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条件
    “你要是饿了就去找你丈夫,在我这儿闹什么?!”

    “闹?!”伊芸都快被气疯了,话里话外都是在膈应她这个当妈的。她做那么多不都是为了他好么,他可以不理解,但是不能指责她的所作所为。

    伊芸向来都是心高气傲,从懂事到结婚再到现在,严一航从来都是顺着她的,可以说她在严家说一不二,如今严博为了一个男人居然学会了逆她的意,真的气的肝疼。在没有季白之前,哪怕严博再怎么执拗,对她的决定还是顺从的,没想到从季白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全部都变了。

    “你现在是为了一个男狐狸精而选择抛弃你的母亲吗?!”伊芸质问道。

    严博皱眉,望着无理取闹的伊芸,挪动了一下椅子,将季白圈在自己的保护范围,放下筷子,有些担忧地看着脸色发白的季白,“不舒服?!”

    “”这个时候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合适。

    受到无辜牵连无时无刻不在背黑锅的季白,很是无辜,严博要怎么样那都是他的事情,为什么把这些事都算在他头上,哪怕严博是他的丈夫,但到底他个人的行为不受他控制吧。再者,她做母亲的时刻记挂着要如何拆散他们两个,那又算什么?

    “请您说话注意一点,”季白的脸色瞬间冷了一下,“到底是谁的错,您自己心里有数。”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识相的赶紧离开我儿子。”

    季白轻笑出声,“离开你儿子?呵——可以啊,让你儿子净身出户,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

    这话成功引起了伊芸的恨意,就连严博也是不赞同地望着他,右手下意识地拽紧了季白的手,生怕下一刻他被他母亲说服了,要离开他。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别说是离开了,连念头都不能有。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看上了严博的钱才跟他一起的。”

    什么真爱,什么弃钱财如粪土,那都是哄三岁小孩子的,她伊芸是什么人,什么样的角色没见过,打从跟季白见第一面开始,她就很不喜欢季白。一股子穷酸味,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除了那张脸,她是真的看不出季白有哪一块闪光点值得严博喜欢。

    “就你这样的人还想让我儿子净身出户?你是不是拍电视剧拍傻了脑子有问题,严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很快就能体会”

    严博皱眉,训斥道:“妈,你闹够了没。”

    眼看着季白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严博的心跟着揪了起来,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妈会对季白那么抗拒,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她,不是说只要是他喜欢的不管是男是女,他们都能接受么,如今算是自打嘴巴?

    伊芸这个人,一直都不是什么好脾气,哪怕是这些年被严广航宠着收敛了不少,可不代表她的脾气变好了。尤其是严博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她胡闹,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着她的面护着季白之后,伊芸怒了。

    快步走上前,硬拽着严博将他拉前走了几步,推搡期间动手踹了严博一脚,尖锐的高跟鞋跟踹向严博时,身体的肌肉瞬间紧绷。

    伊芸很生气,正准备多踹几下,却想到这人是自己的儿子,硬生生的停下了。

    “你就那么护着他?”

    严博不语,但态度十分的坚决。

    “好,好,很好。”伊芸被气笑了,人人都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结果她养出一只小白眼狼,事事都以他媳妇儿为先,哪里还是她这个当妈的存在。

    见状,严博赶紧将季白带离攻击范围,高大的身躯将季白挡了个严严实实。

    无奈的看着拔刃张弩的母子两人,季白的心里也十分不好受,他选择跟严博在一起并非真的为了严博的钱,也并非是想要拆散他们母子,如今闹到这个地步,季白也是很无奈。说实话,要是放在以前,季白肯定很潇洒的就跟严博说拜拜,可现在不同,他对严博产生了感情,再者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孩子,怎么可能离开。

    伊芸冷笑着望了季白所在的方向一眼,目光幽暗。

    伊芸会找他的,季白的心里没来由的冒出这么一个预感。

    很快,他的预感成真了。

    “季哥,有位姓伊女士找你。”李秀尽量让自己的存在缩小一点,自打上次季白见到她吐了以后,她现在看到季白都想绕着走,生怕再次发生‘惨案’。

    那瓶香水让季白吐了一个早上,她现在都不敢往自己的身上喷香水,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敢靠的太近。

    季白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杯子,“我知道了。”

    李秀看着他站起身来,径直往门口走去,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妈,您怎么来了?!”

    妈?!季哥不是父母双亡的孤儿么?!

    “谁是你妈,别在这里乱认亲戚。”伊芸黑着脸,讽刺道。

    季白走了两步,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进来坐。”

    伊芸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越过季白朝化妆室走去,身上那股浓郁的香水味,让季白十分难受,却又不得不打起气精神来应对伊芸的刁难。

    “说吧,你想要什么?!”伊芸开门见山的问道。

    季白无奈,“那您要怎么样才能接受我呢?!”

    “接受?!”伊芸挑眉,冷笑道:“接受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给严博生个孩子。”

    闻言,季白不易擦觉的僵住了,“您您说什么?!”

    “给严博一个孩子,从你肚子里面生出来的种,其余的面谈。”一时气急的话,让伊芸看到了希望,神情中有些得意洋洋。

    她,这是知道了?!可是看她的神态又不像是知道的模样,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话算话。”

    伊芸挑眉,得意的说道:“自然。三个月内,我要看到成果,到时候你自己收拾好东西给我滚出严家。”

    两个男人,再怎么融洽,在孩子面前总是少了一分硬气,没有办法给对方生育孩子,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最痛。而伊芸最为介意的就是这点,她就是要为难季白,她倒是想看看身为男人的季白是如何为严博生下孩子,没有血脉关系的孩子又或者是借着别人的肚子生育下来的孩子,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的。

    “我很好奇,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为何您那么讨厌我?”

    季白望着伊芸的眼睛,询问道。从他踏入严家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只有伊芸明里暗里的在找他的茬。身为当家人的严父以及严博的大哥严磊,最起码从未为难过他,哪怕面子上跟季白过不去都好。

    “讨厌你,需要理由?”

    伊芸淡淡的瞟了季白一眼,她对季白的态度从来都未曾和颜悦色过,哪怕家里的所有人都不赞同她的做法,可她还是坚持。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孤零零的活着,亦活着说是不希望严博为了自身的缺陷,选择跟季白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

    不管是季白、方白、冯白都好,只要是男人,就是不行。

    严博三十二岁的人生里面,经历过太多的打击,伊芸不想严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爆出被男人甩的丑闻。如果是这样,她宁愿严博从未遇到过季白,她要将这些不可预测的因素全部掐死在萌芽里面。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