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吴璐离开
    “季白不能留!”季东阴沉着脸,看着电视上巧笑嫣然的季白,内心里的担忧从未停歇过。

    坐在他对面的人垂着眼睑,整个人像是蜷缩在沙发上,瓮声瓮气地问:“下定决心了?”

    “呵——”季东讽刺一笑,“决心?要不是族里的那几个老家伙趁我不留意把人送走了,你以为他还能活到今天?!”

    那人没有抬眼,只是安静地坐着,要不是微微起伏的胸膛,差点以为坐在沙发上的只是一具尸体,“亲生弟弟都能下毒手,何况是一个孩子。”

    “少废话,开个价,要多少才肯出手?”季东的脸色微变,要不是他的人都近不了季白的身,他何必来这里受此屈辱。

    “一千万?”

    那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你走吧。”

    “钱不够我可以再加,只要你肯出手,事成之后再加百分之五十。”季东的眼眸里划过一丝狠戾,对他的贪得无厌十分厌恶,却又无可奈何。

    那人轻笑出声,“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荔城严家要保的人谁敢动。”说完,挥了挥手让人将忿忿不平的季东给轰出去。

    坐在沙发上的那人抬起头来,满脸都是烈火烧灼后的痕迹,已经分不清五官,脸上还挂着几块碎肉,看上去恐怖之极。

    “老头”

    抬了抬手,阻止了属下的话,“不用再说了,严家跟我有些渊源,他们要保的人,我不会动。”至于什么时候那个叫季白的家伙被抛弃,他再来考虑要不要做这个生意,毕竟季东的狼心狗肺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连自己亲生弟弟都能下手,还能指望他有人性这个本质!

    属下点点头,闭口不言。

    被轰出门的季东,扭头望了望大门紧闭的别墅,咬牙切齿地说:“走!”他就不信了,只要他肯出价钱,就没有人接他的生意。

    让季东真正不放心的是,不晓得季白什么时候就会想起一切,毁了他那么多年的努力,他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在他不留神之际就把他炸的尸骨无存,这让他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因此,季白必须消失,他必须将这个不安定的因素消灭。

    “放出消息,就说我”

    季东一字一句的说着,秘书的嘴巴闭的死紧,在听完季东说的话后,下去安排了。

    而另一边的吴璐在闹了一通后,渐渐安静了下来,“爸、妈,我想出国。”

    吴父叹了口气,他担忧的事情终究成为了事实,他们吴家跟严家本就地位悬殊,说句难听的就算是两家人走的再近,也掩盖不了吴家是暴发户这个事实,底蕴和气度跟严家完全没有可比性。在得知吴璐喜欢上严博的那一瞬间,他的担忧比欣喜要多得多,而现在他的担忧终于成为了现实,吴璐闹了那么久,终究还是无法跟严博在一起。

    从小就很有主张的严博,个性和性格都十分的明显,他想要得到的一定要得到,他不要的不管怎么强迫都不会接受。哪怕伊芸再怎么喜欢吴璐,始终都没有办法改变事实。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你不后悔就行。”吴父拦住了想要劝解吴璐的吴母,冲她摇了摇头,“你也长大了,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吴父苦笑着望着她,留在国内留在荔城,吴璐总是会遇到他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去国外调整一下心态,顺便开拓一下眼界,别老是围着别人的丈夫瞎转悠,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吴璐是他们的心尖肉,也是他们的全部,在女儿遭受了情伤之后,却要离开他们独自一人去国外生活,这让他们怎么能放心她一个人出去。

    “我只是出去读两年书,读完我就回来,不会留在那边生活的,你们不用那么担心。”吴璐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坚定的说到。

    吴父叹了口气,女孩子出去见识见识拓宽眼界不是一件坏事,理智上他是不应该拦着她,但是在情感上却是不舍,还有忍不住的担心。

    “爸妈,只是两年而已,两年很快就过去的,我长那么大了能好好照顾自己的”

    吴父也不晓得吴璐除了离严博远远之外,他还能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

    留在荔城,凭着他们跟严家的关系时常能见面,避都避不开,他们不可能为了儿女的感情而反目成仇,更何况这事本就是吴璐一厢情愿。现在她闹也闹过了,疯也疯过了,始终都无法得到严博的心,这事闹成今日这个地步,说句在理的话,那都是吴璐的自找的。哪怕理智上清楚,可还是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的除了吴父之外,吴璐更是如此。她不晓得除了离严博远一些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她无法面对严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也无法控制自己不会做出那些疯狂的事情来。

    她很不甘心,可是有什么办法?

    从年幼开始到如今长大成人,爱了他那么多年,他是她的全部也是她整个青春时期的奢望,二十多年的爱恋,居然被一个男人抢走了,看着他们恩恩爱爱在一起,除了满心的伤痛之外,也找不到什么美好的回忆了。

    恨?拿什么去恨,严博从来都没有承诺过什么,从一开始就言明他根本就没有爱过她、甚至是喜欢过她,说起恨来,她有什么立场去恨。

    怨?他从来都没有应承过什么,哪怕是来自父母双方的压力也从未给过她希望,一直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她有什么资格去怨。

    对严博的不恨、不怨的话,可是内心里那一股不甘和痛苦又是怎么来的呢?

    没有人给她答案,对严博的感情已然深入骨髓,她没有办法理清那些缠缠绕绕成一团的愁绪。她脑子里唯一清楚知道的是,就算严博选择了别人,她也没有办法容忍自己做出那些疯狂的、愚蠢至极的举动来伤害他,哪怕是那人也不行。

    他的前半生波折坎坷,一身的心伤、一身的悲痛,成为上流圈子的笑柄,哪怕事业有成达到了别人无法比拟的高度,仍旧沦为别人的笑柄,她怎么忍心让这个她爱过的男人的心伤再狠狠的划上一刀。

    他是那样的张扬也是如此的内敛,选择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无疑是最合适的,但其中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和勇气,是她无法想象的。哪怕她闹翻了天,无不可能会和那个男人分开,正如那天那个男人在她面前说的那一番话。

    她不顾一切地毁掉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大的她没有办法去接受未来那个不确定的因素。就算分开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严博不会喜欢她,这个是现实,她只是个小女人,只是想让他过得幸福罢了。

    那天回来之后,她想了很久,每晚都难以入睡,什么样的想法都在脑子里转悠了无数遍,每一种可能每一种下场,不顾一切之后的下场。可是之后呢?将他的生活搅的一团乱,彻底将他毁掉,然后呢?

    逞一时之快的她,换来的怕是他无尽的厌恶和憎恨吧,被一个自己爱着的人所厌恶和憎恨,除了那种悔恨和自我的折磨外,她什么都得不到。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