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离开?想也别想
    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吴璐,引来了路过的人围观,可不管怎么哭怎么闹,都不能挽回严博坚定离去的脚步。

    严博知道,选择跟季白在一起不但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甚至会众叛亲离,甚至还会付出不可言喻的沉重代价,还要飞蛾扑火般冲上去。

    季白,都是因为季白,只要没有季白这个人忽地从地上站起身来,胡乱摸了摸脸上的泪痕,精致的妆容变得吓人,气势汹汹的开着车往某一个方向去了。

    “谁给你打电话?”拍摄中的季白抽空问了严五一声,见他皱着眉,有些好奇。

    “是老夫人的电话。”让严五奇怪的是,一向对季白不闻不问的伊芸这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询问季白的行踪。

    点点头,瞬间没有了继续谈话的兴致,恰巧休息时间到了他要继续拍摄。

    可惜,季白的拍摄不是一般的不顺利,尤其是被一个毁了妆容的女人冲进拍摄场地后,一片混乱。

    “季白——”

    那张牙舞爪的模样跟疯婆子差不离,退到安全范围的季白皱着眉打量着那状若疯狂的女人,记忆渐渐回笼。

    “吴小姐,注意一下你的仪态。”要不是吴璐的行为举止,季白还真的认不出她是谁,毕竟顶着一张哭花的脸,实在难看的很。

    “你跟他在一起为了什么?感情还是利益?”吴璐挣开了严五的手,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对于他跟严博的事情,季白很不明不愿意跟她多说一个字。

    “季白——你这样做会毁了他的,你会毁了他的!”

    就在吴璐冲进来大喊不叫之际,张云川很有眼力见的将剧组的工作人员强行带离现场,虽说很想看热闹,但碍于张云川,只能抱着遗憾离开了现场。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季白的脸色微沉,他很不喜欢有人窥视严博的那种感觉。

    “被窝说对了吧,你就是为了钱、为了上位,才决定跟他在一起的,对不对。为了自身的利益跟严博在一起,你玩弄他的感情,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季白抿着唇,不想跟这个疯女人计较,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知怎地,吴璐居然能挣脱严五的钳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季白的双臂,有些歇斯底里地摇晃着冲他喊道:“你到底对他下了什么**药,被你迷的五迷三道,连父母都不要了。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真爱,他那样的身份背景和成长环境怎么可能对你产生感情?他只是玩玩而已,对,他只是玩玩而已,他只是在玩弄你而已,等他厌倦了就会毫不留情的抛弃你的。”

    对她很是戒备的季白,被她晃得有些发晕,脚下一个踉跄,下意识地护住小腹,甩开了吴璐的双手,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在他稳住身形时,严五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控制住了。

    “吴小姐,戏过了。”季白惊吓过度,脸色跟声音瞬间冷却。他不敢想象,如果他被摇晃后没有站稳的话,这一摔的后果,光是想想都冒出一身的冷汗。

    他意外得来的珍贵礼物,如若出了什么意外——

    季白惊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背上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季白——你会有报应的!!!”

    嘶喊着的吴璐被严五拖了下去,而重新回到季白身旁的张云川看着季白那有些苍白的脸色,有些手足无措,“季哥你,你没事吧?”

    季白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颤抖的身体,“我没事。”说着,眼睛却望着挣扎不休的吴璐,“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就不劳吴小姐费心了,毕竟我的容忍度有限,不是每个人对觊觎自己丈夫的人都那么的宽容大量。”

    看着季白坚决的背影,吴璐愣住了。

    “吴小姐,好自为之。”

    严五放开她,追了上去,要不是看在严家跟吴家的友好关系的份上,严五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

    被丢下的吴璐,呆呆傻傻的站着,半晌后,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失声痛哭。

    季白是孤儿,除了段继峰以外也没什么朋友,没有朋友就没有是非八卦,他的私生活可以说完全不为人所知,哪怕他跟严博结婚,甚至很高调的放出结婚戒指的照片,都没有谁能查出他的另一半到底是男是女。

    他知道吴璐是从伊芸哪里得知这件事,他没有打算追究,哪怕是吴璐的威胁也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凭着他对伊芸的认知,她不会同意将严博的另一半是谁放出来的,可以说除了严家人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哪怕是高茜云,也是一直以为他是被包养的。

    该来的总会来,他从来都没有畏惧过那些流言蜚语,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在意那些事情,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一切的准备来养育他跟严博的孩子,这比什么都重要的多。

    送走了吴璐这位娇客,季白重新回到了拍摄场地,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淡定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临走时,还让张云川带着他们去一品轩吃了个饭。

    在座的都是人精,拿人家的手段吃人家的嘴软,能够在一品轩里请他们吃饭,季白是花了血本的,自然他们也清楚走出一品轩的大门,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饭局刚散,严博很准时的出现在一品轩的门口。

    拎着饭盒的季白坐上车,严博很顺手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到后座上,欺身过去替他系好安全带后,问道,“累不累?”

    经过唐汉国一番轰炸似的普及,严博对季白的体质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时时刻刻都在留意季白有哪里不舒服,但凡发现一丝一毫都如临大敌。

    严博大半副身材伏在他胸前,每一次呼吸全都是他身上的气味,季白不着痕迹的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严博身上那股让他安心的气息,下午经历过的那场可以称之为惊心动魄的场面而产生的不安,也随之消散。

    “不累。”

    严博豁然抬起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将他拉近,唇瓣抵在他的额头上,“说。”

    季白有些无奈,也有点暖心,严博总是能察觉到他一丝一毫的变化,敏感的不像是人类。

    “什么?”季白眨眨眼,装傻。

    瞪眼,“皮痒了是不是?”

    “我皮很好,不痒。”

    “欠揍。”严博的一双眼瞪得老圆。

    季白歪着头,双眼跟他对视着,“你确定你要揍我?!”

    严博蹙了蹙眉,“你确定我不敢?”说着,伸手掐了掐季白的臀部。

    这个流氓!季白嗤道。

    “吴璐下午来找我了。”说着,伸手护着自己的小腹,目光深远地望着车窗外。

    严博的脸瞬间黑了,“女马的,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老惦记别人的老公。cao,我警告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果然,就那么轻易放她走,太便宜她了。

    季白的嘴角微微一抽,“你见过她。”

    他早该想到的,如果不是在严博面前受到了打击,吴璐是不会贸贸然找上门来的。按照她的秉性,不说盛气凌人,怎么也是衣冠楚楚,哪里像是他下午见得那么狼狈,怎么办?他忽然又有点同情起吴璐来了。

    “她觊觎你老公我,还想我给她好脸色?”严博冷哼。

    季白听到这话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了些,“所以她今天来找你因为什么事?劝你离开我,跟我分手?”

    “你想都不要想,都怀了我的种,难道还想着要离开我?”严博瞪着季白,颇有种理亏的感觉。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