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体质
    严博听到唐汉国那短短的几个字,后退了几步,背脊靠在墙上半晌才回过神来,要不是有那一扇墙抵着,或许严博早就因腿软而滑座到地上。

    抹了一把脸,站直了身体,“他人呢?!”望了一眼急救室,关切地问。

    “虽然脱离了危险,不过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他人已经被送到观察室了。”唐汉国的脸色不是一般的不好,他不敢去想,要是严博再晚一步,季白会变成怎样。

    于轩冷哼着,“你要是没能力照顾好季白,就把他人交给我们来照顾。”

    差不多缓过劲来的严博,听到这话,立马站起身来,气昂昂的冲着于轩走去,那副模样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场面陷入了僵局,于轩的据理力争、严博的拒不配合,两人针锋相对,谁让不让谁。

    唐汉国看着不少好事的小护士,频繁往这边张望,连忙将于轩拉近了院长办公室,他身后跟着的是忧心不已的严博还有他的母亲。

    “身为季白的爱人,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一些事。”

    唐汉国安抚好于轩,这才开口,他的话瞬间让严博的肌肉绷到了极致。

    伊芸的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在严博和两位医生身上来回打量,她觉得肯定有她不清楚甚至是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了,而她的儿子还一直瞒着她。

    于轩瞪着严博,咬牙切齿地说道,“季白的饮食被人动了手脚!”

    严博没有多少表情的脸上,变得狰狞,扭曲的可怕,眼中全是愤怒。很明显,他对于轩的话持有极大的可信度,“那他”

    “这么说吧,季白的妊娠是八周多一点,之前替他检查时胚胎的发育情况良好,各项检查的指标都属于正常水平,”唐汉国翻出季白的档案,详细的翻阅了一些,“可是,刚才我们再次替季白检查之后发现,胚胎开始萎缩”

    “等等!等等!”伊芸紧急叫停,满脸愕然,表情僵在脸上,眼里一片茫然。很明显,她没有听明白医生说的那些话。

    可是说的那么详细,又不像是假的。

    怀孕?发育正常?这种情况发生在一个男人身上?还是一个她不怎么待见的男媳妇儿身上?确定?

    “刚才进去的是季白?”不是别的孕妇?

    唐汉国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很肯定的告诉她,“确实是季白,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不过你的疑惑我们晚点再说,我们现在继续刚才的话题。”

    伊芸傻傻的扭头去看严博,完全没有头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说季白的饮食被人动了手脚?!”严博皱眉。

    于轩对严博的信任已经跌破冰点,“他的饮食被人动了手脚,你都没有发觉,还敢在我面前张狂。”嗤笑着,在唐汉国警告的眼神下,别过头冷哼。

    严博的脸上挂着狰狞的表情,对于轩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现在也确实因为他的疏忽导致的下场,他无话可说。“那撞击呢?”

    “强烈的撞击让季白受到了惊吓,从而拉伸腹部,哪怕季白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小腹,效果甚微,尤其是他腹中的胎儿已经有萎缩的现象发生所幸的是,孩子保住了,季白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一系列的专业名词从唐汉国的嘴里蹦出来,听得晕乎乎的,但总体来说得出的结论就是,季白没事、孩子也保住了。

    于轩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接下来的时间,季白需要留在医院的观察室里住着,直到情况好转为止。”

    说完,于轩臭着张脸,直接出去了。

    严博也没在意,他跟于轩打交道的机会不会,完全没有在意他的态度。“我先去看看他,有什么事随时联络我。”

    忍了那么久,严博急切的想要看到季白,不然他那颗心七上八下的,没个安宁。

    “等等,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伊芸喊住了想要离开的严博,求知欲旺盛地望着他们。

    他们在这里说了那么多说了那么久,难道就没有人感到奇怪?季白怀孕了,他是个男人,这怎么可能——

    怪不得上次在她提出要求时,答应的那么爽快,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要不是今天除了意外,他们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瞒着她?!

    可是,男的怎么会怀孕呢?!

    “季白是男的”伊芸的嗓子有些发干,声音都有些沙哑。

    唐汉国瞟了严博一眼,见他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合上了手里的病例本,“季白确实是男的没错,我们也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体情况,这才发现他的体内有两套完整的生殖器官,只是显露出来的是男性的生殖器官,而那另外那套女性生殖器官则隐藏了起来,季白这样的体质使我们医学上常说的隐形双性人。”

    “”伊芸。

    “要不是季白选择了跟您儿子在一起,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身体里面还有这么一套生殖系统。对于同性恋人来说,能够孕育爱人的孩子,您的儿子真的很幸运。”

    隐形双性人?怀孕?

    “等等,等等,季白怀孕了?孩子是严博的?”伊芸连忙喊停,难以置信的在唐汉国以及严博身上来回打量着,嘴巴微张,眼中惊愕。

    “废话,不是你儿子的还能是谁的。”面对伊芸的疑惑,唐汉国有些动怒,她这话明摆着就是说季白在外人偷人,并且把肚子里的孽种栽到严博头上,有这么欺辱人的么?!

    “不不是,严博不是那里不行吗,怎么可能怀孕。”不是她不相信季白,而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严博的病那可是出了名的,上流圈子的人哪个不知道严博的症状。要是能治好,她也不用费尽心思到处求医,也不用被人笑话了那么多年。

    唐汉国嗤笑出声,“真是一个好理由。”不行,要是严博真的不行,哪里还有季白肚子里的那块肉。想不负责任,也要看他答不答应,真把他们季氏一族当软柿子捏。

    “什么理由,这是事实!”

    面对唐汉国的嗤笑和质疑,伊芸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依不挠的追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好理由,这是事实好不好。”不是她想抹黑严博,而是事实却是如此,当初提出那样一个要求,无非就是想季白知难而退,一来男人不能生育,而来严博没有能力,自然不可能出现孩子这个问题。

    可偏偏,他就是出现了。

    如今,冒出来一个医生说季白是隐形双性人,具有生育能力,而且还成功怀孕了,这不是荒谬是什么。

    “我倒看不出来你儿子哪里不行。”

    伊芸憋着一口气,据理力争,她不想季白腹中的孽种变成严博的负担,尤其还是季白不知道跟谁鬼混得出来的种,就算以后他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她也不会承认的。

    她果然没有看错季白,横看竖看,他都是一个狐媚惑主的男狐狸精,在外面勾三搭四卖弄风骚,还要祸害她儿子,这样的儿媳妇她要来何用。

    脑子里不断脑补的伊芸,完全没有发现已然离开办公室探望季白折返的严博,阴测测着脸望着她,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相信季白?!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