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秋后算账
    这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反应,让严博频临爆表的心情,瞬间浇灭了。

    被严博压倒在床上的季白,挑衅的望着严博。

    “女马的,这可是你自找的!”跟他算账?能耐了啊。

    激情过后的严博,连声音都变得低沉性感。房间里,除了浓烈的麝香气息外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夹在在一起,浓烈的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季白,他们是有多疯狂。

    “洗澡”

    不用看,季白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模样是有多糟糕,哪怕习惯了严博的跟野兽般的行为,丹迪还是筋疲力尽。他只想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被严博做到昏厥再从昏厥做到清醒,他已经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闻言,严博翻身坐了起来,身上的重量骤然消失,连带着凉意侵袭而来,季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能走么?!”

    “能。”

    严博轻而易举地将季白从床上架了起来,他一动,全身的骨骼都咔咔作响,使用过度的肌肉酸疼不已,抓着严博的手僵住了,死死的咬着唇,没有痛呼出声。

    严博皱眉,沿着他手臂的方向,身体向前直接将季白抱了起来。

    “唔”酸疼不已的身体突然被抱起,季白低低的闷哼一声,下意识靠在严博的怀里。

    抱着季白的严博大步迈向浴室。

    “能站不?!”将季白放在地上的严博,蹙着眉询问。

    脚刚刚沾地,差点就瘫软在地,顾不上身后的是什么,猛然靠上去,抖着双腿,彻底清醒过来。

    下一瞬间,严博直接将季白揽入怀里,“不逞强会死么?!”低沉的嗓音里带着火气。

    季白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在严博怀里。

    严博很想教训一下怀里的小妖精,可是看到他一脸疲惫的模样,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严博揽着季白转了个身,将他放在热水下面,打开了热水的开关。

    水稀里哗啦的的冲了下来,温热的水冲刷着季白略显单薄的身体,严博抬起季白酸疼的胳膊开始帮他搓澡。手法不算温柔,但确实是第一次帮别人洗澡,三十二岁的人生里面,这还是第一遭。

    两人在浴室洗了两个小时的澡,期间还传出一丝压抑的喘息声和哭声,严博满足的喘息着,那种灵魂交融的共鸣,那种满足感,他都不晓得要怎么来形容。

    亲了亲陷入昏睡的季白,满足的舒了口气,怀里的这个人是不一样的。严博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需要什么,他的人生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尤其是自家的母亲拿着道德的标尺来规划他的未来。

    季白是被饿醒的,还未睁开眼就闻到了一阵阵烟草味,身旁还有一具时时刻刻散发着热度的身体,粗犷、结实。

    “醒了?!”靠坐在床头吞云吐雾的严博,熄了烟。

    看着季白从未放松过的眉头,严博眯了眯眼睛,“疼不疼?!”

    躺在床上的季白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他已经不想吐槽严博的所作所为,每次啪完之后第二天他还能正常下床的?没有,一次都没有,尤其是现在,,不用看季白都清楚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他甚至怀疑他还能不能坚持到边城继续拍戏。

    ‘旷工’好些天的季白,再继续罢工下去,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见季白死扛着不说话,严博冷哼一声,“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严博下地,当着季白的面开始换衣服,宽肩窄臀、公狗腰、结实有力的臂膀,还有身上零零碎碎的红色印记,那些都是他的杰作

    有些不自在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这人真的是不要脸,**裸的杵在他面前开始换衣服。

    张云川来接人的时候,严博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人都难受成这样了还要去拍什么电影真的太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还没等他说什么,裤兜里面的手机适时响起,接到电话的严博只是微微蹙着眉,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冲着季白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季家想要进驻荔城的房地产。”

    疲惫不堪的季白不明所以,“我不懂你们商业上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严博别有深意望了季白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既然季白对季家的事情不感兴趣,他也没有必要拿他们的事情来烦他,而且有些事情他也需要亲自去弄清楚。

    季白的反应有些冷淡,严博以为他是疲惫的缘故没有没有多想,待季白返回边城后,严博才发现他跟季白失联了。

    当然,这个失联是严博单方面认为的失联,在关闭手机之前,季白给他留了言。

    ——那你出轨的下场呢?!

    “”这算什么?秋后算账?

    可惜当事人季白没有**跟他解释,也不想跟他解释,把严博用完就扔,完美的充当了一回‘渣男’。被渣的严博,脸色又沉又阴,以中信地产为中心刮起了台风。

    季白的返场,让方永安欣喜若狂,原本还以为季白仍需几日才能开工,没想到《登仙》的宣传一完就直接来报道了。正愁着要拍哪一场戏的方永安热泪盈眶,见季白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诡异,咳嗽一声收敛了一下,“回来就好,赶紧去准备准备。”

    季白点点头,顺从的去了化妆室。

    反倒是张云川趁着季白去化妆的时候,拉着方永安笑声嘀咕了几句,内容之劲爆惊呆了方永安。导致武戏变成文戏不说,还一直拿奇异的眼光盯着季白一整天。

    “方导,不是说等季白回来把剩下的那几场动作戏给拍了么?!”

    拿着剧本的白薇很没有眼力见的询问着,见方永安拼命给她使眼色,不解的追问:“方导,你眼睛抽筋了么?!”

    一旁的季白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到底是顾忌季白的身体,方永安将最后的几个镜头挪到了前面来拍,至于剩下的武打动作,等季白的身体缓过来再拍也不迟。

    既然方永安的心意已决,白薇很是配合,连同工作人员将现场的布置更换一下,毕竟方永安是导演,该怎么拍他心里有数。

    “谢谢方导。”

    方永安是为数不多知道严博跟他关系的人,能够体谅他,不过是看在严博的面子上,毕竟季白身后除了高茜云以外,还站着严博这么一打庞然大物。得罪老婆没什么,大不了跪几天榴莲,但得罪了严博,那就意味着他的事业就此结束。

    趁着《登仙》的热度还未下去,韩旭很是明智的让剧组的几位主演参加了机场宣传,网上又掀起了一股仙侠热,人们还未从《登仙》里挣脱出来,微博首页的首位边改朝换代,换上了又一个引起争议的话题。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