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出事
    像是为了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伊芸主动约季白去逛街,说是给他添置几身衣服。惊疑不定的季白,在询问过严博的意见后,点头答应了。

    “小博就喜欢穿这个牌子的内裤,我带你买一次,以后你得空就过来买,要是没时间也可以打电话让他们送货上门,很方便。”

    跟在伊芸身边的季白,小心地护着小腹,认真的听着伊芸的唠叨。见识严博穿的衣服,还伸手去摸了摸质量,不小心瞄到内裤的价格,倒抽了一口气。

    一条内裤一万块,抢钱吗?!

    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季白有些不好意思,随后比较了一下自己的收入,也不是买不起没有必要那么在意,“他一般穿什么颜色?”

    说实话,他从来都不知道严博长那么大了,还需要伊芸给他买内裤,有些形象崩坏的即视感。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什么都要自己的母亲,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妈宝男啊。

    这事还真的是冤枉了严博,不是他事事都需要伊芸,而是伊芸的掌控欲太过于强大,生活琐碎的小事全都一手包办,再怎么抗议都没有用,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劝说的念头。不得不说,能够让伊芸踏出这一步,也算是革命成功的开始。

    征战好几个场所的季白,脸色开始泛青,伊芸也没有太为难他,询问他无事之后,两人坐车返回梅园。车子的身后,远远追着一辆不起眼的大众,眼看着季白就要在他们眼前消失,连忙踩油门跟上去,狠下心撞了上去。

    强烈的碰撞、拉扯,让季白疼出了一身冷汗,右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痛苦的发出浅浅的低吟。而一旁的伊芸猝不及防的撞向玻璃窗,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鼓鼓的大包。

    季白乘坐的那辆轿车叫改装过的,强烈的撞击只是把车尾撞凹了一点,反观那辆大众,车头完全变形。一击不成的大众,咬着牙还想在撞一次,被吓了一大跳的司机,连忙加油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夫人,你没事吧?!”

    捂着额头的伊芸摆摆手,示意司机继续开车,“解决它。”眼角的余光瞟到一旁的季白,脸色大变。

    “你怎么了?!”

    只见季白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全身冒着冷汗,不一会儿就浸湿了身上的衬衫。“疼”

    小腹上的疼痛,让季白感受到生命在渐渐流失,他害怕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离他而去,害怕的浑身打颤,近乎呢喃的说道:“严博严博”严博你在哪里?严博严博疼的蜷缩在一起,嘴里喊着叫着的都是严博的名字。

    眼看着季白的脸色白的近乎透明,伊芸深吸了一口气抖着手,拨通了严博的电话,结果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伊芸气的想打人,那个兔崽子,关键时刻掉链子,真的恨不得将他从电话那头揪过来狠狠的揍上一顿。

    “你等会儿啊——”伊芸手忙脚乱的去翻季白的衣袋,想要掏出他的手机给严博打电话,奈何季白蜷缩着像一只煮熟的虾子,再加上车子又在高速中行驶,她的动作进行的非常缓慢,“看什么看,赶紧去医院啊——”

    眼看着不晓得第几通电话终于拨通了,伊芸扯开嗓子就喊,“严博,你这个兔崽子,你媳妇儿出事了——”

    她不敢相信,要是季白在她的车上出了事,严博会暴躁成什么样子,本就岌岌可危的母子关系,怕是要反目成仇了吧。

    “你别睡!别睡!别睡!”伊芸丢下电话,半蹲着恰在座位中间的过道上,想要伸手去触碰季白,却被他的模样吓得连手都不敢伸,“季白,你跟我说话!说话啊!”

    季白的耳朵一直在嗡嗡作响,耳边全都是伊芸一声比一声尖锐的声音,腹部传来一阵阵疼痛,让他的呼吸也跟着变化,若有似无,腹部传来的疼痛让他害怕不已,只能无助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喊着严博的名字。

    司机的反应能力还算不错,车子快算切换了几条道,远远地甩开了那辆找虐的大众,一边开车一边向严二报告他们的行踪。

    司机下意识的将车子开向荔城人民中心医院,半道上接到严博的命令改道去了明世私立医院,那辆不死心的大众依旧跟在他们后头,很快就被闻讯而来的严二给解决了。

    挂了伊芸两次电话的严博,心里泛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鬼使神差的接听了最不想接听的电话,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一个噩耗,早知道就不应该让季白跟着伊芸出门了。

    心中的不安像是被无限放大,距离车子还有两步距离时,便看见季白满头是汗的蜷缩在位置上。

    那一刻,他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下一秒,他不顾形象的扑了上去,一把拉开车门,将人抱了起来:“季白!季白!季白!你醒醒!”

    听见严博的声音,季白终于舍得睁开他那双金贵的眼,看见是严博,伸手想要去抓住严博,可是腹部的疼痛让他全身无力,“严博你来啦。”

    “嗯,我来了,你别睡,我带你去见医生!千万别睡!”

    季白还想张嘴说些什么,可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想要将自己的头靠在严博的肩膀上,可是试了两次,都没能完成。

    “不准睡!听到没有,你要是敢睡,我就弄死那个小兔崽子,听到没有!”严博抱着季白从车上下来,拔腿就跑,抱着季白的手不断收紧,生怕怀里的人就这么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腹部的疼痛,在感受到严博那熟悉的气息时暂时得到了缓解,像是感受到了父亲的体温,倍感安全,即使是这样,腹部的疼痛依旧是存在的。

    “季白,听见了么?不能睡,不能睡!乖,听话啊,千万不能睡,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不能睡,你不能有事,你千万不能有事!”一边跑一遍喊着的严博,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严博”疼的直冒冷汗的季白,近乎呢喃的喊着。

    “嗯,我在,我在,你想说什么?!”耳边的叫喊是如此的虚弱,严博把自己的头贴在季白的唇边,脚步不停。

    “疼我疼”鼻尖全都是严博熟悉的体香,季白走远的神智被拉回来了一点。

    严博看着季白捂着自己的小腹,直喊着疼,恐惧在他心里无限放大,“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好好的。”不要吓他,不要轻易的离开他。

    “我们的孩子”

    “就到了,季白再忍忍,马上就到了,再忍忍。”

    他从未觉得六楼的路程是如此的遥远,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不断在跳跃,焦急地心每一秒都是煎熬。

    “媳妇儿,跟我说话,不要睡着了,千万不能睡着,看着我!”

    “媳妇儿,你不能睡着,要是睡着了,我们的孩子就飞了。”

    “媳妇儿,你看着我,你看着我,听见没有。”

    “媳妇儿”

    焦急地声音里,蕴含着恐惧,那一声声急切的呼喊,想要把季白从那遥远的国度里把注意力给拉回来。奈何,季白听着那一声声包含深情的声音,拼尽最后的那点力气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可是沉重的眼皮不听使唤,怎么都无法抵挡那浓浓的睡意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