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被拒
    “能耐。”严博嘲笑似的望着他,示意伊哲琛将手里的餐盒搁在桌子上。

    反倒是季白在他进门的瞬间,坐直了身体,脸上飘着两朵可疑的红晕,端起桌面上的水喝了两口,全当听不见。

    “二哥,你家老太太可是打电话来问了啊。”伊哲琛很自来熟的吧东西一放,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故布疑阵的模样。

    季白听到这话,挑了挑眉,虽然好奇但是嘴巴却闭的紧紧的。反倒是严博,阴沉着脸,对他妈的感官不是一般的不好,“说什么了?”

    伊哲琛说:“她问我,你在我店里订了那么多滋补药膳,是不是搞大了那个女人的肚子。”

    他这话,也有点试探的意思,毕竟东西都是进了季白的肚子,可对于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吃这些东西他还是万分好奇。

    “你通风报信!?”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我什么都没说,”伊哲琛连连摇头,生怕晚了一秒就被他二哥给揍了,“是中午我出门的时候刚好被姨发现了。”

    “东西送到了,你可以圆润的离开了。”

    “啧啧,还有没有一点兄弟爱了。”嘴里抱怨着,但是脚步没停,顺着严博的意思离开了。

    季白眨了眨眼,好奇地问:“他这是猜到了?”

    严博摇摇头,“按照他的智商,不可能猜得到,估计你告诉怀孕的人是你,也是不相信的。”跟他相处了二十多年,从小玩到大,尹哲琛是什么样的性格他还不清楚么。

    “那你妈怀疑你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那些药膳里面都有安胎的成分,伊芸又是过来人,多多少少都能猜到,可是真相往往跟她预想的天差地别。

    “我也得有那个本事不是。”严博只认为栽在季白手里不是空口无凭,伊芸的各种计谋都验证了一个事实,严博非季白不可。

    什么女人什么名媛什么世家小姐,压根就不是他的菜,光是她们身上那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都能将他熏的头脑发晕。

    “你有没有本事,我还不知道?”季白瞟了他一眼,开始安安静静的吃饭,彻底的将食不言寝不语贯彻到底。

    被季白一句话取悦的严博,脸部硬朗的线条柔和了不少,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看样子,他家媳妇儿对他的‘能力’很满意,看来他以后得多卖力一点只是这个以后可能会因为他肚子里的那块肉,变得遥遥无期。

    吃了午饭,季白照例在严博的休息室小睡了一会儿,严博陪着,到点的时候。严博将季白从床上挖起来,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才递给他一杯温开水。

    季白坐在床上将水慢慢喝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着装,尤其是在系皮带的时候,一脸敬畏的望着小肚,稍微松了松,才开始整理衬衫。

    “小心点。”严博搂着他亲了两口,“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

    严博接过空杯子,跟着他身后走了出去,不放心地继续叮嘱:“拍戏的时候小心一点。”

    出门之前的叮嘱就跟普通夫妻一样,季白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尤其是一向冷情的严博在他面前跟个小老头似的,絮絮叨叨的,很贴心。

    季白下午还要加拍几个镜头,方永安特地派人从边城回来跟他补拍几个镜头,鉴于上次在剧组晕倒直接回来荔城后,就没有再到剧组。要不是方永安给他打了电话,他还以为他的戏份已经完了呢,不过也就是几个镜头,也等于是完了。

    季白走出大门的时候,吴璐恰巧就看到走向车子的季白,而坐在驾驶室的是严博的得力助手,严五。她下意识的踩下油门,临近了却又胆怯。

    那么长的时间,她以为自己会接受这个事实,她挣扎了许久,想了很多,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为什么严博会选择一个戏子,而不是门当户对的她。她想破了脑袋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严博会跟季白走在一起。

    就在昨晚,他听严博的母亲说,严博在一品轩订了很多关于安胎的药膳,猜测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她一晚都在焦虑、不甘中度过,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出现在严博的公司门口。

    即使他选择了季白,即使他对她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她总有权利知道,为什么他宁愿选择别的女人都不愿意选择她,他就那么不情愿和她在一起。

    单恋了那么多年,她就这么悄无声息被踢出局了,没有一丝的留恋,哪怕是怜悯都没有,这怎么能让她甘心。

    没想到居然会在门口遇到季白,看见他,就会让她响起那天在民政局门口的那一幕,反反复复的回放着。尤其是季白在临走前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和轻蔑,他是故意的。故意在严博面前摆出毫不在乎的态度,故意让她在严博面前丢脸,让她说出那样的不堪的话。

    最让她受伤的还是严博的态度,充满了冷漠的敌意和警告,当着季白的面儿羞辱她,可就算是那样,她还是放不下。

    就在那一瞬间,她很想追上去质问他,为什么要招惹严博,他难道不清楚,这样会毁了严博么?他是什么样的身价和背景,他有什么资格能够站在严博身旁,金主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是严博呢?

    一旦严博跟一个男人结婚这样的丑闻曝光,不止是严博,甚至是整个严家都会受到牵连。她很想冲上去质问,甚至想狠狠的痛骂,为什么要抢走严博,为什么偏偏是严博,可是临了,她却没有这个勇气上前。

    她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用轻蔑的眼神望着她的季白!

    为什么呢?许是因为在季白清澈的眼神里,她看到了自己的不堪的过往,用尽手段接近严博,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跟个傻子似的,自以为严博已是囊中物,却不想别人已然看破了一切,跟看猴子似的。

    眼睁睁的看着季白的车子开出公路,吴璐伏在方向盘上久久都没有移动,不晓得过了多久,她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严博办公室的电话,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抖得不像样。

    “你好,这里是总经理办公室。”余成接到吴璐打来的电话时,严博正在视频会议。

    会议期间,余成代替严博接听了吴璐的电话,再三表示总经理正在视频会议,不方便接听任何电话,询问她有什么事情,却又含糊其辞,很明显是不想跟他多谈。

    余成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既然要等总经理出来再谈,那么他们就没有继续交谈的必要,挂断电话后,余成彻底地将这事忙忘了。

    两个小时后,吴璐再一次拨通了严博办公室的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一如既往冷清的声音,情绪险些控制不住,就在严博即将挂断电话之际,她才哽咽的开口,“严博”

    严博蹙着眉,手下的动作不停,“有事?”

    “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方便出来一下么?”吴璐抬起头望了望大楼的方向,一脸的期盼。

    “我不觉得我门之间有见面的需要。”严博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埋首继续工作。

    吴璐看着挂断的通话,气愤的丢掉手机,看着它跟车窗触碰后发出一阵响声滑落在车座下,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