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先祖返魂?
    跟伊芸争吵了许久的唐汉国有些心累,见严博掉头回来,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来解决,随后扭头就走。

    完全不理会伊芸的叫嚣,揣着病例就往观察室走。

    严家的人简直就是疯子,不可理喻,季白跟这样的人相处久了不疯也会被逼疯的。

    “妈,我们好好谈谈。”

    叫嚣着的伊芸像是被别人掐了脖子,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阴沉着脸的严博在他面前坐定,那双逆天的大长腿因着沙发的限制,不得不委屈的缩在那,一副想要跟她好好谈话的表情。

    严博的表情很严肃,眼神也十分认真,伊芸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反驳他的话,尤其是在严博如此端正的态度下,听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实。

    “隐形双性人并不少见,只是刚好季白是其中的一员,相对于其他双性人来说,季白的并没有明显的女性化的特征,受孕率也很低,对他的怀孕我也感到很意外。”严博坐着有些难受,稍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抹杀季白腹中孩子的父亲是我这个事实,从季白出现在我们家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重申,季白是我的药,是你们一直不相信罢了。”

    一连串的专业名词听得伊芸晕乎乎的,但无非想要表达的意思有两个,第一,严博没有不行,他好了,只是他的好只针对季白一个人,另一个就是季白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严博的。

    伊芸咬紧了牙,将即将尖叫出声的质疑咽下,双手紧握手背上的血管都爆了起来,这件事情的冲击太大,将她不多的理智全部冲垮,太突然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是谁,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也很难接受,尤其这样的事情还是从自己的儿子口中得知,暴击效果比普通的要来的凶猛的多。

    “你也听到了,季白腹中的孩子有些萎缩,这段时间我会在医院陪着他,如果母亲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过来了。”

    严博站起身来,挪动了一下有些发僵的身体,内心的担忧一点都不比伊芸的少,只是各自担忧的对象不同。

    “你说你好了,这事是真的?!”伊芸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对严博的关心多于季白。

    严博移动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连转身的**都没有,“是您一直不相信我。”

    伊芸眨眨眼,看着严博离去的背影,也不晓得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该为严博感到高兴还是该为季白的不幸感到伤心,她不知道,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应该是一桩好事吧,虽说以这样的方式有了后代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可是局面变成这样,也是她咎由自取吧。

    原本纠结着严博娶了个男媳妇儿,就绝了子嗣,她费尽心思拆散他们,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让人厌恶,就连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的行为,可是变成这样,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他怎么样了?”

    严博深吸了一口气,隔着玻璃窗目不转睛的看着病床上的季白,只要他人没事就好,其他的他现在没有精力去关心。

    季白的身份太敏感,尤其是身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季东,时时刻刻紧盯着季白,以便找到可趁之机。可就算是这样,季白还是着了毒手,至今严博还没发现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底那些东西是怎么进到季白的碗里的。

    唐汉国直接把季白送到了医院顶层的vip病房,并且抽调了一名高护来护理。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至于其他的还需要你自己去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尽管开口。”看着病床上还带着氧气罩的季白,唐汉国的心揪成一团。

    严博点点头,算是对唐汉国的回应。

    “于轩只是关心季白,并没有恶意,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你不要在意。”唐汉国顿了顿,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原以为你可以保护他的,却没想到今日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对于季白,他们是愧疚的,是他们没有尽责让他流落在外那么多年,如今找到了他,却没能护着,再次发生意外,这种心情很不好受。

    严博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脸色灿白的季白,不晓得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但是双眼中的猩红仍未褪尽,跟脸上平静的表情相比起来,很是矛盾。

    顺着他的目光看着病床上的季白,静默了一会儿,悄然离开。

    于轩就站在门外,见唐汉国从里面出来,微微皱起了眉,“怎么样了?”

    “情况还算稳定,具体的还得等季白醒过来之后才能确定。”

    背靠在墙上的于轩,垂着头,“是我不好。”当初要是再谨慎一点,就不会让人钻了空子。

    唐汉国的瞳孔微缩,没有说话。

    谁的过错,现在追究还有什么意义。

    任务失败的大众车被严二带离了车道,车内的人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抓住,把新一横趁着严二下车之际,踩着油门的同时打开车门,一跃而出,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之后,一瘸一拐的扎进比人还高的草丛里面,不见了。

    严二避过失去控制的车,望着他仓皇逃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有点意思。”

    而季东接到任务失败的消失,气闷不已。

    “你请的都是些什么人,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哪怕季白已经进了医院,传出情况不乐观的消息,只要季白一天没死他的心一天都不会放心。威胁之所以是威胁,给他百分之一的机会,都有可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他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我会着手后续的安排。”秘书弓着身,小心翼翼的说道。

    季东沉思了一会儿,摆摆手,“先按兵不动,一切等他出院再说。”

    说着,把手放在了桌面上,上面俨然是新一期的《疯》时尚的杂志,内页上的季白的腰上隐隐有一抹红色的印记,季东呆呆的望着,陷入深思。

    就算只是朦胧的一个影像,季东还是看出了季白腰上的是什么东西,那是族里怀孕后才有的印记,难道说季白怀孕了?

    季东直勾勾的看着杂志上的季白,微微勾起唇角,“有点意思。”

    果然是先祖返魂,要不然哪有那么容易就中招,怪不得族里那么紧张季白,原来是因为这个。不过没关系,很快那个古老的族群就会永远消失在世界上,它的存在已经够久了。

    “老板,还有其他吩咐吗?!”

    秘书看到季东唇角的笑容,有些瘆得慌,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询问季东的意思。季东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每天做事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哪里做错了惹毛了他,可是上了他的贼船却没办法下来了。

    季东摆了摆手,让秘书出去。

    “等等。”

    准备离开的秘书停住了脚步,从容的扭过神来,“老板,你还有什么吩咐?!”

    “订飞机票,我要亲自会一会我那个侄子。”

    季东慢斯调理的说着,可是从他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寒意愣是让秘书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说什么会一会侄子,是要侄子的命去了吧。哪怕知晓季东的用心,秘书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呵先祖返魂。”他倒要看看,先祖返魂是什么模样!?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