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期刊硬照
    “那你理亏什么?”季白瞟了严博一眼。

    “什么理亏?我什么时候理亏了?!”严博双目一瞪,强词夺理。“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

    严博放开他,坐回驾驶室,熟练的发动车子。

    季白双手环抱在胸前,“严博,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慈善晚会那天的事情?”

    吴璐今天下午的到来,让他想通了一点,严博是故意的。不管是吴璐还是朱月倩,按照严博的性子,要是他不想别人近身,谁能接近的了,就别提主动去见一个女人了,尤其那个女人对他有非分之想。

    “”这叫不叫搬起椅子砸自己的脚。

    《疯》新一期的期刊出来了,张云也慢斯条理的喝着咖啡,看着封面上的段继峰,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常年都是西装革履的段继峰,在李晓的镜头下表现得十分禁欲。高大的身材,俊朗的外表,冷漠的气质,看起来十分的诱人,当然在他看来,就是闷骚一个。

    淡定的翻到另一页,刚进入口腔里面的那口咖啡,还没来及吞咽,目光触及内页上的某人,呛得他眼泪都出来了,完了还不死心的望着。

    “咳咳这是什么?我给你定的主题呢?你拍的是什么?”一贯以优雅著称的张云也,指着期刊上面的那个穿着牛仔裤笑的一脸邪肆的青年,双眼瞪圆,手指不由得抖索着,声音发颤,“这是什么?”

    照片上堪称妖孽的青年,精致的五官在精修之后堪称完美,眉角微微勾起,衬得他的美艳异常俊秀。穿着修身的白色衬衫,因着身体摆动的姿势,露出精瘦的胸膛和一小截腰部,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色、情,反而有种超脱了年龄的美。

    跟季白站在一起的段继峰脱下了西装外套,看上去比平时要随和一些,衣领被季白抓在手里,顺着他的力道微微俯下头,姿态有些狼狈,但是落在季白身上的目光带着无奈和宠溺。

    张云也不得不承认,,季白真的很漂亮,在没有任何背景烘托的前提下,模糊了性别,美的让人心惊。就连段继峰,隐隐被他压了下去,他的气质独一无二,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哪怕是透过照片都无法忽视。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视线就完全离不开了,和段继峰的照片给人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段继峰是很纯粹的硬汉气息,而季白是所有人对于美的执着追求。

    “是不是很有诱惑力!!!”李晓双眼发亮,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丝毫不吝啬夸赞张云也的话,马屁拍的啪啪作响而毫不自知,“主编您真的很有眼光,我之前听说您选了季白还有点不明所以,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只是觉得他顶多就是长的不错,没想到他站在镜头前整个人都变了。”

    “您不知道,就他跟段继峰站在一起时,散发出来的气势,我紧张的都快要窒息了,好几次都差点忘记按快门。什么休闲风,什么英伦风,什么学院风,那些都是shi,简直弱爆了,跟他一点都不搭,好不好。在现场拍摄的时候,我整个脑子都是空白的,哪里还有那个心思去给他挑什么衣服”

    张云也自动屏蔽了李晓絮絮叨叨的自我感慨,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系列的照片。

    在镜头前面的季白美的含糊了性别,要不是他还保存一丝的理智,肯定会冲上去将季白带回家收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说实话,他一开始让季白来拍内页,确实是存着私心。他家那个蠢弟弟跑到季白身旁当起了私人助理,好几个月没回家,为了逮到那个家伙,他才假公济私,定下季白来拍内页。他想着如果季白拍出来的照片实在太烂,就将内页的人物换成段继峰,可现在看来,这些照片,别说是内页了,就算是封面都绰绰有余。

    他家的蠢弟弟眼光也不算太差,那个叫季白的还不赖。

    李晓看着照片上的季白有些舍不得挪开眼睛,这是他呕心沥血的作品,目前为止最为满意的一组,他暗戳戳的在想什么时候跟季白套个近乎,再拍一期?!

    舍不得移开眼睛的除了李晓外,还有张云也,但理智控制着他翻到最后一页。

    “”

    “主主主主编,你你怎么流鼻血了?”李晓看着张云也从鼻子里蔓延出来的暗红色液体,惊慌失措的去抽纸巾。

    接过纸巾,有些慌张的去捂自己的鼻子,干咳两声:“咳我没事”

    目光落在最后一页的照片上,鼻子也发痒了。真的,不晓得该怎么来表达了

    季白跟段继峰肩并肩站在一起,段继峰的形象跟封面全然不同,白色衬衫已经脱掉,露出结实的古铜色的胸膛,露出让人殷羡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正面对着镜头。

    季白穿着那条浅色的低腰牛仔裤,背对着镜头,歪头望向段继峰。

    季白的身高比段继峰要矮一些,两人双目对视时,不得不抬起头,双瞳剪水、顾盼神飞,二段继峰则是带着宠溺的眼神回望着他,嘴角挂着笑意。两个面容隽逸的男人,侧目而视,一个硬朗一个精致,站在一起,十分契合。

    张云也最为关注的是季白的身材,臀部挺翘而圆润,腰比一般男人还要细,盈盈一握,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事实上,段继峰能够单手握住季白的腰。那只宽大的手掌从季白的小腹处揽过,掌心贴在季白的腰上,恰好遮挡了外露的印记。

    一古铜一奶白的肤色在镜头刻意的对比下更为明显,季白的手直接搭在段继峰的肩膀上,可爱的笑着,但气势一点都不落段继峰。

    “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的赏心悦目啊。”李晓的头越凑越近,指着照片上的两人笑的跟尼勒佛似的,“青年的青涩以及成年男人的张力,两人站在一起时的争锋相对,但又特别的和谐。”

    “季白已经二十六岁了,那个年龄段还青涩?”

    李晓愣了愣,“不会吧,二十六?看起来顶多二十。”季白的那张十分脸具有欺骗性,巴掌大的脸,五官精致,还白,看起来跟十六七岁的少年似的,说他二十六岁,谁信。“二十六就二十六吧,反正你不说我也看不出来,效果好就行。”

    “”这话他没法接。

    他只是摄影师,只要拍摄的效果好,他才不会去管那人的年龄多大,是谁谁谁的人。在他面前,说什么都不好使,好的作品说明一切。

    “咋样?”独自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的李晓期待的望着张云也。

    “不错,你的水平又高了啊。”

    李晓笑呵呵的收下了张云也的赞美,“那主编你打算放哪些上去?编辑部还等着照片排版呢。”

    这下,张云也纠结了,拍的不好,他愁,拍的太好,他也愁。那么多好看的照片,不管放弃哪张都不舍得,要是都放上去,内页好像又有点不够。看着桌面上琳琅满目的照片,张云也第一次尝试到,原来拍的好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看着照片,烦恼了起来,哎呀这张照片也好,那个照片也不错,到底要选哪一张?

    见张云也烦恼的模样,李晓笑的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看来他出去后需要跟季白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