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刁难
    呆愣中的季白,下意识避开了亲妈粉递过来的袋子,事实上身为孤儿的自己没有被任何人叫过儿子,这种感觉有点陌生,让他的耳际迅速绯红起来,就连伪装的机会都没有,更是少有的紧张起来,连连摆手,拒绝粉丝的礼物。

    他晓得粉丝是真的喜爱他,可粉丝的礼物他不能收,一旦开了头,日后应援的现场粉丝送的礼物只会越来越贵重。无论对哪个圈子而言,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攀比对粉丝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容易给经济实力一般般的粉丝带来负担,而对于外界来说,肆意接受粉丝的礼物对他来说,很容易冠上贪婪的名头。

    季白不想给自己填麻烦,更加不想粉丝为了应援而承受不该承受的负担。

    在门口站定冲着粉丝群鞠了一躬,这才在严博的护送下离开了华纳。

    前来应援的大多都对季白的性格有所了解,在微博上看到季白的华纳录制后离的近的粉丝迅速赶到了现场,情绪亢奋到不行。等到季白削瘦的身影彻底从自己的视野里面消失之后,围观的群众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三五成群地低声尖叫着在原地蹦哒。

    “啊啊啊啊季白好帅啊!!!”

    “笑容好苏好苏好苏啊啊啊啊啊!!!”

    “我儿子苏炸了。”

    “真人比电视上的还要帅有没有?!”

    “我们刚才对视了对视了对视了对视了,我到现在还好激动啊。”

    “嗷嗷嗷嗷,季白真的好乖啊,不接受我们的礼物还给我们鞠躬,嗷嗷嗷啊,心疼我儿子的腰啊。”

    “呜呜呜呜,手机像素太差劲了,哪位大神来挽救一下我。”

    等激动的情绪渐渐换下来后,粉丝们才能从刚才和季白的短暂相遇里挖掘到更多的萌点和小细节,本来就抱着试不试的心态来围堵季白的,没想到微博上说的都是真的,嗷嗷嗷啊,能够见到季白本人真的好幸运。

    华纳所在的大厦不是什么开放性的建筑,除了华纳占据的最高的那几层外,楼下全都是一些高档的什么健身房、俱乐部什么的,全部都需要会员卡才能进入。一般的人大多都是在楼下仰望他们的高度,由此可以证明能站在这边跟季白近距离接触的粉丝,无一不是经济实力雄厚。就连手里把玩的都是高清的摄像机,还是那种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高端货。

    “我儿子身边的保镖身材好赞。”

    回放过程中,犯着花痴的粉丝来来回回的看着那不长的视频,其中一人指着画面上的严博惊讶的说道。

    画面上那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从头到尾都护在季白身边的男人,对方出色的气质也丝毫不逊色于被他护的严严实实的季白。刚才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季白身上,以至于忽略了站在季白身旁的他。

    “真的好帅哦,那男的是谁啊?”

    “没见过他啊,是不是新请的保镖?”

    不怪粉丝认不出严博,实在是因为严博行事太过于低调,也不喜欢参加什么采访、商务晚宴什么,哪怕是不能推卸的宴会,也绝不允许记者将他的相片公诸于众。就算是‘被包养’事件里,朱月倩想要借着严博上位,出现在画面上的严博的脸也是模糊不清的,可以说完全没有辨识度。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认出严博,只是因为太像以至于她们都不愿意相信季白会跟严家那个恶名昭彰的二少爷。像季白这样清贵的人物怎么会跟严博在一起?绝对是她们的幻觉,搞不好是那个保镖的身材跟那个臭名昭彰的严家二少爷相似呢。

    许是跟严博长得相似吧,不不不,肯定不是严博,绝对不是严博。

    鉴于严博的威名,哪怕是认出了那人是严博,大都很理智的将脑子里生成的可能给否掉,正如俗语里常说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可偏偏这些少数人不相信他们所猜测的可能。

    车门紧闭之后隔绝了外界的喧嚣,严博搂着季白关切的询问道:“刚才那么多人,有没有撞到?”

    季白的耳边还环绕着粉丝的尖叫声,可是心情却有点微妙的虚荣。他摇了摇头,捂着自己的小腹,却意外的摸到口袋里有一个小物件。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看,是一个小挂件,人物形象还是衣诀翩飘的白倾衣。

    人物挂件的脚底下还刻着季白的名字,歪歪斜斜的,看起来十分有爱。也不晓得是谁送的,也还不回去了。倒是一旁的严博很是淡定的从他的手里接过那个手办,看着季白那张小的分明的脸,在季白诧异的目光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那个好像是粉丝送给他的吧,严博这是什么意思?!占为己有?!

    “我问你话呢。”

    季白无奈地看着一脸耍赖的严博,“我没事,有你护着没出什么问题。”

    严博拦着季白的腰,紧了紧,语气轻柔:“没事就好,我们去吃饭。”

    “不去你公司吃?!”平时不都是在他公司吃完,顺便休息的么?!

    严博神色十分自然,“你最近吃药膳也该吃腻味了,我带你去吃粤菜。”力求不让伊芸遇见季白,免得发生什么冲动,让季白还有他肚子里的那个小兔崽子发生什么问题。

    “好。”季白想到了什么,双眼微微眯着,打量了严博好几眼,就在他差点扛不住投降之际,总算是应承了他的话。

    摘掉傻不拉叽的帽子,严博就差没有伸手去擦额头上的冷汗。

    季白见严博有些心虚,也不明说,只是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挑了一个舒服一点的位置靠在严博的身上,因刚才那一场粉丝送行情绪还是有点亢奋,没有丝毫的睡意。

    吃饭期间,严博的手机响过好几次,都被他掐断了。打电话那人似乎十分有耐性,不管严博怎么掐,下一秒还是会继续打过来,耐性十足。

    季白的唇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你确定不接电话?!”

    严博吃饭的速度不减,在听到季白的问话时,目光深邃地望了他一眼:“哦。”

    哦是什么意思?接还是不接?

    严博用行动告诉季白,他的答案。在手机铃声响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印入眼帘的是,盛怒中的伊芸。

    她手里还拿着正在通话中的手机,而严博的手机正放在离季白不远的地方狂响,而手机的主人正耐性地哄着季白多吃一点。

    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了,被严博扔在办公室里大半天,连口水都没喝上,反倒是在这里跟季白那个男狐狸精一起卿卿我我的你一口我一口,敢情季白就是比她这个当妈的好是吧,真是岂有此理,白养了这个兔崽子三十多年,当初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把他掐死,免得今日被他气的半死。

    “你怎么来了?!”

    伊芸掐掉了正在拨打的电话,隐忍着胸腔里面的那一团熊熊烈火,一步步往严博走去,但愤怒的目光始终都落在季白身上,“要不是小琛告诉我你在这边吃饭,我还不晓得我生出来的儿子居然会那么狠心地将自己的母亲扔在办公室里面不闻不问呢。”

    要是因为公事也就算了,可偏偏却是因为季白,她最不待见的季白。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