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期刊大卖
    电视剧完结了,季白的粉丝觉得自己到了空窗期。有一个不喜欢发自拍、不喜欢参加各种通告的爱豆,他们也是很无奈的好不好。现在,他们因为一条公告,激动起来了。

    粉丝激动的原因,源于《疯》杂志官方暗戳戳的挂出的条公告——

    “为了感谢众多书友。新一期期刊将随机赠送个人写真,杂志价格不变。”

    随后,他们在底下po了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季白的平面照。

    身穿白色衬衫的季白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头上,五只手指插在头发里,顺着头皮滑到后脑勺,半眯着眼眸,整个人散出出一股欲拒还迎的慵懒感。细碎的头发桀骜不驯的从他的手指里纷纷散落,下巴微微抬起,,姿态十分的写意。

    “啊啊啊啊——我儿子帅炸了!!!!!”

    “啊啊啊啊啊——儿子,你这样苏妈妈我怎么不知道!!!!”

    “啊啊啊啊啊——我老公好帅好苏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儿子你怎么可以辣么帅怎么可以帅!!!”

    “你有本事放照片有本事你出刊啊!出刊啊!出刊啊!出刊啊!出刊啊!出刊啊!!!”

    “钱包放在这儿了,跪求打包我儿砸的所有照片,钱拿走,照片留下啊!!!”

    一觉醒来的季白发现,自己的微博被攻陷了。不晓得是哪位粉丝发现了《疯》杂志的公告,并且将它转发了出来,处于空窗期的‘白鸽’们立马就炸了锅了,哪怕是段继峰的粉丝都没有办法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鬼。

    季白眨眨眼,点开了照片。

    emmm段继峰很帅,他拍出来的效果也不赖。

    季白很自恋的欣赏完自己的照片,随后点开了评论,下面的评论很一致的保持队形,全都是以‘啊啊啊啊’开头,看得他眼角直抽。

    还没看多久,严博就上楼催他吃早餐,大概看了看评论的季白,起床洗簌去了。

    而另一边的张云也,拍板将这次的期刊的出刊数的数量比往期翻了一番。

    在这一期出刊数的会议上,张云也力排众议,将所有反对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他们无非是看不起季白,哪怕是有段继峰的号召力,也不能保证季白会不会成为其中的变数,尤其是季白的名气跟号召力跟段继峰不成正比的情况下。

    “呵——”一群自视甚高的瞎子,甚至连杂志都懒得翻,听到季白这个陌生的名字时就武断的下决定,怪不得他来之前,《疯》的销售量那么差,都是因为这群蠢货。

    从下达命令开始,他们志同道合的联合起来看张云也的笑话。自从他来了以后,事事爱出风头,工作雷厉风行有不讲情面,是不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是他出色的工作能力让让他们无从下手,这一次,张云也要求的出刊量让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在他们眼里,张云也是自大狂妄的认不清自己的能力,无疑,他这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看他笑话就成。

    什么叫季白的名气?段继峰还好说,但季白算什么东西,一个刚刚爆红的小艺人,能有多大的号召力。嗤——无非就是看上了季白,想借着段继峰的名气让他蹭点名气罢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明星,谁会愿意掏钱买杂志?说到底,就是张云也想潜规则人家罢了,居然连画面精致这样的话都搬到台面上来说,现在谁还会因为封面或者内页来买杂志?照片一经流出,盗版就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再好看顶个屁用。

    比上一期翻倍的出刊量足够让张云也栽跟头,也该让他知道不是什么决策都能下的,没有经验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最后的下场就是贻笑大方。

    要说张云也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在杂志上市的当天,他拉上了办公室的百叶窗,疲惫不堪的靠坐在办公椅上,等待市场的反响。

    “这一次”

    他确实有点冲动了,被他家的蠢弟弟三言两语就洗了脑,力排众议硬是把出刊量翻了一番,要是市场的反响不好,他是要栽了。那些一直等着看他笑话的人,怕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姿态等着他出糗吧。冷静下来之后,张云也的理智回笼,有些懊恼的靠在椅背上,等待判决。

    是他太过于感情用事了,哪怕季白的粉丝群数量一直在激增,可事实上谁也不清楚这些平时在网络上对偶像追捧的人在牵涉到自身利益的前提下是否还能从一而终的喜欢。诚然,季白的粉丝群也是变数之一,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压根就没有会为偶像花钱的概念,大多都是在网络平台上发表一下自己对偶像的喜悦,那都是虚拟的。

    再者,段继峰是什么咖位,季白又是什么段位,他将他们两人放在一起,颠覆了《疯》一直以来的风格,他不敢想象,要是段继峰的粉丝看到了会不会跑到季白的微博底下一顿臭骂,说季白有心机什么的,跟段继峰捆绑在一起消费。

    到那时,张云也都不晓得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

    就在张云也胡思乱想之际,桌面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把臆想中的张云也吓得魂不附体似的,随后瞟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叹息。

    该来的总是要来,不就是滞销吗,谁怕谁啊。

    接起电话的瞬间,市场部的部长嘶哑着冲着他喊道:“主编!!!脱销了!!!脱销了!!!上架不到半小时,全部都卖完了,到处都要求补货!!!市场部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张云也被吼得手都颤抖了起来,脸上还保持着冷漠的表情,随后第二个电话又打了进来,刚接起来没到一分钟,挂了。紧接着第三个电话又打了进来如此反复,正处在云里雾里的张云也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嘶——’不疼,他不是在做梦吧?!真的脱销了?!

    他的耳边还萦绕着嘶吼声——

    “加印!!!”

    “主编,你赶紧联系一下印刷厂的老板,哪怕是加班加点也要他把期刊跟赶出来!”

    “实体店那边都闹翻了,到处都缺货”

    “催啊,赶紧打电话去催——首批肯定是不够了!!!”

    他,这是成功了?!

    张云也一改平时沉稳形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疯狂的自嗨,无声地尖叫了几声,冷静下来,打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人模狗样的打开门出去炫耀去了。

    那些看热闹的人脸不要被他打的太肿了哦,自从他下了决定之后,那些好事之人用隐晦的目光看了他许久,今天他用事实告诉他们,到底谁才是《疯》的主编,他,张云也,实至名归!

    看着办公室里面的同事为加印的事情来回奔走,见他路过还纷纷恭喜他打了一场胜仗,笑容有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冷静地和那些凑上前来讨好他的同事颔首,内心却高兴地要上天了,这样啪啪大脸的滋味,简直就是太太太太太爽了。

    为杂志销量而爽翻天的张云也,不知道的是,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还有一大批跟他一样爽翻天的人存在。

    那群‘白鸽’们,恨不得真的长出一对翅膀来,扑腾扑腾的在天空上来回飞,来宣泄自己内心里面的激动。

    什么‘白鸽’都不重要了,他们此时除了尖叫之外并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纠结名字,也没有精力去纠结为什么季白会跟段继峰一直出现在杂志上,除了‘啊啊啊啊啊’他们也找不出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