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争吵
    严广航失望的语气激怒了伊芸,上手就把严广航的脸给抓了几道血痕,“严广航,你tmd说的什么屁话,老娘辛辛苦苦为了生儿育女,含辛茹苦的带大两个儿子,你居然这样说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猝不及防被抓了个正着的严广航,疼的呲牙咧嘴,不用看就能从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里感受出来是如何的惨况。

    “儿子小时候你有关心过他吗?整天到晚不是这个应酬就是那个应酬,你有关心我们的死活么?当初小博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啊?”说着说着,伊芸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严广航有些头疼的看着正在翻旧账的伊芸,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伊芸将头埋在严广航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当年严博生产的时候,脐带绕颈五周,差点勒死在她肚子里,生下来后也是经常生病,好几次发高烧差点烧成傻子,那时候没少折腾伊芸。反倒是严广航,那时候恰逢新官上任,忙着跟客户交际,家里的大小事务一应扔给了伊芸。

    疲惫不堪的伊芸抱着哭闹的严博,在偌大的别墅里面四处走动着,身体疲惫不堪,好不容易等到严广航回家,却发现他身上带着一股子浓烈的香水味,脖颈上甚至还有女人的口红印,这下算是捅到了马蜂窝了。

    将孩子哄睡后,伊芸很是干脆的将人丢到了院子外面,连张被子都没有,硬生生的让严广航给冻醒了。两夫妻爆发了争吵,谁也没有发现高烧不退的严博正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两个肆无忌惮的相互指责。

    要不是被吵醒的严磊发现了高烧不退的严博,怕是真的要烧成傻子了。

    将严博送到医院的夫妻俩心惊肉跳,看着小脸红扑扑的严博板着一张小脸,不哭不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累了就闭着眼睛睡觉。

    自那以后,伊芸是再也没有看到过严博笑过了。就算后来得知严博可能没有生育能力,伊芸的内心充斥着自责和内疚,要是严博小时候她能精心照顾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这些年来,她都不敢当面追问严博的生理问题,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为他安排一切,想让他彻底的康复。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得到一个多管闲事的下场外,就连儿子都不愿意搭理她了,何其可悲。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为何没有人理解她呢。

    “说实话,季白除了不能给我一个孙子外,我想不到他有什么地方配不上严博。”

    伊芸一噎,抹了一把眼泪。哭闹过后,像是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很多事情慢慢也就想通了。严家本就不介意什么门第,要不然严广航也不会娶了身为孤儿的她,连带着还处处维护自己的妹妹。

    再者,季白的长相跟性格也确实讨喜,哪怕她处处刁难于他,也没有丝毫的恼怒,一应礼节礼数都做足了功夫,每到一个地方拍戏还会给他们寄一些当地的特产,贴心的程度比她两个儿子更甚。

    也许严广航说得对,她真正不甘的只是严博不能留下子嗣,而季白只是被她所迁怒,并无过错。

    “儿子都三十多岁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你就别操那份心了,得空了我带你去旅游。”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得空过,每次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伊芸的内心还是有些难受,但对季白的印象慢慢在扭转,也算是一个好的局面。

    “这次,我一定跟你去,我保证。”

    正在跟严广航计划旅行路程的伊芸,猛地抬起头问道:“季白吐出那个样子,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

    严广航揉了揉伊芸的脑袋,成功的地伊芸给惹毛了,才淡淡的来了一句,“许是感冒了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快想想去哪里玩。”

    嘴里说着劝慰的话,可是紧皱着的眉头,却丝毫没有放松过。

    嗜酸、呕吐,要不是季白的性别是男的,还真的以为他怀孕了呢,想当初伊芸刚刚怀严磊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反应么。

    嗤——想什么呢,季白可是男的,怎么可能会怀孕。

    被严家两老惦记的季白,被严博抱在怀里,小心地喂着水,酸甜的柠檬水顺着喉咙滑入食道,将他强烈的恶心感压下来了一些。

    “真的不要紧么?!”连饭都没吃就跑回来。

    “你现在这幅模样,我怎么放心。再说了,又不是外人。”就算是生气,到时候等他肚子里的那个小兔崽子生出来,往他妈怀里一放,什么气都没有了。

    恩,严博是从来都没有打算自己养那个小兔崽子,光是想想他们的二人世界被小兔崽子给破坏了,心里一阵阵的不爽。

    不是不是外人,在他妈眼里,他就是外人好不,“等我的情况稳定一些,再去吧。”哪怕伊芸再怎么不待见他,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先不说那些,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季白垂下头轻轻地抚摸着小腹,撇开其他不谈,这个孩子来的太过于意外,让他惊喜,自然也就事事留心着,不能出现什么意外。轻轻地摇了摇头,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沙发上,“我有些饿了。”

    胃里面的存货全部都吐出来了,这会儿缓过劲来,实在是饿得慌。那股饥饿感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不去在意还好,现在那股子饥饿感折磨的他,就差没有将眼前的严博给生吞活剥,嚼巴嚼巴给吃了。

    “等着,我去厨房看看。”

    “好。”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季白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的慈爱,像足了人们嘴里常说的母性光辉。

    接到通知的黄伯,早就在厨房忙活开了,为了避免季白怀孕的事实瞒下来,别墅里面除了黄伯外,其余的佣人都辞退了,还找了一间家政公司签订了合约,让他们固定什么时候来家里打扫,可以说除了黄伯外,就他们两个活人了。

    偌大的别墅空空如此,没有丝毫的人气,冷清的可怕。

    冷清的不像是一个家,倒像是一个酒店,可是这种感觉从严博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出来时,那种孤寂感、冷清感全部消散的无影无踪。哪里有严博哪里就是家。

    “放我下来”

    等全部的菜都上桌之后,季白被严博抱了起来,在黄伯面前被严博用这样的姿势抱起来,季白青白色的脸上泛出了淡淡的绯红,挣扎着要下地自己走。

    严博压根就没有搭理他,径自将人抱了过去,在饭桌边上挑了一个位置,坐下了。

    “”羞死人了。

    “还想吐么?!”严博皱着眉看着脸色忽青忽白的人,将一早准备好的柠檬水递给他。

    桌子上都是些清爽的小菜,红彤彤的辣椒油铺在面上,勾得他食欲大开,嘴巴里的唾液迅速分泌,饿的他能吞下一整头牛。“不想,就想吃饭。”

    所有的菜都是按照季白的口味做的,为的就是想让他多吃一些,别看菜上面都是辣椒油,其实都是不辣的辣椒油,黄伯闲着的时候琢磨出来的。季白体弱,不能吃太多刺激性的食物,除非必要就连柠檬水都是限制着喝的,更何况是辣椒那么燥热的东西。

    “想吃多少就多少,别忍者。”严博挪开了他手边的杯子,将满满一碗冒尖的白饭挪到了他的面前。

    “恩。”季白轻轻拍了拍小腹,吃了一口菜,满足的笑笑。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