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季东的谋划
    身边失去热源的季白睁开了眼,还带着余热的被窝告诉他,严博刚起来不久。撑坐起来,动作下意识的放轻,连脚步都变得轻缓,他记得注意事项里面有一条,要注意各种的小动作,搞不好在无意一种伤害到了他肚子里的小家伙。

    刚走到浴室门口,严博就拉开了房门,“醒了?!”看见季白,走过去亲了一口。

    “嗯,”在严博的怀里,用力吸了一口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满足的舒了口气,“谁来了?”

    刚起床的季白,声音有些低沉,语气是软软的,惹得严博忍不住跟他来了一个火辣辣的法式热吻,吻的季白连连低喘,完全抵抗不住严博一大早的热情。

    “啧啧,这一大早真够火辣的。”

    半小时后,洗漱完成的季白,终于离开了卧室。

    坐在客厅里等了大半个小时的伊哲琛,看着季白锁骨上那醒目的吻痕,吹起了口哨,语气轻佻。

    季白的脸微微泛红,哪怕是被人当场取笑,也不失礼仪。“你来啦。”

    “给你们送早饭。”说是早饭,其实就是药膳,不管怎么做,食物里面的药味始终没办法掩盖。

    伊哲琛有些惊愕的看着沉默的严博为季白张罗早餐,所有有关于药膳的食物都被搁在了季白的面前,而他的二表哥像个仆人似的,哄着季白把那些药膳给吃下去。

    天啊,这还是他那个冷酷无情、神憎鬼厌的二表哥?

    “等等,你在我那儿订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二嫂吃的?!”没记错的话,那些都是女人吃的东西吧,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呢?

    “有问题?”

    刚吃完早餐的季白无奈的看着严博手里的药,接过一看,是叶酸和黄体酮,前者是用于预防胎儿神经管畸形,后者是补充他体内的孕酮,缺一不可。点点头,接过药瓶,反正严博给的,他一概全收,该吃的他一定吃。

    “这是?!”伊哲琛的目光太过于惊讶,看着严博对季白呵护备至的模样,目光忍不住落在季白的小腹上。

    疯了吧?他二表哥想孩子想疯了吧,他媳妇儿是个男的!男的!男的!这小心翼翼护着的模样,跟平常人家那些女人护着肚子的模样一般无二是闹哪样?!

    “你上班快迟到了,真的不用送我。”他的上班时间跟严博的对不上,他比严博要晚,实在没有必要为了送他而迟到,而且高茜云昨天跟他说好了,回来接他。

    严博抿着唇,拉着他的手,当着他的面在让季白的唇上亲了亲,“从今天开始,我会亲自接送你上下班。”

    语气坚定没有一丝的犹豫,完全就是命令式的口气,现在只是通知他,而非跟他商量,季白懂。严博既然说了,那就等于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从来都没有那个耐心跟人讨价还价,不管当事人同不同意,反正最后的结果都会按照严博的意思执行,既然这样季白也不必浪费唇舌去争辩。

    严博在孩子这事上点头让步,季白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不介意按照严博的意思去办。

    被塞了一嘴狗粮伊哲琛,拎着饭盒,心塞塞的驱车走了,回去的路上还琢磨着他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谈谈恋爱了。

    “你还没到时间去拍摄,先在我的办公室休息一下。”

    季白点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严博领着季白乘坐vip电梯,直接到达了总经理办公室,在余成惊愕的目光下,成功进驻了严博的私人领域。

    “boss,季氏集团的老总已经在会客室等您很久了。”收敛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严博点点头,听到‘季氏集团的老总’这七个字,微微蹙了蹙眉。他之前就跟他说清楚不考虑合作的事情,怎么那人跟牛皮癣似的,甩都甩不掉。

    “你去忙吧,我去休息室眯会儿。”

    严博听着,点点头,看到季白乖乖躺在床上时,这才挪动自己尊贵的脚步,去会客室看牛皮癣,不,是季氏集团的老总。

    严博推开门,就见季东笑眯眯的迎了上来,严博与对方握了握手,说了几句场面话,各自坐了下来,完全看不出他们之前闹过不欢而散。

    能将季氏集团经营的那么好,季东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刚才简单的交谈中,季东似乎在暗示着季氏集团对荔城房地产的势在必得,尤其是这几年荔城的经济发展蓬勃,富了不少人,有钱赚的生意他都会掺合一脚,尤其是房地产。

    季氏集团的主要经营项目是食品,目前正在开展副业,季东的眼光很好,一眼就看中了房地产项目,此次前来荔城除了来跟严博洽谈业务外,更重要的是他要在荔城找一个人,一个他以为已经死去的人。

    不管季东说什么,开出的条件多么动人,严博自始至终仿佛没有把季东看在眼里一般,不管他说什么承诺什么,从未接过他的话,到最后季东的脸色有些发青,隐隐有种严博看不上他的感觉。

    “严总,我说了那么多,开出的条件也很优渥,难道你一点都不心动?!”

    严博冷着张脸,仔细打量着季东那张不再年轻的脸,就在季东以为严博快要把他的脸看出一个洞时,慢悠悠的吐出这么一句,“条件再优渥,钱都不是我的。”言下之意,是不打算跟季氏集团合作。

    一向被奉承惯了的季东,当下脸色就变了,但碍于这里是严博的地盘只能憋着气,扯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那我就不打扰严总了,要是严总改变主意了,随时给我打电话。”

    回答他的是严博板着张脸,拉开了会客室的门,“送客!”他是一秒都不愿意跟季东多呆,连空气都是浑浊的。

    余成恭敬的将季东送到了停车场,看着他一脸不爽却又不得不扯开脸跟他说话的模样,暗爽不已。而当事人季东,在关上车门的瞬间,整张脸拉了下来。“狂妄的臭小子。”

    秘书蹙着眉,看到季东的脸色也知道他第二次中信地产之行,当面吃了个闭门羹,是更甚者他的这个闭门羹比第一次来的更狠更惨。“严总不想跟我们合作?!”

    “别看那位正经严肃,私底下却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虎崽子。”季东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都开出那么优渥的条件,他居然还敢狮子大张口,贪心不足蛇吞象,真以为没了他我就不成事了。”季东督了秘书一眼。

    秘书正襟危坐:“老板,你刚才有说话吗?!”

    季东深深地望了秘书一眼,冷哼了一声,算是放过他了。可是想到一向无往而力的自己在严博面前,居然抬不起头来,实在是憋屈。尤其是严博迫不及待地赶他离开时,心高气傲的季东的自信心开始直线下降。

    靠在椅背上的季东,忽然有一种感觉,这次的荔城之行恐怕没有那么顺利。

    “我那个侄子在哪里?!”

    秘书垂下眼睑,打开了私家侦探最新发过来的消息,“他十点会在《疯》拍硬照,别的暂时还没有消息。”

    “一点点小事都做不好。”季东黑着脸,“如果这个私人侦探不行,那就换一个。”

    老板,这可是你换的第六个私家侦探了,秘书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点点头应下了季东的决策。他一直有一种感觉,之所以查不到季白的消息,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抹掉了他的踪迹,要不然一个刚有点名气的小明星,如何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意外’。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