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胎记
    受制于人的李唐,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趁着双方对峙时,袖子里滑落一把手术刀,将捆绑着的绳划开,趁着栓子不留意时,迅速转身顺着地势滑落下去。

    丢失人质的栓子冲着李唐逃跑的方向开枪,碍于后山的‘赫赫威名’始终无法踏入一步,被迫在外围大游击战。

    “卡!”

    随着方永安的声音响起,在草丛中摸爬打滚的季白,顿时瘫软在地上,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抽光,只能躺在那儿喘着气。

    这一幕的剧情不多,但对演员的走位要求十分高,特别是演员在场地四处奔跑,稍不留意很容易出境。就方永安看来,刚才那拔刃张弩的气氛和拍摄的情节融合的很好,只是在拍摄过程中,有几位群演直接跑出了镜头,这才叫停。

    机器停止运行,之前还露出半截身体的季白,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人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往季白最后停留的方向跑去,等喘过气来的季白坐起来时,发觉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那么多人围在他周围的时候又是微微一愣,这样众星捧月的待遇,他还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方永安也怕季白有什么问题,跟着一旁迅速起身的严博身后,试图挤进人群中央,一些耳聪目明的人看着方导跟那个神秘人对季白如此关切,心下有一丝的计较,扭头看着季白的目光里带着郑重。

    季白,已非一个男一那么简单了。

    从山坡滑落下来擦的他手掌有些发疼,季白坐起身时,双手撑在地面上时微微蹙起了眉。

    严博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就刚才季白撑坐起来时,整个人为不可见的瑟缩了一下,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就刚才那一幕拍摄的动作那么激烈,入戏之后肯定也不会顾忌相互下手是否留了轻重。

    季白,肯定是受伤了。

    “怎么了?!”方永安率先拨开人群走了进去,当事人季白正龇牙咧嘴的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

    方永安想要伸手去触碰季白,却在紧要关头收回了手,他差点把他身后的那尊煞神给忘了。幸亏没碰到,要不然到底谁受伤、谁比较伤还不一定。

    “”季白捂着大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围着他的一群人,“有什么事吗?!”

    “女马的,你不逞强会死啊!”严博完全黑着脸,瞪着他。“哪里受伤了?!”

    捂着大腿的季白被严博拦腰抱起,透过压低的帽檐,季白很清楚的看到严博脸上阴沉沉的脸色,“没没事,就是下来的时候跑的急了,有点伸到筋了。”兴师动众的架势让季白有些受宠若惊,尤其是严博乌云密布的脸,更是直不起腰来。

    “叫救护车!”无视季白的解释,严博打定主意要送季白上医院。

    “我真的只是伸到筋了,”季白无奈的被严博抱在怀里,准备转移阵地,“你赶紧放我下来,这里是片场。”那边的几个小姑娘已经快压抑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哪怕是捂着嘴唇都能听到那一丝丝兴奋的尖叫。

    严博挑眉,显然不相信季白的说辞,求救似的望着方永安,却得到他闪躲似的回避。不是他不想帮忙,实在是我方太弱小,敌方太强势,再者严博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他也是要看着他的脸色干活的。

    孤立无援、恼羞成怒的季白,挣扎着就要从严博的怀里跳下来,可偏偏严博又紧搂着他不放,两人在拉锯之间,露出季白纤细白皙的腰。

    季子顺的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的上前拉住了严博的手臂,喊道:“把他放下来!!!”

    “”什么情况?!

    严博抱着季白猛地扭动身体,将季子顺甩开,“把你的脏手拿开。”

    被甩得一个踉跄的季子顺这才反应过来,见剧组的人都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望着自己,在心底咒骂着太过于冲动,很识趣的往后退了几步,呼了口气,“我建议还是看一下医生比较好,毕竟拉伤这件事可大可小。”

    剧组里不缺人精,见方永安对严博如此退让,也猜到了严博的身份不简单,为此纷纷劝说道:“是啊,小白,去看看医生,求个安心。”

    “对对,是要看医生,小顺说的没错,拉伤可大可小。”

    “看医生吧”

    季白默默地停止了挣扎,收回了搭在严博手臂上的手,“”他只是拉了一下,怎么在他们眼里好像得了什么绝症似的。

    “那行,我叫我的医生朋友过来,他是明世私立医院的院长。”季子顺见众人劝说,连忙掏出手机给那所谓的私立医院院长打电话。

    “”严博。

    “”方永安。

    “”在场的所有人。

    呵呵,人家拉到腿跟你有什么关系?!

    就此,严博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沉默地将季白抱到了休息区。

    而方永安他们则回到了自己各自的工作岗位,仔细琢磨着监视器里的画面,因为要赶进度,季白最近的拍摄任务很重也很辛苦,光是学习武术动作就要花费大半天的时候,可是拍完之后剪切出来加在一起都不知道有没有三分钟。

    因着季白休息了几天参加《登仙》的宣传,拍摄的进度就落下来了,为了赶进度,恨不得吃喝拉撒全在剧组解决,每天休息的时间绝对不比方永安多。甚至有时候化妆化到一半,季白都眯着眼睡着了,这也是为什么严博看到他,第一眼就觉得他瘦了的原因。吃不好睡不饱,不瘦才怪。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方永安不太满意这一条,打算重新再拍,只是现在不清楚季白的伤势,只能拖到明天再说。

    得到方永安的回答,季白有种吃断头饭的既视感,现在的舒适只是为以后的痛苦做准备。季白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悲凉,尤其是那个叫季子顺的人,时刻用诡异的目光注视着他,完全没有将严博放在眼里。

    “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严博怒视着季子顺,这个人从刚才开始就十分的奇怪,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他的目的始终都是季白。“女马的,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你的腰上是不是有一个莲花形状的胎记,红色的。”季子顺上上下下打量着季白,完全不能将他跟传说中的那个人联系在一起,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地方,季白真的是他要找的人?!

    严博的脸色十分难看,“没有。”

    “我刚才看到了,就在季白的右侧腰部上。”季子顺咬咬牙,顶着压力说道。

    “我没有胎记啊。”他活了二十多年,难道自己身上哪里有痣哪里没痣会不清楚吗,“你是在透过我找什么人吗?!”

    好几次季子顺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着什么,只是那时候忙于拍摄季白也没多话,还以为自己多心,可是今天下来,不得不说,季子顺真的是别有用心靠近自己。

    “不,你有,”季子顺斩钉截铁的说着,“凡是族里的男人怀孕,身体右侧都会浮现一抹红色的莲花印记。”

    “族人?男人怀孕?!”季白嗤笑,“你是不是拍戏累的脸脑子都有问题了,连这么荒唐的话都说得出来,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哄呢。”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都很匪夷所思,也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季子顺压低了声音,低声说道,“想要验证我说的对不对,去检查一下身体不就清楚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