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怀孕?!
    方永安拍了拍季白的肩膀,手里抓着扩音器,继续指挥现场。很快,各个岗位上的人员都到齐了,随着方永安的一声开始,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被钳制住的李唐挣脱了栓子的控制,迅速钻入茂密的草丛中,猫着身体迅速往河涌转移,只要进了水,他就安全了。

    拔腿狂奔的李唐体力渐渐告饶,为了提取高浓度的海洛因,他在自己身上做了实验,而实验的后遗症在他身上渐渐浮现出来。他的体能、身手没有以前那么矫捷了,每每迈出一步呼吸都加重一分,从骨髓里面蔓延出来的疼痛感,让他本来就苍白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天渐渐阴沉下来,淅沥沥的雨水从天上倾泻下来,瞬间让李唐淋湿。白大褂被浸湿了,黏在他身上,凸显了他的好身材,哪怕此刻的李唐是多么的狼狈不堪,却给人一种另类的美感。

    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就在季白一只脚踏入奔腾的、冰冷的河水中的那一瞬间,胸口一疼,一颗子弹从他的胸口穿出。季白维持着奔跑的姿势,扭头去看,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了起来。

    李唐的脑子里渐渐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直到整个身体全部浸泡在水里时,他在水中闭上了眼睛,双手无力的张开

    亲手杀了李唐的栓子还来不及高兴,下一秒他身上先后出现了好几个弹孔,至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他本该大权在握,坐享金山银山。

    姗姗来迟的警察蜀黍望着汹涌的河涌,浑浊的河水里哪里还看得到人影,在搜索无果之后,撤离了现场,徒留一条不甘的河涌在咆哮着,诉说着不甘。

    “卡!”

    随着方永安一声令下,季白被人从河涌里拉了出来,身上全都是泥泞的泥水,雨势越来越大,打在季白的脸上,生疼生疼。

    张云川连忙上前将毛巾披在季白身上,手指触碰到季白身上的温度,是如此的冰凉。裹着毛巾的季白,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瑟瑟发抖,硬是咬着牙硬撑着。

    等到方永安宣布他的戏份正式完毕时,季白只觉得心里的紧绷感一松,眼前一黑,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季哥——”

    “季白——”

    “小白——”

    场面一片混乱。

    季白被送回到旅馆后立刻发起了低烧,晕乎乎的躺在床上,严博坐在床边脸色越发阴沉,“医生呢?!”

    季白特别乖巧的躺在床上,身上十分干爽,可是全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连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

    “低烧。”捏着探热针的唐汉国看着一脸青白的季白,皱起了眉头。

    “去医院!”严博望着窗外渐渐停歇下来的雨,立刻打电话叫严五准备车子离开,等到张云川跟李秀替季白收拾好东西后,一行四人出发回荔城,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除了唐汉国外,还有一个季子顺。

    还有几个镜头没拍完的方永安,连张嘴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投资人博把他的男主角给带走了。

    “剩下的几个镜头怎么办?!”方永安苦笑着,没理由把生了病的季白给留下来吧,先不提季白季白答不答应,恐怕在说出这话时,严博都恨不得灭了他。

    最后还是摄像师提出了意见,从之前拍摄的废片里面剪切几个合适的镜头穿插在后面就是了,至于其他人都抓紧时间补镜头,早点杀青。

    到荔城的时候,唐汉国坚持让季白到明世私立医院检查,等入院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季白在车上靠着严博迷迷糊糊睡着,浑身上下都是软绵绵的,要不是严博撑着,早就倒在地上了吧。

    急诊医生看到自家院长毕恭毕敬的跟在他们身后,没敢多言,直接交出了就职权。原本只是打算按照正常的感冒发烧来医治的严博,却被唐汉国的一番话打消了念头。

    “只是普通的低烧,没必要做检查。”

    唐汉国穿上了白大褂,表情严肃,“你不是不相信我门所说的一切么,那就借着这次机会,让事实来说话。”

    季白的检查很快,通过唐汉国走的vip通道,推进去没多久,结果立马就到了唐汉国手里。看着b超单子里那小小的孕囊,唐汉国比当事人还要高兴,“严二少,恭喜你,您的爱人怀孕了。”

    严博挑眉,“你说什么?!”语气十分的不肯定。

    “您的爱人怀孕了,宝宝一个月了。”

    噩梦成真了!

    捏着单子的严博,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严博很想说,他一个都不想要,可是他不能替季白做决定,孩子要不要,他都需要尊重季白的意见。

    严博守在病房门口,很想冲进去跟季白说,孩子不要了。他没有办法想象,如若季白知道自己身为男人怀上了孩子后抵触这个事实怎么办?!跟季白在一起时,他已经绝了子嗣的念头,甚至为他们之间不会有子嗣还沾沾自喜过一段时间,可如今,算什么?

    清醒过来的季白,看着明显在走神的严博有些诧异,“怎么了?!”

    “孩子。”

    “孩子?什么孩子?”季白眼见的看到严博手上捏着的那张单子,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什么什么意思?!”

    严博拉着季白的手搭在他的小腹,“你怀孕了。”

    季白看着严博,眼神是茫然的状态,对于严博所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

    看着季白那茫然的眼神,严博的语气软了下去,眼底带着浅浅的抗拒,“胚胎四周了,在你的孕囊里。”

    季白蹙着眉看着严博,什么胚胎?什么孕囊?他在说什么?

    “匪夷所思么?”严博苦笑着。

    看着严博眼底透露出来的认真,季白有些懵,“你你说什么?!”

    严博拉着季白的手滑到他的小腹上,“这里有了一个孩子,你跟我的孩子。”

    季白顺着目光望向自己的小腹,孩子?在他肚子里?这怎么可能?!

    “这事说起来就跟电视剧似的,你的身份是隐世的一个种族,这个种族里男人是可以生孩子的,现在,你的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严博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季白的脸,看着他的瞳孔一点点放大。

    季白的呼吸变得粗重,一把抓住严博的手,急切有惊讶的问,“你说的是真的?严博,你没有骗我?”

    严博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他,满脸的认真。

    季白看着严博,猛然扑上前抱着严博,“严博,我们有孩子了!”

    看着季白的反应,严博的心不停的跌,心不停的跌,心不停的跌,季白的反应跟他预想的不一样。严博有些懵,抱着季白,眼神有些空洞。

    他媳妇儿是个男人——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他,他有了孩子!从他媳妇儿身体器官孕育出来的孩子,开什么国际玩笑。

    欣喜若狂的季白从未想过身为孤儿的自己,能有一天,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丈夫、孩子,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没有之一。

    季白抱着身体有些发僵的严博,察觉到他的异样,“严博。”

    “嗯。”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季白惨笑。

    严博听到季白的话,半晌,亲了亲季白的发心,“嗯。”

    季白闭了闭眼睛,眼前发黑,“你是不是想打掉他。”比起这个意外的惊喜,身为丈夫的严博,他的态度让季白心寒。

    “我是有这样想过,”严博收紧了手臂,俯身想要亲吻季白的额头,被他躲了过去,“在我心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