酥软,没有一丝的力气。吻仍旧在继续,严博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肆意游走、吸允,弄得他的舌根发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抓着严博肩膀的手背上虚软无力,却又不愿从他身上挪开,眼前的这个极具侵略性的男人,是他的!

    直到感觉到季白快要因为呼吸不畅而差点昏厥,严博才肯放过季白,两人的唇瓣相互抵着,唇间还有可疑的银丝,鼻息相互喷洒在对方的脸上,气氛已然是一触即发的边缘。

    因着严博身上的气味,全身酥软的季白,颤抖着喘着蹙起,双手搭在严博的肩上,才免于自己滑到。

    严博两只手死死的扣着季白的腰,上半身将他压制在门板上,暧昧的橘黄色灯光照在他们身上,更是添了几分的情调。

    将头埋在季白的脖颈,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不要躲我。”

    季白微微一愣,不就是没有接他电话么,怎么就成了躲他呢?!

    “你不是说心动的人是我,为何要躲呢?!”

    季白深吸了一口气,吸进肺里的诠释严博身上好闻的气息,那是他熟悉而又眷恋的气息,那种混合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浓烈的让他无法正常呼吸,“我没有躲,我只是想理清楚但我对你的感觉。”

    “那你理清楚了么?!”严博想来都是单音调的句子拐了个弯,听着有些警告意味十足的意思。

    “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季白后悔了。

    一向行动力爆表的严博,直接将他抱摔在床上,粗鲁的开始撕扯他身上的衣服,在撕扯的同时还不忘直接将他压制住。

    季白微微皱着没,没有出声阻止严博的撕衣服的动作,哪怕他在撕衣服的同时将他弄疼了,也只是保持沉默。

    严博是不是习惯了跟他睡之前都是要用撕的?!

    被撕了衣服,晚间传来的凉意让季白冒起了鸡皮疙瘩。严博带着灼热温度的身躯将他整个人都拥在怀里,将他身上的凉意都驱散了。

    不是一般心急的严博有些抓狂,三下五除二,将自己扒了个一干二净,“艹,老子要好好教教你,在躲我之后该有什么样的下场!”

    季白一把揪住严博的头发,“那你出轨的下场呢?!”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