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客人?
    因为严博的一番话,季白心里那一股不安的情绪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消散,就连嘴角也扬起了一抹诱人的弧度,“恩。”

    被人呵护的感觉,是那么的安心。

    温情过后,季白稍稍坐直了身体,正想着要回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没来得及行动,酒杯严博一把给拽住了,“你要去哪儿?”

    “回去坐着啊,我们也该出发了,你妈都走很远了。”季白不明所以。

    严博皱眉,紧紧地搂着他,“给老子好好呆着。”

    被喝的季白低头瞧了瞧他们的模样,无奈地瞟了严博一眼,“你不要告诉我,你要这样开车。”

    “有何不可。”

    将季白重新压坐在大腿上,径自发动了车子,准确而又迅速的扎进了车流里。

    路过的车辆望向他们的目光是惊愕的,季白有些羞耻,坐在严博的腿上感受着臀部下的腿部运动,是如何踩油门踩刹车,哪怕坐在他大腿上,依旧游刃有余,还能迅速的踩踏控制车子的油门和刹车,毫不费力。

    许是周围来往的车辆中目光太过于刺目,季白扭捏的想要从严博的腿上下来。

    “我还是坐回去吧,被摄像头拍到影响不好。”而且他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害怕出现什么意外。

    听了季白的话,严博不为所动,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似的,专心的开着自己的车。

    “严博……”

    转弯的途中,严博瞪了他一眼,“把嘴巴闭上。”

    季白看着严博,十分的无奈,“不安全。”

    “车是老子开的,安不安全老子说了算。”严博不耐烦地训斥道。

    无奈的季白,只能闭上嘴巴乖乖地靠在他怀里,让他专心开车,在车来车往的大马路上出点什么事,绝对会让他后悔。

    像是为了印证什么似的,正专心开车的严博发现自己的车屁股后面跟着一辆正在鸣着警笛摩托车,一边开还一边冲着他们喊,让他们靠边停车什么的。车速太快,季白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是看他的表情,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

    “…”季白。

    要是让粉丝知道,她们的偶像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最后还要被警察蜀黍追着像是绝地大逃亡一般,季白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要是让高茜云知道他如此的胡闹,会不会当场就把他给撕了。

    反倒是严博十分的淡定,重重的一脚油门,把季白的脸压在自己的怀里,迅速提升车子的速度,在警察蜀黍破口大骂中,逐渐消失在他眼前。

    跟丢的小交警气恼的呼叫了总部,跟总部宣泄了严博的恶行之后,才灰溜溜的打道回府。至于会不会对严博做出什么样的处罚,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被迫上演了一出追逐大戏的季白,惊魂未定的季白,在严博的肩膀上狠狠地啃了一口,算是对他的惩罚。

    严博开车的速度不快,但还是比伊芸早到了严家。

    不想让伊芸看到如此荒唐的一幕,待严博把车子停稳之后,季白顶着严博漆黑如墨的脸色从副驾驶的位置下了车,脚刚触碰到地面,伊芸的车也到了。

    一早接受通知的严磊,看到那熟悉的车子,忙不迭地地迎了出来。

    “哟——你小子还知道回家?!”

    严博眉头紧皱,望着自家大哥的眼神并没有和善到什么地方去,走近季白,伸手揽住他的腰,下意识地将他往自己身后扯了一下,挡住了他大半个身体。

    顺从的往他身后一站,挡住了严磊戏谑的目光。

    严磊啧啧出声,望向季白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探究,能够让严博如此护着的,除了季白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人,他是真的很好奇,季白身上到底有哪一点如此吸引他。

    “怎么那么有空回家?”明知故问的严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短短的几个月,严家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整日里上演现代般的宫斗生活,尤其是伊芸,生怕别人不晓得她对季白的不满,找着机会就给季白使绊子。严磊晓得她是为了严博好,可是她的好带有强烈的主观能动性,非要严博像根提线木偶似的让她摆布才甘心。

    “话真多。”

    严博不咸不淡的瞟了他一眼,紧紧地搂着季白的腰,率先走进了家门。

    而伊芸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到哪里去,在没有进入家门口之前,全程保持雍容华贵的仪态,似乎对季白的到来感到欣喜,丝毫看不出她对季白的抗拒。

    虚伪至极。

    会伪装的不止是伊芸,就连季白在踏上台阶的那一刻,脸上挂上了例行公事般的笑容,手自然而然的搭在小腹上,小心翼翼地走着。

    跟在身后的伊芸,看着季白小心谨慎的模样,微微蹙起了眉。

    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严博谨慎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走进屋子里看到餐桌上丰富的晚餐时,整个人像是松懈了下来似的。

    “今晚的晚餐太丰盛了些,不过照顾客人正合适。”伊芸轻描淡写的说道。

    哪怕是身家百亿的严家,平日的生活也是崇尚节俭,能省的绝对不会多花,尤其是在生活用度上面,三菜一汤,很普通的家常小菜,哪像今晚的晚餐可以用奢侈来形容了,尤其是餐桌的正中央那一盘红彤彤的大螃蟹,张牙舞爪的对着脸色发白的季白。

    故意的?!

    季白不得不怀疑伊芸的用心,尤其是他在如此特殊的时期,看到不适宜的食材大咧咧的搁在桌面上。

    “回来啦,你们先坐会儿,还有一道菜,弄好就可以上桌吃饭了。”严广航围着围裙,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和蔼的像邻家老爷爷一般,丝毫看不出他的身价。

    严博点点头,拉着季白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佣人适时给季白端上了茶水,杯子里的茶叶梗在水里旋转着竖了起来。

    “我去给你弄杯柠檬水。”严博很干脆的将茶水挪开,起身去给季白弄柠檬水去了。

    伊芸扭头瞟了严博一眼,淡淡的没有说话。反倒是严磊露出诧异的表情,“你什么时候爱上了那些酸不拉几的东西了?”

    就他对季白的了解,不见得他会喜欢上那些东西啊,平时在公司一直都是白开水装着,走到哪儿都是一样的。大夏天还灌白开水,简直就像是公司里的一朵奇葩花,还是长相十分艳丽的那种。

    季白含糊了句,“胃有点不舒服。”

    “怪不得。”严磊嘟囔了几句,见伊芸的脸色有些阴沉,便闭上了嘴巴。

    自打怀孕之后,他的口味变得十分奇怪,很多以前都不沾的东西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这会儿却想的紧。他以前对吃的没什么挑,也没有所谓的吃货属性,更别说对什么食物特别惦记,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时不时冒出来特别想吃的东西,吃不到心里还特别难受,跟猫爪子抓挠似的,怎么分散注意力都不行,非要吃进嘴里才甘心。

    怕季白难受的紧,严博连忙从冰箱里掏出一个鲜柠檬出来,放到水下洗干净,很干脆利润的切开两半,硬生生的用水把里面的汁给挤了出来,不一会儿整个厨房都弥漫着一股酸不溜丢的味道,浓烈的让他觉得不适。

    严博皱着眉,看着还不到杯子十分之一的柠檬汁,这点够?

    “你弄什么呢,一股酸味。”

    严广航的唾液腺不断的在分泌唾液,看着那点浓的有些发黄的液体,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