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抗拒
    “你疯了吧。”季白十分抗拒,黑着脸训斥道。

    相对于季白脸色的阴沉,身为当事人之一的严博,用怀疑的眼光注视着季白平坦的肚子,仿佛要在那里看出一朵花来。

    “你不要告诉我,你相信他说的鬼话。”

    严博拍了拍季白的手,浮想到以后夫夫的两人世界里面插进了一个小屁孩,两个人,不,正确一点说是季白的生活重心都围着他转时,脸色彻底黑了。

    “放屁!”

    说着,便抱着季白回了旅馆的住所,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望着他们离去的季子顺,拨通了电话,躲在角落里小声说着什么,神情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好像有什么即将要冲出他的嗓子,却因为什么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确定是少族长身上已经出现了红色的莲花印记打了”

    季子顺的异常不光是严博能察觉出来,就连方永安也是眉头紧皱,这个季子顺是一个朋友塞进来的,想着只是一个有点戏份的配角,也就点头答应了。可如今,方永安不得不仔细考虑能不能继续把季子顺留在剧组里了。

    结束通话的季子顺见方永安一脸防备的站在他不远处,苦笑着,“方导”

    “你到底是什么人?!”当初就应该查清楚他的底细,才放他进组的。

    “方导,我真的没有恶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季白,别的我不方便多说。”季子顺瞟了脸色不渝的方永安一眼,别的倒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而被严博一路公主抱的季白,将头埋在严博的胸前,只露出一个后脑勺,免得被认识的人看见了来打趣他。

    一路有惊无险的回到房间的季白,瞬间倒在床上,秀气的打了个呵欠。

    “腿还疼不疼?!”

    季白摇着头:“不疼就是有点酸”

    “哼,”严博冷哼一声,带着薄茧的手掌握着季白的脚踝,“真拿你没办法。”

    “”季白对严博的妥协很是无语,他也没有精力去跟他讨论,严博觉得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吧,对于眼前这个不讲理的男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干脆就省点力气睡觉更好。

    等严博帮季白按摩完后,季白已然昏睡过去了。

    严博看着蜷缩在自己身旁一脸倦容的季白,正睡的香甜眼底下一片青黑,但安睡的模样取悦了严博。起身去浴室放水,将床上在泥地里滚了好几圈的、彻底昏睡过去的人包进去浴室清洗干净,又抱回了卧室,全程季白都保持昏睡状态。

    清洗时,严博特地研究了季子顺说的那个地方,赫然出现了一朵以往不曾出现的印记,严博忍不住伸出手掌拂过他右侧腰上的莲花印记,眉头紧皱。

    看来,还有很多事情他还没有查清楚,季白身上有一团团的迷雾等着他去拨开,而当事人季白恐怕一直以为他只是孤儿吧。那个叫季子顺的家伙,肯定知道些什么,要不然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儿说出那些话,同样是姓季,会不会是亲戚?!

    给严五发了信息,让他去调查季子顺,必要时候可以使用非常手段,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不介意偶尔擦擦屁股。

    替季白捏了捏背角,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严博躺在季白身旁,伸手将他揽进怀里,嗅着季白身上若有似无的香气,满足的闭上眼睛。

    而接到电话驱车过来的一行人,得知季白已经休息,干脆就在旅馆里面开了房间,等着季白清醒过来。他们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在乎这几个小时了。

    天微微亮时,季白就睁开了眼,房间里还是一片漆黑,只有窗外微弱的光透过窗纱投射进来。这可能是他在边城拍戏的时间里睡的最好的一晚了,他的身后还贴着一个人,炙热的温度想让他忽视都难,怕吵醒他,季白愣是动都不敢动。

    躺了好一会儿,季白有些难受,试着伸展自己的身体,除了保持一个姿势带来的酸涩感以外,也找不到其他不适的地方。昨晚睡过去之前,严博还握着他的脚按摩,手法极其娴熟,舒服的让他直接睡过去了。

    “醒了?!”耳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带着刚刚苏醒的气息,把呆愣中的季白吓了一跳。

    “等等!等等!医生来了,还看不看?!”季子顺连忙抵着门,大声说道。昨晚一晚上守在他们门口他容易嘛,好不容易等都到房门一开,冒出来的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季白跟这个家伙共处一室,肯定吃亏了。

    严博蹙着眉,思虑了半晌,点点头。

    “那行,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说着,拔腿就跑,完全不给严博反应的时间。

    严博砰的关上门,回头就看到季白站在床边收拾东西。

    “怎么起来了?!”

    “都六点了,我还得去拍戏呢。”季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卫东,他不起床难道还赖床不成?

    “你还没看医生。”严博冷着脸。

    季白抿了抿唇,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昨天季子顺说的那一番话,尤其是严博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

    “刚才谁在外面?”不再纠结看不看医生的问题,季白铺好被褥问。

    “不相干的人。”

    严博的话音未落,房门就被敲响了。

    “季先生,你在不在?!”

    门外的唐汉国干咳一声,敲响了房门,跟他身旁的老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就这么静静地等着房门开启

    “走吧,方导催我们上戏了。”

    说完,便越过那所谓的医生率先走了出去,而一旁的季子顺愣了愣,下意识的跟上了几百的步伐,留下两位面面相觑的人对着脸色阴沉的严博。

    “你们知道季白的身世!”语气肯定且笃定。

    《边陲小镇》拍摄了三个多月,还有最后两场戏就杀青了,因此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格外的卖力,尤其是方永安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坐在导演专属的位置上指手画脚。

    “早,方导。”

    闻言,方永安扭头去看他,“来啦,赶紧去化妆,我们争取一次过。”

    “可是今天的天气”季子顺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空,这是想要下雨了吧。

    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我看了天气预报,今天有雨,正好。”说着,便拉着季白嘀咕着他烧脑一晚上以后修改出来的剧本,昨天拍出来的东西,他跟白薇研究了许久都觉得有点拖沓,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按照严博的性子,但凡季白少了一根毫毛都会跟他算账,故而临时决定修改结局。

    季白接过新的剧本,结局修改的更有深度一些,讲述的是李唐再被栓子劫持后挣脱,被栓子开枪击中心脏落入河中,算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能够引起观众的遐想。

    “你觉得怎么样?!”

    瞟了一眼有些忐忑不安的方永安,季白笑笑,“你是导演,什么样的结局适合你不是最清楚么?”言下之意,就是听从导演的吩咐。

    妆后的季白,红润的脸颊涂抹了厚厚的白色粉底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苍白,有一种病态的感觉,很适合后期李唐的人设,尤其是自我牺牲研制出那些东西后的李唐,所付出的牺牲不仅仅是白大褂掩盖之下的针孔,还有他的健康和寿命。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