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严博,你就是个王八蛋
    眼神空洞无物,也不晓得她在想些什么,久久没能回神。

    挂断吴璐电话没多久,严博又接到了另一通电话,也不晓得那头说了什么,他黑着长脸合上桌面上的资料,离开了办公室下楼去了。

    不疾不徐地站在大楼门前,扫视了一圈,朝着那辆骚包的紫色跑车走过去,车内的吴璐正趴在方向盘上,肩膀起起伏伏。

    严博敲了敲车窗,把伏趴在方向盘上的吴璐惊醒,抬起头来,脸色有些不大好,精神看上去也不咋地,这是自那天以后,他们第一次见面,虽说他一点都不想见到她。

    吴璐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打开车门,“上车坐坐吧。”

    “不用了,我忙。”严博站的笔直笔直,完全没有因为吴璐是女人而心存半分怜惜,跟例行公事一般。“有事直说。”潜台词就是,他很忙没有闲工夫跟她在这里闲扯。

    “不上车的话,那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厅坐坐吧。”

    严博没有回答她,就这么站着望着她,不言不语,态度十分坚决。

    吴璐哀求似的看着他,鉴于他的态度,妥协了。

    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相视而立,气氛十分古怪。

    严博有些不耐地站着,站到他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都没有等到对面焦躁的屋里开口。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吴璐依旧没有开口。

    等得不耐烦的严博,看也不看吴璐一眼,扭头就走,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

    吴璐看着严博转身就走,有些惊慌失措,连忙冲上前拉住他的手,“严博”

    在接触到严博的一瞬间,他挥手将吴璐甩开,“你没有什么要说的,那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吴璐的父亲是严广航的朋友,两家人的关系一直都没错,尤其是有了孩子后,来往的更为频繁了些,只是严博从小的性子十分淡漠,除非是他在意的人和事,要不然对谁都不亲近,对谁都保持着该有的社交距离,尤其是在他得了‘病’后,连一个亲近一点的朋友都没有。

    从小就跟他认识的吴璐,这么多年来,努力了那么就,也没有得到他的半分好感,对她严博一直保持着距离,陌生人的距离。

    “等一下——”

    手被甩开了的吴璐,惶然地看着严博,咬着下唇,明明有很多话想问、想说,可是真正面对严博时,她却不晓得该如何开口,甚至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吴璐的脸色忽青忽白,等严博再次毫无耐心地想要离去后,咬着牙豁出去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严博皱了皱眉,很明显是有人在吴璐面前说了些什么,导致她今天找上门来兴师问罪,真真可笑。他什么时候跟吴璐有过关系了?就仗着他母亲喜欢她就能为所欲为,甚至来质问他?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些,有些人从来就是给脸不要脸。

    “你宁愿选择一个戏子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是么?你宁愿跟一个来路不明的恶人在一起,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么?哪怕你成为恶心的同性恋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么?”吴璐对严博的求而不得,简直就到了疯魔的地步,日思夜想的就是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严家二夫人,却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位置居然轻而易举地被一个男人拿到手了。

    严博讽刺地望着她,很认真的点点头,“是,我宁愿孤独终老都不愿意跟你在一起。”

    严博的态度,坦然的让吴璐心寒,刻薄的让她心痛,那颗脆弱而又敏感的心脏千疮百孔。她捧着心想要得到他的垂怜,没想到到头来,却被伤的体无完肤。

    从他决定跟季白在一起一辈子的那天开始,他无所畏惧;从他将季白带回严家坦诚的那天开始,他已经做好了要为这段感情付出一切代价的准备,没有人能从他身边将季白夺走,哪怕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也不行。

    他从来都不惧怕要将他跟季白的感情公诸于众,既然是要毁掉他所谓的前途,他也从来没有害怕过,甚至是后悔过。

    吴璐湿润着双眼,怔怔地看着他,面对严博的狠心,眼角的泪珠也随之滚落下来,“我爱了你那么多年,期盼着成为你的妻子那么多年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愚蠢到了极致。”

    “你甚至连欺骗我都不愿意只要你愿意说一句,我一定会相信”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前半辈子所有的祈盼,却在今天,一切都破碎了。他连掩饰一下都是那么的不屑,那么的直接,那么的坦然,承认他是爱着季白。无数次她跟自己说,严博只是受了季白的蒙蔽才会那样的,可是现在呢?!

    严博嗤笑出声,“我跟谁在一起,我喜欢谁,跟你有关系?”要不是季白不同意公开他们的关系,他才不会做出任何隐藏的举动。对于季白,他从来都不想隐藏甚至是否认他的存在,更加不愿意否认他们的感情、婚姻。

    吴璐泪如泉涌,死死地咬着下唇,“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多少年?你知不知道我等你了多少年?”

    “你这样对我未免也太残忍了吧,相处久了小猫小狗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我是人、活生生的人!”

    歇斯底里的冲着严博,她的感情,严博从来都是视若无睹,他明明就知道她对他的感情如何,却从来都装作不知。这么多年了,她竭尽心力,赶走了他身边所有的莺莺燕燕,总以为他会注意到她,到头来确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的心里有人了,还是一个男人!

    再此之前,她不在乎自己要等多久,只要能一直站在他身边,哪怕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她都愿意去等,哪怕错过了许久,她都不后悔。可如今,是多么讽刺,她的人生跟一个笑话似的,她的默默付出,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跟我有关系?”严博冷漠的回道。

    在感情上,他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因为喜欢了他几十年就放弃自己的原则,更加不会委曲求全。对吴璐,从察觉到她的感情开始,他就表达的很清楚,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是她自己固执己见。

    “你”吴璐淚流滿臉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愕然,“严博,你就是个王八蛋。”

    回应她的是严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他是疯了才会接受威胁下楼来见这个疯女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他们的关系从来都是父亲朋友家的孩子,除了这个关系之外,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不会有,他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

    吴璐蹲抱着哭了起来,她其实心里早就知道,严博根本就不喜欢她,只是碍于她是他父亲朋友的女儿,才勉强保持联系,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可是,为什么和她不可能,就他可以。到底是为什么?她不明白也不理解,为什么她不行,那个叫季白的小明星却可以?哪怕要跟家里人闹翻,哪怕要背负沉重的代价,他都义无反顾的选择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为什么?!

    她跟那个叫季白的小明星之间,就那么不愿意选择她么?就那么不想跟她牵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么?他到底有哪里值得他喜欢的地方?

    那个叫季白的小明星,到底哪里不一样,值得他如此的付出?!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