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不愿意?
    季白一路过来,亲切地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大家都习惯了季白戏里戏外天差地别的气质。不得不说,季白的样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尤其季白经常让助手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带点好吃的,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还处处为他们着想,让他们对他的印象好到爆表。

    “都愣着干嘛,不用干活了吗?!”

    方永安扫了一眼季白身上穿着的白大褂,看到季白脸上挂着的和煦的笑容,满腔的怒火稍微消减了一些。哪怕怒气消减了,但对于其他人来说,方永安的心情还是跟台风天的天气一样,黑的让人觉得可怕、

    不知为何,方永安有一种感觉,今天的拍摄会很顺利。

    今天的拍摄任务是狗哥的得力手下在安排任务的过程中看中了一个女孩,不顾她的意愿硬是强迫她,不然就枪杀她的父母。就在他欲行不轨之事时,正好被李唐发现,双方爆发了冲突。李唐的武力值让多疑的狗哥很是忌惮,尤其是李唐来历不明,他在怎么求贤若渴也不会轻易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放在自己身边。

    因此,狗哥借着这次机会威逼利诱试图让李唐说出他的来历。

    剧本上那些什么掐脖子啊、踹腰啊之类的描写,算是很斯文的形容词了,反倒是方永安不满足剧本上的情节描写,觉得李唐不够惨,临时又召集了白薇想要修改剧本。

    听着热火朝天的讨论,季白的嘴角一抽,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冯哥,待会儿手下留情啊。”

    冯志军拍了拍季白的肩膀,笑得阴测测的:“我早就想收拾收拾你了,没想到方导居然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说着,作势就要打。

    两人打闹了一番,那边商量好的方永安亲自下场给他们讲解了一下待会儿拍摄时需要注意的几个细节,连带着武打动作都改变了不少。

    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方永安,脸色有些奇怪地督了身旁坐着的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这人是谁?

    蒙面男恍若不觉,拉了椅子就坐定,专注的望着前面讨论细节的连个人,正确一点说是望着季白,那专注的模样,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他要挽着袖子去把冯志军揍一顿呢。

    “你谁啊?!”

    剧组出现了陌生人,怎么就没人清场呢?!没有看到出入口前偌大的‘闲人免进’四个大字么?!

    乔装打扮过的严博偷偷摸摸出现在片场,就是想亲自把跑路的自家媳妇儿给逮回家好好教训一下,到底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东西。

    “干你的活。”严博很是淡定的扯下口罩,望了方永安一眼。

    只一眼,就认出来是谁的方永安,‘嘶’的一声,后退了好几步,看着重新把口罩带上的严博一阵精神恍惚,在严博再次抽空望过来时,连忙挪开了眼睛。

    天啊,严博为什么会出现在剧组?!

    精神恍惚的方永安,被白薇催促了好几次,才坐定。完全不敢用眼睛正视严博,只能板着脸,继续忙活。

    演员就位,机器齐全,灯光适宜。

    场记打板的瞬间,季白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白皙的手紧紧握着一把匕首,抵在那人的脖颈处。

    匕首的唯独很低,那人微微颤抖着,惊恐的望着季白那张笑靥如花的脸,“你你想干嘛?!”从季白微笑着的脸上,他似乎看到了他眼神里散发出来的杀意。

    “不晓得是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匕首快?!”

    撕裂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李唐伸出舌头舔了舔,莫名有些发寒。

    他自从跟随狗哥混江湖那么多年,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恼怒的他趁着李唐松懈的瞬间,将李唐握着匕首的手按压在地,侧腿横扫,在李唐身上留下一个鲜明的脚印,随即行云流水般从地上一跃而起,后退几步,与李唐拉开了距离。

    李唐顺着他的力道摔倒在地,皱着眉,不悦的望着离他三步开外的地方。

    “栓子,你够狠。”

    这一幕是季白的正面戏,那个叫栓子的年轻人不需要做过多的表情,“不狠怎么会有今日的成就,李医生多虑了,你还是想想怎么给狗哥一个交代吧。”

    话音刚落,他有些发愣。

    跌坐在泥地上的那个男人,白皙的脸庞上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双手反撑在身后,眯着双眼看着他,目光阴冷,却因为长相问题,看上去让你觉得有些轻佻。

    那个叫栓子的年轻人,只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那个从剧本里走出来的男人,骄傲、敏感、自负到不将世界看到眼里。

    他张着嘴巴,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李唐露出一抹淡漠的笑容,哪怕上弧的嘴角给他带来别样的感知,似乎倒在一旁低声啜泣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去关注,唇形优美的嘴唇微微掀开,“交代?!”

    李唐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的字眼,讽刺的扯动着嘴角,仿佛倒在地上楚楚可怜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付出一丝的精力,淡粉色宛如樱花的薄唇微微掀开:“我做事需要给他交代?!”

    简单的一句话,让栓子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语气里面的杀气宛如实质,似乎在下一瞬间就要把他灭口,这样的认知让栓子惊惧地颤了颤。

    但在下一刻又恢复了原样,只是紧绷的肌肉却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无所畏惧。

    “你早就对狗哥的位置有兴趣。”栓子眯了眯眼,语气十分笃定。

    李唐涣散的目光凝聚起来,漫不经心地落在他身上。忽地,笑容慢慢变大,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扬起一阵阵烟尘。

    “你你想干嘛?!”

    浓密的眼睫毛遮住了李唐垂下的眼睑,他的目光悠长而深邃,尖锐的气势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他伸出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摩挲着泛着蓝光的手术刀,声音轻柔的像是在感叹:“栓子,你是个聪明人,当年能将缉毒警察神不知鬼不觉的引到这里,在躲过狗哥的怀疑,将一切都推到那对夫妇身上栓子,如若被狗哥知道了你当初的所作所为,你说,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

    李唐的话里带着讽刺,话里的内容让栓子十分心惊。他每靠近一步,身上都带着强大的气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也让栓子的心骤然攥紧。

    他无法想象,如果被狗哥知道他当初的所作所为,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更让他可怖的是,李唐是如何知晓他当初的计划?!

    许是栓子的眼神太过于恐惧,成功的取悦了李唐,“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交易?!”

    “我可以帮你坐上狗哥的位置,”李唐歪着头,笑得一脸天真无邪,“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

    栓子瞬间回神,僵直的身体一动不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李唐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很简单,三天后的交易,我希望看到他出现。”

    见栓子有些发愣,李唐冷哼一声,表情彻底冷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术刀抵在了他的脖颈,那里有一条大动脉,只要他的手术刀轻轻一划,不出一分钟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不愿意?!”

    栓子从未觉得死神离自己那么近,他不敢想象,如若自己拒绝那把锋利的手术刀是如何划开自己的大动脉,瞬间让他毙命,“不,我愿意。”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