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伊芸的古怪
    “你确定你媳妇儿要喝这个?!”

    哪怕是加了糖,依旧没有减缓它的酸涩度,尤其是严博一向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冒,闻着这味口腔里的唾液一如既往的开始增加。

    端着杯子走到客厅,连忙把手里的杯子塞到季白的手里,“快喝。”

    捧着杯子的季白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不舒服了一整天的胃瞬间得到了缓解,浓重的酸里面带了一点点甜,瞬间将他难受的心灵给抚平了。

    看着季白大口大口的喝着,严博一阵牙软,这酸不溜丢的柠檬水真的有那么好喝?

    怀孕的人简直是莫名其妙,自从季白怀孕之后,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想吃,对于以前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变了个人似的,尤其是季白昨晚想吃蜂蛹之后,严博彻底见识了何为孕夫。

    天晓得,昨晚突然想吃蜂蛹的季白有多闹腾,一言不合就闹脾气,好不容易哄住了又开始掉金豆子,将孕夫的心理完全展现出来。最后还不容易把人哄睡了,生怕他起床闹着想吃,大半夜还叫严六去给他找那该死的蜂蛹。结果倒好,早上起来居然不想吃蜂蛹,而是蝗虫。

    他不晓得别的孕妇会不会有这样奇怪的要求,可是他家的媳妇儿是开始闹幺蛾子了,每天都是这样那样千奇百怪的要求,把人折腾的完全没有脾气。

    “不酸?”严磊闻到那一股酸味,牙齿都软了。

    杯子里的柠檬水被季白迅速干完,完了还舔了舔嘴巴,“不酸,很好吃。”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想再喝一杯。

    “菜好了,就坐吧。”

    刚坐下,看到满桌子的菜,季白刚舒缓下来的胃就开始翻腾,就差没有当场吐出来,难受的就连脸色都开始发青。

    最后一道清蒸鱼刚端上来,成功的让季白捂着嘴巴离开位置,冲了出去。

    还没坐下的严博看着季白捂着嘴巴冲出大门,连忙跟上,搂着在花园里面大吐特吐的季白,帮他顺顺气。

    “严博——”

    “怎么回事?!”

    严磊甩下筷子跟着跑出来,看见季白在花园里面吐了个天昏地暗,吓了一大跳,连忙让佣人拿手巾端水过来,场面一片混乱。

    “怎么了这是?”严磊看到这个场面,有些发懵。

    “呕呕呕”回答他的是季白接连不断的呕吐声。

    胃里翻涌而上的恶心感,让他恨不得抱上痰盂把自己的头埋下去,刚才吃的那点东西早就吐了个精光,现在吐出来的全都是胆汁,即使是这样那股恶心感依旧在闹腾着,折腾着他。

    “送医院吧。”严广航皱着眉说道。都吐出这样了,还不上医院,就算不是医生,他也能看出季白现在有多么的不舒服,好好的一个人吐成这样,就差没有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

    严博瞟了他爸一眼,拍了拍季白的背,脸色相当的难看。

    “我们先走了。”

    说着,便将季白拦腰抱起,离开了严家。

    吐得难受的季白,虚弱的靠在严博怀里,胃里翻腾着一抽一抽的,一点东西都吐不出来。严博那张硬朗的俊脸阴沉沉的,轻缓的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看着他们两人亲密的走远,伊芸再也维持不了那副端庄的面容,彻底拉下脸来。

    “严博那个小兔崽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你说说他什么时候那样关心过我,啊?为了一个男人连父母都不要了”

    “妈,那是你自找的。”还没等伊芸说完,严磊淡淡的堵了他一句话。

    正在叫嚣的伊芸,身体一僵,即将出口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她的脑子当场当机,看着有些陌生的严磊,不晓得为何会说出那样的话,什么叫她自找的?!

    对于伊芸的反应,严广航也只是叹了口气,一个是自己的爱人另一个是自己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很多时候他都是充当一个旁观者,没有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可是最近伊芸所做的一切是越来越过分了。

    “自找的?!”伊芸的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严磊说完压根就不搭理她,冲着严广航说道,“爸,公司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你跟妈两个人吃吧,就当是烛光晚餐。”

    点点头,算是对严磊的回答,严广航扭头看着要哭不哭的伊芸一眼,叹了口气,“走吧,回去吃饭。”

    “吃什么吃,我还吃得下吗我。”伊芸说着,眼泪都下来了。她的一片苦心,在两个儿子眼里就是无理取闹?她费尽心力想要儿子得到幸福,想要找到合适的伴侣给自己的儿子,难道是错的?!

    伊芸的内心十分受伤,连带着看着严广航都是有气的。

    “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没有考虑过儿子的感受。”严广航化身消防队员,努力劝说道。

    “我怎么就没有考虑过儿子的感受,他们都是从我肚子里面出来的,从小到大要什么想什么,难道我不清楚吗?而且那个叫季白的有什么好,就算我儿子不那里不行,也不用将就选择一个男人来当媳妇儿,凭我们严家的条件,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偏偏要选择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恶名昭彰的男人,跟自己的前经纪人纠缠不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与其选择一个女人让他饱受别人的耻笑,我宁愿他选择一个男人。”最起码,严博不用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就子嗣而言。

    伊芸愣了愣,眼神里带着微微的诧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严博的‘病’我们看了无数的医生,说实话,我不晓得他是怎么想的,可是我对那个‘病’已然不抱有任何的希望。这些年,因为我们的四处求医,让他遭受了多大的耻辱说真的,选择一个女人守活寡,我真的很高兴能看到今日的场面。”

    当初,严博带着季白进门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是既欣喜又担忧,可是看着严博晓得春风得意的模样,他这个当父亲的是真心替他感到高兴。与其让严博被人耻笑,是个不能生的,他宁愿让严博保持如今的现状,最起码他在严博的眼神里看到了柔和两个字。

    一向以冷硬著称的严博,什么时候柔和过,哪怕是面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是针对针矛对矛的过,好几次他就差没有被严博气的脑中风躺在医院里。可就算是这样,严博依旧是我行我素,如今有了季白之后的严博,才渐渐有了烟火气。

    “你是想让儿子绝后!!!”

    严广航板着脸望着伊芸,分外冷静,“就算没有季白,他也是绝后的。”既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也接受了季白的存在,只是伊芸一味的想着让吴家的小姑娘嫁进来,也不看看严博愿不愿意,一味的将人塞过去,引得严博越发的厌恶她,何必呢。

    “”被怼的无话可说的伊芸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严广航,那张熟悉的脸庞是如此的陌生,好似从未真正的了解这个人似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严广航。”

    “你真正不甘心的其实是严博无法像个正常的男人一样娶妻生子,所以才会不顾儿子的意愿选择一向交好的吴家,不就是怕东窗事发之后,你好控制人家么。”严广航将伊芸那张摇摇欲坠的遮羞布当场扯下,让她那可耻的险恶用心暴露在空气中。

    “小芸,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幅模样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