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姘头
    “那我这个当干妈的认认真真去给我干儿子挣点红包钱去。”高茜云,是不是该让方永安整点什么大作拍拍搞点钱,毕竟这当干妈的,给的红包不像样好像说不过去。

    季白觉得,他是不是点头点的太快了点。他的儿子还是一个胚胎,就被人惦记上了,但是回头想想,多一个人疼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件好事。

    给季白订完药膳回来的严博,正巧听见高茜云一口一个干儿子一口一个干妈,兴高采烈的跟季白商量些什么。

    这算什么?他的儿子刚出现一个影儿,就被人惦记上了?虽说他这个当爹的不待见这个小兔崽子,但是说到底都是他媳妇儿生的!

    艹,跟季白比起来,那小兔崽子得靠一边去,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季白给他生的,这辈子最亲的除了季白就属他了,凭什么这么早就被人惦记上了,而且还是一个咋咋呼呼的女人。

    纠结来纠结去,这辈子除了季白就还有他肚子里的那个小兔崽子是他的心尖肉了,媳妇儿在前、儿子在后,没得商量!

    高茜云临走时,跟季白确认了一下《疯》的内页拍摄时间跟地点,当着季白的面冲着严博翻了个白眼,拎着包包潇洒的离开。

    “以后你的三餐都由一品轩做了送过来,要是有活动你提前通知伊哲琛,他会给你送餐过去。”对于季白,他是一百万个不放心,但又不能因为自己而拦着他不去工作,虽说他是很想季白待在家里养胎。

    “嗯,我知道了。”

    “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通告能不接就别接了。”想到之前季白接的那几个脑残通告,累死累活还两说,主要是在节目上被故意针对,影响心情。

    “知道了。”季白笑笑,能理解严博的担忧。

    严博将打包好的饭菜摆上了饭桌,管家黄伯还没有度假回来,故而整栋别墅就只有他们两人,很多事情都是严博一手包办的。对于严博这个大少爷,季白真的是刷新了对他的认知。

    对于以后住在梅园,季白没怎么考虑就点头答应了,除了去工作麻烦了一点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不方便的,毕竟之前也是这样过来的,没理由怀孕之后,就要改变自己的住宿环境,在他看来,梅园除了偏远了一点意外,其他的都很好。

    解决了晚餐,严博就给他放了洗澡水,两人洗刷干净之后直接倒在床上睡觉。严博搂着他,小心翼翼的避开‘雷区’,宽厚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上。

    闭上眼眯了一会儿,严博察觉到怀里的人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轻轻的一下又一下,满目柔情。

    “睡不着?”

    季白整个人给严博圈在怀里,感受到严博灼热的鼻息喷洒在自己脖颈处,侧着脸挨着严博的下巴,“嗯”

    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可是他的内心却没有因为他的到来心存怨怼,甚至可以说是欣喜、激动,试问他如何能睡得着。

    之前季子顺所说的一番话,他只觉得荒唐,可是内心又何尝不希望自己能怀个孩子,跟严博一起组成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有他、有严博,还有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现在他的愿望要实现了。

    “别想太多了,你现在需要充足的睡眠。”严博用下巴微微的蹭了蹭他的侧脸,催促他赶紧休息。

    季白的脸被严博的胡渣蹭的有些发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避开了严博的下巴,为了转移注意力,干脆拉起严博的手一起覆在小腹上,“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手掌心贴在他平坦的小腹上,除了温热的皮肤,那里什么都没有,就跟他无数次亲吻过一样,紧实而平坦。

    或许是被季白的期待所影响,严博忽然对手掌下面的腹部多了一丝丝的期盼。

    “严博”季白垂下眼睑,唤了一声。

    “嗯。”

    “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季白翻了个身,昂着头望着黑暗中的严博,哪怕什么都看不到,季白依旧注视着眼前的严博。

    严博伸手摸了摸季白的脸,欺身上去狠狠的在他的嘴唇上啃了一口,“没有。”

    季白抿着唇,注视着严博好一会儿,伸出手搂着他的脖颈,亲了亲他有些干涩的唇瓣,“我觉得很幸福,有你、有我,还有我们两个的孩子,我是真的觉得很幸福。”

    在漫长的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哪怕心里清楚任凡只是在利用他装作什么都不知,贪恋的无非就是那微薄的温暖。能够跟严博结合,他是幸运的,同时他也害怕,严博会为了自己的双亲、家人而抛弃自己。

    他是幸运的,严博为了他不惜跟自己的母亲抗争,哪怕是一无所有,严博选择的始终都是他。季白想,他有严博,很快他还会有严博的孩子,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严博都会完完全全的属于他,是他一个人的,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严博反啃了一口,“嗯。”

    “严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的对么?”

    “嗯。”

    “那就好。”季白心满意足的靠在严博的胸膛上,聆听着他的沉稳的心跳声。

    “别瞎想,睡觉!”

    “严博,你说我们的孩子会长得像谁?”

    “”

    “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得像你,就像是一个模具里刻出来的那种。”

    严博将一直感叹的季白压在怀里,无视他叨叨叨的说话声,“赶紧睡觉。”

    像是没有震撼力似的,加了一句,“再不睡,你儿子的爹就要疯了。”

    “”

    几分钟后,季白的呼吸平缓了下来,严博看着他恬静的睡颜,才闭上眼入睡。

    意识还未飘远之前,严博琢磨着,是不是该去问问那个叫唐汉国的家伙,怀孕之后的男人是不是都会性情大变,跟以前判若两人?

    早上六点,严博很准时就睁开了眼,轻手轻脚的从床铺上下来,替季白捏好了被子,看着他的睡颜,忍不住在他的唇上亲了亲。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作响,生怕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了仍在睡梦中的季白,连忙操起手机离开了卧室。

    凌晨五点,苦逼的伊哲琛驱车赶往一品轩,然后千里迢迢的给自家二表哥送药膳,那一股子药味哪怕是包裹的在严实,以他灵敏的嗅觉都能嗅的出来。什么红枣、枸杞、当归之类的药材,都是女人惯用来安胎的,这二表哥忽然去一品轩订这些东西干嘛?难道是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一边脑补一边踩着油门的伊哲琛,准时准点的出现在严博的家门口,带着隐晦的好奇心,从进门开始就悄悄打量着别墅里面的摆设。从玄关处开始,双眼像雷达一样扫描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女人的痕迹。

    “看出什么了?”

    伊哲琛嬉皮笑脸的说道,“在找二表哥的姘头。”

    严博知晓他平素爱凑热闹的性子,也不跟他计较,“这里可没有姘头,只有你二嫂。”

    “没有姘头?不能吧,要是没有,你怎么会在我那儿订了好几月的药膳,而且每天的菜单都不一样,唬谁呢。”伊哲琛凑前去,“二表哥,就以我俩的关系,你还用藏着捏着?”

    “蠢货。”

    excuseme?他是不是听错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