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你要回去了么?
    用餐完毕的严博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坐到了方永安的位置上,安静地看着季白。

    此时的季白正跟着武术指导学习。

    “你腿部的动作要大点,尤其是脚踝的位置,就像这样——划出一道弧度,倒是冯哥就站在这个位置,你的脚刚好会落到他的脸颊”武术指导就站在季白身旁,抬起自己的右腿,做出了连环踢的动作,左右脚衔接十分畅顺、自然,示范过后,示意季白演示一遍。

    季白呼出一口气,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冰冷的跟机器人似的,随后照着对方刚才示范的动作,抬起右腿猛然一踢,右脚落地的同时左脚也发出了攻势。

    武术指导看到季白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呆了呆,待季白恢复原有的表情时询问道:“是这样么?!”

    “对。”恍惚的点了点头,回过神时,季白正微笑着看着他。干咳一声,僵硬的转移了季白的注意力。

    严博的表情变得十分柔和,他从方永安的桌子上拿起一瓶没有开封过的矿泉水,“先喝几口水缓缓,刚吃完饭,不适宜剧烈运动。”

    知道严博是为了他好,季白不动声色地说了句谢谢,小口小口地喝起水来。

    方永安没有给他们太多黏糊糊的时间,等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准备妥当时,他顶着严博杀人似的目光,拍了拍季白的肩膀,“好好表现。”

    就在方永安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严博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电话,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严博,你这个兔崽子,死哪儿去了?!”电话接通的瞬间,站在他身旁的季白都能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吼声。

    严博面无表情的问道:“你管的着么?!”

    “艹,你那地产公司都快乱成一锅粥了,上天入地都翻不到你人,就算是死也要提前通知一声啊!!!”脾气火爆成这样的,除了他妈伊芸,严家也挑不出其他人了。

    “你那破公司不是说好的要跟季氏合作的么,现在一堆的事情等着你处理,余成急着找你,嘴巴上都长了一圈燎泡了,你他妈的到底还要不要你那间破公司拉?!还有,你跟那个男狐狸精到底断了没有,你是打定主意要气死你妈我了是吧?!”

    一旁充当壁纸的余成,很想知道他什么时候急的长了一圈燎泡?!

    伊芸霹雳巴拉说了一大堆,连气都没有喘一下,压根就不像是快要被气死的人。

    严博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完全无视了伊芸的叫嚣,更谈不上说话了。

    “严博,你哑巴了?!”没听到电话那头的严博出声,伊芸坐在沙发上,胸口上下起伏,语速虽然慢,但是当了她三十多年的儿子,也清楚那是她发火的前兆。

    “说完了?”严博的语调十分的嚣张,像是在证实自己不是哑巴似的,把伊芸气得半死。

    “”

    没有听到伊芸的叫嚣,严博十分耿直的挂断了电话,还很顺手的把手机关机了。

    电话那头,握着被挂断的手机,伊芸气得直接把手机砸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手机在地上滚了几圈,彻底的分尸。

    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简直就是没心没陪的畜生!双手握成拳,力道大的手背上的血管都突了起来,一张脸清白交加,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

    小兔崽子,为了一个男的连自己的妈都不认了,什么时候严家尽出痴情种了。严博啊严博,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是吧,小兔崽子,有种一辈子都别叫她妈。

    最后,伊芸还是没忍住,扬起手就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飞出去,散落一地。

    充当背景板的余成苦笑着,这算什么事啊。老板惹自己母亲生气了,还得让他哄着,顺便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果然,他的工资还是太低了。

    季白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电话那头伊芸暴跳如雷的声音,他看着面无表情的严博,眉头皱了皱,这人是怎么回事?!过来的时候没有交代清楚的么?公司那么多事情需要处理,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真是

    季白垂下眼睑,掩盖了眼里的情绪,淡淡的询问道:“你要回去了么?!”

    严博看了他一眼,直接走到导演的位置上坐着,意思十分明确。

    季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看着他们走远,武术指导咂了咂舌,“季白的朋友不是一般的难相处”

    “做好你自己的事。”方永安望了严博一眼,小声督促道。

    不管好不好相处,都与他们无关,背着当事人在背后说这些,始终都不道德,更何况,那人还是严博,一个个都嫌弃自己的日子过得太舒泰了。

    武术指导有些尴尬的点点头,等方永安一走,才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说话都不经脑子呢。

    随着场记打板声响起,季白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冷却下来的目光落在冯志军身上,而身为老戏骨的冯志军在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

    随着方永安的一声‘开始’,两人迅速交缠在一起,左右脚相互交替,跟冯志军一板一眼的打了起来,动作不多,十几秒后,两人相互分开。

    还未等冯志军站定,下一秒,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脸颊轻轻划过,还未等他看清楚那是什么,季白已经站在他身旁不远的地方。

    狗哥被李唐控制住了。

    他脸上带着不屑,握着手术刀的手从未松开过,“被亲信出卖的感觉如何?!”

    冯志军的呼吸一窒,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眉头皱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是他。”

    季白的眼神有些阴冷,不算浓的妆容让季白变成了冷酷无情的一声,完全没有了日常的温和,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季白拿捏的很好,就连冯志军的表演都被他压制住了。

    “害怕?!”季白嗤笑道:“我既然敢这么做,你真以为我没有后手?狗哥,你老了,有时候想事情也太过于偏颇了些。”勾了勾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

    “我不会放过你的!”狗哥咬着牙,让心底里蔓延的恐惧死死压下,“我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季白拿捏着手术刀,一寸寸划过他的皮肤,“也是,就这么死了也太便宜你了。”说着,握着手术刀的手稍微用力,就划开了他的手腕,将他的手筋给挑断了,“不如,挑断你的手脚筋,再把你毒哑,扔回基地里面去,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呢?”

    这个下场比直接杀死他来个更残忍,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一朝醒来发现自己一无所有,那种悲痛的、被全世界抛弃的孤寂感,一定很适合他。

    当然,他也不想狗哥就这么轻易地死去,当然他父母受过的折辱,他一定会加倍让他偿还。他们之间的账很多,慢慢算,他有的是时间。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