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表白
    “严博”

    “嗯,我在呢,你想说什么?!”

    “我真的好好爱你”浅浅的声音抵在严博的耳际,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只能从他的嘴型里勉强分辨出他在说什么,可惜,急切的严博没有看到季白表白的那一刻。

    “你说什么?!媳妇儿,你再说一遍。”严博并没有听清楚季白再说什么,他吼着,希望季白能够集中注意力,跟他说话。

    可惜,季白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说话了,他靠在严博的怀里,一颠一颠的近乎贪婪的呼吸着严博身上的气息,腹部还在绞痛着,不晓得是疼的还是怎么,眼角隐隐沁出了泪珠。

    他的孩子,他跟严博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

    他日夜期盼着的孩子,从得知他生存的那一刻开始,他是多么的欣喜,盼着他们的孩子缰绳在这个世界上,认真的履行着医生的医嘱,生怕出现一点的差错。可是现在,是不是他就要失去他们的孩子了。

    他的孩子,他可以为之舍弃一切的孩子,就这么轻易地离他而去了?

    他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和和睦睦,有父亲、有爸爸、有孩子,严博的父母可以放心的把严博交给他,希望家人都能平安健康,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融入。

    在没有认识严博之前,他的人生单调的近乎苍白,孤儿出身的他,不管走哪条道路都比旁人要艰难的多。可严博不同,他有双亲、有兄长、有事业,选择跟他在一起,他真的很幸运,同时也觉得不安。

    孩子的到来,慢慢的弥补了他内心的不安,至少这样严博的父母都能接受他,不再为难他。

    “季白,你敢就这样丢下老子,就算是追到十八层地狱你也别想甩掉老子,听到没有!!!”感受到季白无力的垂下手,严博狂吼着,嗓子几乎都吼出了血。

    “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的,在你选择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严博脸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他没能早一点发现隐藏在暗处的危险,明明就知道隐藏在暗处的季东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季白,处之而后快,要是早上出发时,他能多留点心,现在根本就不会出现这回事。

    季白被严博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线,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可是意识却清晰,腹部的疼痛就越发强烈。

    “唐汉国,你丫的死哪儿去了?”

    听到响动跑出来的唐汉国,看到严博怀里的季白,吓了一大跳,连忙招呼护士把病床推出来,好让季白躺上去。

    待季白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急救室时,季白也因为疼痛而昏厥了过去。

    严博整洁的衣服变得凌乱不堪,隐隐还能看到水迹,那都是季白身上冒出来的冷汗,如数蹭到了他身上。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如果,如果,如果他们的车子再慢一点的话——

    他不敢想象,如果车子再晚一点的话,他要面对的到底会事什么样的季白——

    季白,他深爱着的那个人,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消失在他怀里,这种感觉,严博形容不出来也不想在体会第二遍。严博知道,这辈子,就算是死,他都不能摆脱这个噩梦,季白,差点就死在他的怀里。

    “小博,怎么样了?!”

    跟在严博身后,一路小跑过来的伊芸,紧张的看着守在急救室门外的严博,关切地询问道。虽说她的询问不会得到丝毫的回答,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询问,那可是严博的命根子,要是季白出了什么事,她要如何交代?!

    严博一言不发,全身紧绷的站在走廊上,宛若一尊雕塑。

    “”得不到答案的伊芸,就近挑了一个位置坐下,额头上的包已经肿的老大,现下她也没有心情去处理额头上的包。

    “夫人,您还是先去处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再过来吧。”

    随行的司机,看着伊芸头上的伤口,自责不已。

    伊芸皱了皱眉,“让护士过来处理一下就行了,别大惊小怪。”

    全程旁听的严博始终一言不发,只是等着急救室的灯,那模样像是要将急救室的门瞪穿似的。

    司机应承着去找人了,伊芸的内心一阵恐慌,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反倒是时不时望向严博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的情绪。

    急救室的门忽然被打开,里面的小护士冲出来喊了一声,“赶紧去妇产科把于轩医生过来一下!”

    门被打开的瞬间,严博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拽住了小护士的衣领,“他怎么了?”

    “你放开我!快放手!”小护士挣脱不开,气恼的打了严博的手好几下,“你别妨碍我工作,还管不管里面的人的死活了?!”

    听到这话,严博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小护士进去了。

    现在的严博,脑子里一片浆糊,哪里还有平日里的英明神武,他根本就不知道季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到现在他的脑子都是懵的。

    “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伊芸的脑子有些发懵,她不晓得为什么进去的是季白,却需要找个妇产科医生,请原谅她的无知,除了女人之外,她实在没有办法将妇产科三个字联系到男人身上去,尤其那人还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对于伊芸的问话,严博完全没有打理她,现在他脑子一片混乱,什么都不知道,他唯一操心的就是季白的安危!除了这个,他已经分不出一点的心里来关心别的,哪怕他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小兔崽子,甚至他想着,趁着这次机会把小兔崽子流掉也是无所谓的。

    看着严博的脸色,伊芸也清楚她就算把嘴巴说干了也不会得到一丝的回答。

    可是看着严博这副六神无主的模样,伊芸深深地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陪着严博等待着急救室的灯灭掉。

    期间,有护士帮伊芸处理了额头上的伤口,急救室的大门自打那个什么妇产科一声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就连灯都是一直亮着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严博盯着急救室上的灯,牙关咬的死紧,眼睛更是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急救室的大门,眼中更是猩红一片,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只绝望的野兽,随时都会失去控制。

    身为母亲的伊芸也不晓得此时此刻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眼前这个快要崩溃的儿子,只能拍拍他的背,算是对他无声的安慰。

    时间过得很慢,慢的像是被阎王拖住了脚步,一颠一颠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煎熬,不是是煎还是熬,主角一直都是他,心焦如焚。

    活了三十多年,严博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也有害怕的事情。

    害怕死亡、害怕失去、害怕季白就这么离他而去。

    对于这个可能出现的结果,他承受不起,也承受不了。他不能忍受季白离开他太远,何况是死亡!

    急救室的灯亮了六个小时,严博也足足站了六个小时,一步都没有挪动过,直到急救室的等灭了,门从内被人拉开。

    严博冲了上去,猩红的双眼瞪着唐汉国,死死地盯着他,“他怎么样了?!”

    此时的严博就像是一头困兽,等待着救赎。

    唐汉国看着无助的严博,脸色有些难看,却没有多说什么。“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鉴于严博跟季白的关系,唐汉国也没有多做为难,爽快的告诉了他答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