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亲妈粉
    吴璐自认为是个小人,她也有私心,哪怕得不到严博也希望自己能在严博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好像她还是当初初日见面时那个天真可爱的领家女孩,而不是被他所厌恶憎恨的对象,更不想以后对老死不相往来,尽管在她跟那人交谈过后,连去见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天的他,眼神冷的像是她坠入冰窟窿似的满身的热血冻得冰凉。

    强扭的瓜不甜,哪怕她再爱他,可他不爱她,又能如何呢?

    她不是那种既然她得不到别人都别想得到的人,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得到,那就放手吧,自己也能让自己好过一些,也不需要去打搅他们两个的生活。这样,算不算的上是一种自我安慰?

    这样无私的伟大的想法居然能出现在她的脑子里,也真是稀奇,她苦笑着,选择离他远远地,赶紧让自己离开,免得控制不住反悔,把脑子里这股伟大无私的想法给剔除。这样的想法,估计只有傻逼才能想出来吧,某种程度而言,她的这种想法确实是愚蠢的。

    得不到总是最好的,那都是屁话。为了严博这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让自己的父母伤心,甚至为了躲避这个男人选择出国留学,把父母甩在家里,甚至还冠冕堂皇的说出留学深造这样傻逼的理由出来,果然是蠢死了。

    她的父亲已经知晓了其中的缘由吧,可过错都是她身上,也只能含泪答应她的要求。离开,或许是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等严博抽出身来想要收拾吴璐时,被告知人已经飞国外进修去时,冷哼了一声,放弃了对她的追究。

    悉心照顾季白的严博在连续三个月没有冒头的下场是,伊芸这个当妈的亲自上公司逮人。

    “老板,您母亲来了。”余成清咳了一声,尽量让自己的神情来起来不那么幸灾乐祸一点。

    原本打算去接季白的严博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死紧,“就说我有事出去了,没在。”

    “兔崽子,你有什么事情比你妈我还重要。”还没等余成开口,伊芸就冲了进来,劈头就来了一句。嘴里说着责骂的话,但关切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严博,就差没有将他身上的衣服扒拉下来,仔仔细细的查看。

    瘦了,那个狐狸精到底是怎么做别人的老婆的,“兔崽子,躲了你妈我三个多月,我不上门上你,你是不是打算不认你这个妈。”

    “只要你不要开口闭口就说离婚的事。”那样的话,或许他会有时间回去看看他们两位老人家。emmm等他媳妇儿生完昨晚月子之后。

    伊芸怒火中烧,“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妈的没有?!”

    余成见场面有些不对,连忙退出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免得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话。

    “你不要胡搅蛮缠,我真的有事。”说好了要去接季白的,现在都过了三分钟了,他真的没时间在这里跟她闲扯。

    “我胡搅蛮缠?!”伊芸一听这话,怒了。

    “是谁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你的?是谁含辛茹苦不分昼夜把你养活的那么大?好了,长大了就开始嫌弃我这个当妈的了。早知道我会生出你这个不孝子,当初我就应该一把将你掐死,免得今天在这里受你的气”

    “兔崽子,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妈我老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娘当初揍你屁股时,你才一丁点大”

    眼看着时间渐渐流逝,严博头疼地望着伊芸,果断的将讲的滔滔不绝的伊芸扔下,去接他那个金贵的媳妇儿了。距离应承季白的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希望他过去时,季白还没有结束,免得让他在外面等。

    “嘎——严博,你这个兔崽子!!!”

    气得跳脚的伊芸不管怎么怒吼都没有办法换回严博,只能憋着气在他的办公室里坐着,她就不信了,严博不回来办公。

    幸运的是,严博赶到时季白还在录制,结束时,一脸疲惫地从录音室出来,抬头就看到严博阴沉沉的脸,“你来啦。”

    “累了吧。”严博看着季白苍白的脸色,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心疼。从见到他的那一秒开始他就后悔了,为什么要放他出来工作,刚才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就一个上午的时间整个人就脱了形。

    “还好。”摸了摸还有些恶心的胃部,直接转移了话题,“你怎么跑上来了?!”

    他一时之间没有办法从严博的表情里看出别的情绪,总归是生气的,尤其是严博能从他苍白的脸色里看出些什么,只希望他不晓得他因闻到香水味而吐得稀里哗啦这件事。

    傅先跟马闯就站在离季白不远的地方,看到大名鼎鼎的严家二少爷,也没生气,只是尽量减少他们的存在感。

    “等不及上前看看。”严博瞟了他身后的两人一眼,“走吧,你该吃饭了。”随后,接过张云川递过来的小包,从里面掏出一顶帽子,戴在季白的头上,像是变戏法一般摸出了一个口罩,彻底的将季白的脸盖了个严严实实。

    “”马闯、傅先。

    就这样拉着季白走了?那后续的事情怎么办?

    还未等他们开口,严博阴冷的眼神就扫了过去,傅先跟马闯的后颈上的汗毛纷纷竖立起来,愣是一个字都不敢说。反倒是张云川苦恼的看了季白一眼,“季哥早上吐了好久,也不晓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确定不需要上医院看看?”

    “!!!”季白。

    什么是猪队友?!这就是!

    原本还打算瞒着的季白,望着严博彻底黑掉的脸,无奈地望了张云川一眼,拉了拉严博的衣袖,淡淡地说道,“我饿了。”

    短短的三个字,硬生生地将严博的怒火给扑灭了,“季白,能耐了啊。”都学会瞒着他了是吧,回去之后他会让他知道瞒着自己老公的下场是什么。

    严博盯着季白,越看越泄气。

    他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季白面前他会一再妥协,同样是男人,季白撒娇的功力却非一般人能比的,望向他那无辜的小眼神时,他内心里的一簇火‘呲呲’两声,就灭掉了。

    和傅先跟马闯告别之后,另类装扮的严博领着季白往大门口走去。原先戴在季白头上的帽子以及口罩,全部转移到了严博头上,碍于季白的淫威,严博妥协了。

    一出华纳的大门,季白一下子就被不知何时守在门外的粉丝团给团团包围了,在看到粉丝的那一刻,季白苍白的脸上迅速挂上温和的笑容,应对着粉丝们热情的呼喊,护着自己的小腹时不时弯腰感谢粉丝的喜爱。

    “啊啊啊啊啊!!!儿子你好棒!!!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一定会红的!!!”吵杂的声音里传来这道格外犀利的声线,季白微微一愣,顺着声线扭头望去,瞬间对上了声线的主人。

    对方看上去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裙装,清爽的马尾辫,面对季白时的笑容里充满着激动和宠溺,是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

    但是,儿子

    他今年都二十六了,出道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亲妈粉,尤其是被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称呼成儿子?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奇妙,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遇上这种可爱的亲妈粉。

    那位自认为是亲妈的粉丝的一声鼓励似乎给了其他人勇气,女粉丝门蜂拥而上,把手里的袋子拼命朝着季白递:“儿子,你要好好吃饭!!!”“儿子,你太瘦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儿子你都有黑眼圈了,记得好好休息!”“儿子注意休息,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