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勾引我媳妇儿
    “卡!”

    紧张的气氛随着方永安说出来的一个字放松了下来。

    季白连忙收回抵在季子顺脖颈出的道具,笑着询问道:“没事吧?有没有划到哪里?”

    被季白的气势完全吓懵的季子顺茫然的摇摇头,依旧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无法自拔,连带着看到季白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惊惧。

    被隔开手的季白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入戏太深的孩子伤不起。

    相比起两位演员的尴尬,方永安的表情就跟捡到宝似的,拍的到底好不好另说,但是从季子顺无限的ng诅咒里面逃脱出来,就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看到方永安想笑又不能笑,扭曲着的一张脸,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最起码他们暂时不用接受方永安的怒气洗礼。

    “休息十分钟,准备下一幕。”方永安宽容的给了一次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呵欠,眼角的余光督到坐在一旁的严博,立马闭上了张开的嘴,正襟危坐起来。

    “咳要不我放季白一天假?!”

    闻言,严博抿了抿唇,尚且给了方永安一张稍显温和的脸,虽说从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表情,可是方永安居然在他的脸上看出了柔和。

    见鬼了吧。

    瞅了一眼方永安,他讲注意力重新放回正在场内跟别的艺人聊天的季白身上,那人正微笑着说着什么,哪怕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严博都能从他脸上看到一丝的疲惫。

    媳妇儿脾气太倔强了,不好!

    备受瞩目的季白有些心不在焉的跟他们说着话,目光却不自觉的转向导演组所在的方向,那里有一道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时刻紧跟着他,可是扭过头去看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错觉么?!

    “不,我等他。”

    看完季白拍戏后,他胸口翻腾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样的季白让他的心跳有些识趣秩序,尤其是那抹舔去嘴角血迹的笑容,他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落在季白身上的目光不由得带着侵略性。

    听到严博的话,方永安在心底彻底了松了口气,只要这位不发疯,怎么都行。

    半晌后,严博拉低了帽檐,靠坐在椅背上,口罩下的呼吸有些粗重,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给严五发了信息让他去酒店订餐,季白太瘦了该好好补补。

    而当事人季白,正乖乖的昂着头,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但思绪已经飘远了。

    也不晓得严博怎么样了?

    正在给季白补妆的化妆师握着粉饼盯着季白无从下手,脸上绯红一片,这粉底怎么打?导演要求的是苍白的脸色,可季白的脸红成这样,怎么盖都盖不住啊。

    一旁的冯志军正翻着剧本跟季白对戏,季白是个有职业素养的人,迅速收敛了自己的思绪,自然脸上的红晕也随着季白冷静下来而渐渐消散,化妆师得以继续工作。

    至于刚才那一幕,化妆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身为男配的季子顺一脸钦佩的看着季白,刚才的那一场戏是他开机以来拍摄最为顺畅的一场,从肢体到眼神,季白连眼神里面全都是戏,能够得到方导的重用,季白果然有过人之处。

    要不是季子顺不晓得想到什么,面色有些复杂的望着季白,如若不是看到最新热播的电视剧,族里就不会发现季白,就不会把他派出来接近季白。可是,借着拍戏接近季白真的是最考验他的一次了,天晓得他的演艺细胞为零的人,为什么会参演这样的年度大戏。

    季子顺自以为隐秘的动作,被严博看在眼里。

    “女马的,勾引我媳妇儿。”

    而盯着监视器的方永安心惊肉跳的看着季子顺居心叵测的借着拍戏时的肢体动作,故意去掀季白的衣服,在严博发飙之前,立马喊停,将季子顺臭骂了一顿。

    魂淡,找死也不要拉上他啊,当着别人老公的面儿调戏别人媳妇儿,不要命了是吧。

    差点得手的季子顺气闷,要不是方永安忽然喊停,他肯定能看到季白后背上到底有什么胎记,就差临门一脚,硬生生被人给破坏了。

    监视器前的方永安阴沉着脸,见季子顺不死心的老去撩拨季白,心惊肉跳的喊停。反复好几次都卡在同一个地方,再怎么迟钝季白也发现了问题。

    微微蹙着眉,疑惑的瞅了季子顺一眼,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被季白瞅了一眼吓出一身冷汗来的季子顺,老老实实的演着,不敢再对季白动手动脚,但是在内心里恨不得将方永安拖出去暴打一顿,以泄他心头之恨。怎么会有这样拖后腿的猪队友?!

    异常艰难的拍完这一幕,方永安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主动让场助去催午饭,连拍得如何都不想去看。

    剧组的饭盒一向很简陋,一个青菜一个肉再配一个白饭,简简单单的味道不见得有多好,但是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能吃上肉已经算不错的了。

    坐在椅子上等饭盒的季白,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位置上的偌大的保温盒,下意识的抬头,“你这么来了?!”

    哪怕全副武装,季白仍旧能认出他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严博居然能放下繁忙的公务亲自来探班,虽说他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不让他过来,可是在看到严博出现的那一瞬间,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来逮闹别扭的媳妇儿。”

    严博的话,成功获得了季白的白眼一枚。

    动手将密封好的保温盒打开,浓郁的菜香在一瞬间飘散出去,正捧着半温的饭盒扒着饭的人不约而同的沿着饭菜的香味聚集在季白周围。

    靠的近的那个妹纸,偷偷瞄了季白身旁的保温盒,人参鸡汤、酱猪蹄、蒸鱼、凉瓜牛肉、蒜香排骨,这么多的菜季白能吃得完么?!

    平时跟季白嘻嘻哈哈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人敢上前去夹菜,盖因季白身旁那个高大的男人气势太强,只一个眼神就让他们止步不敢往前。

    被人围观吃饭的季白很是无奈,不是他不愿意给,只是按照严博的食量,这点东西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再分点出去,严博指不定要饿肚子。在爱情跟友情面前,季白果断选择了严博,可是他们眼神太过于可怜,季白又有些于心不忍。

    “我让严五去订了餐,应该差不多到了。”

    严博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不至于小气到连那点钱都不愿意出,而且跟剧组的人打好交道,对季白也好,免得他不在的时候又有不长眼的人欺负他。

    闻言,满意的季白笑眯眯的点点头,招呼着张云川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见他点头应了,没多久围观的人渐渐散了。

    “季白人真不错。”

    正大口大口啃着鸡腿的汉纸,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扒着饭,一脸感慨。

    “你才知道啊,青姐的赫赫威名你知道不,脾气臭嘴巴又毒,以往多少艺人被她弄得下不来台。结果第一次跟季白见面,一句软乎乎的青姐,瞬间就把青姐给收服了。现在凡是季白需要上妆、补妆什么的,别人完全抢不到机会,这几天温柔的让人接受不能,就连熬夜她都笑眯眯的。”

    严五捧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饭盒蹲在他们不远处,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低头扒饭时很努力的想象季白软萌的样子,想破了脑袋都没能想出来。

    他们说的那个人真的是季白,那个敢跟老爷夫人呛声的季白?!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