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失踪?!
    季白失踪了!

    连续两天没有联络到季白的高茜云都快把荔城翻了个遍,而当事人严博却差点因为季白把明世私立医院的大楼给拆了。

    唐汉国说过,手术后等麻醉的药效过了之后季白就会清醒过来,可季白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于轩几次过来检查都说各方面都正常,可是季白人就是不醒。

    因这,严博整个人陷入极度的焦躁和恐惧中,脸色越发难看,就像是一头频临绝望的狮子,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季白的昏迷不醒,让严博根本就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处理外界的事情,尤其季白失踪在网上掀起了多大的风浪。就算是他记得,也不想去在意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张云川和李秀急的团团转,在多方寻找无果之后,想到了报警这一选择。还是高茜云及时阻止了他们,季白身为公众人物,无缘无故失踪本就容易引起话题,尤其现在还未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她不赞成报警这个选择。

    “我再去梅园看看。”

    走投无路的高茜云实在是想不到季白还能去哪里,只能抱着侥幸心理再次跑到梅园打探消息。幸运的是,她在季白家门口遇到了自己的老板——严磊。

    “季白去哪儿了?!”

    替严博拿点换洗衣服的严磊吓了一跳,扭头看到是高茜云,不雅的翻了翻白眼,“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声音,吓死我了。”

    高茜云没理他,“季白在哪儿?!”

    “你怎么当经纪人的,你手底下的艺人去哪儿了你还来问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严磊将收拾好的东西搁在后备箱,高茜云不依不饶的跟了上去,甚至还拉开了副驾驶坐了进去。

    “赶紧下车,谁让你上车了?”严磊自问自己是不是很没有气势,为什么高茜云每次看到他都没有一丝的敬畏,“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季白没事,不过他在哪里我不方便告诉你,在季白没有出现之前,你用心的维护好季白的形象就行了。”

    说着,送客的意思很明显,高茜云看着严磊,最后咬着唇不甘下了车。

    到底季白去了哪里,他从来都没有试过不告而别,不管做什么都是有交有待,自己能处理的事情都会处理的很好,从来都不会让身边的人担心,哪怕是没有办法出席通告也会特地打电话提前通知,像这样不声不响的失踪,自她认识他以来,从来没有过。

    季白的突然失踪,把他们都整慌了。

    因着季白的崛起,不少人眼红季白,在圈内想要出头那都需要抢占各种的资源,季白的出现自然也是如此,可以说看季白不顺眼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想要他彻底消失的也不在少数。

    没声没息的消失几天,谁不急?

    可是再急又有什么用,严磊不肯告诉她季白在哪儿,更别说是跟踪什么的了,别以为严磊身边的保镖真的是吃干饭的。

    实在是无计可施,高茜云直接在自己的微博上挂上了消息,说季白因为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病了,在家休养一段时间,一切工作延后。

    消息放出,粉丝们的心揪了起来纷纷在底下留言询问季白的近况,高茜云不得不耐着性子挑了几条留言回复过去,大多都是感谢粉丝关心的话,对于季白的情况一个字未提。

    高茜云越是不说,粉丝就越是担心,尤其是《边陲小镇》的首播在即,男主角迟迟没有出现参加宣传,不得不引发各方的注意。面对各种猜疑,高茜云真的是有苦难言。

    严博挂断电话,暂时稳住了大局,看着病床上的季白,满眼都是血丝,下巴上长满了胡渣,一脸疲惫,他已经整整六天没能好好睡个觉了。

    季白的情况虽然是稳定了下来,可是他从进急救室开始就没在醒过,这事对严博的打击很大,再加上担心季白,连眼睛都不敢合,有时候实在是太累了闭上眼眯一下,但是精神始终保持警惕状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睁开眼。

    只是没想到的是,季白居然还没醒。

    要不是看在季白的面上,唐汉国是真的不想踏进这里一步,每天除了严博来的最勤的就是他,照例给季白做各项的检查,然后跟严博汇报数据。

    深吸了一口气,严博走到床沿,拉开椅子坐下,安安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季白。

    忽然,他缓缓伸出手,隔着被子轻抚着季白的小腹,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季白,孩子没事,你什么时候能醒呢?!”

    随后他的手往上移,粗糙的手指轻轻在他脸上划过,细细的描绘着季白精致的五官,“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严博的话,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季白闭着眼,一直沉睡着。

    对于严博的誓言,他没有听到也不会做出什么回应。

    两个小时后,于轩领着一个娃娃脸的男人进来了。

    知道严博在这里,将情况详细的说清楚,并没有询问严博的选择,态度十分的明确,季白必须喝下那一碗绿油油的东西,说是为他的身体补充什么东西。

    在严博看来,男人怀孕本就是稀奇事儿,尤其是季白还是什么族的人,虽说他自己不清楚,可的的确确能够以男人的身体怀孕。什么隐形双性人那都是唬伊芸的话,季白身体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女性生殖系统之类的,完完全全就只有一套男性生殖系统。

    “我并不是在遵循你的意见,这东西季白必须喝下去。”

    看着那诡异的绿色液体,严博的眉头紧皱,内心极度不愿意。可是他对季白的身体构造并不清楚,万一这个东西恰巧能救季白呢?

    犹豫不决的严博眉头紧皱,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于轩的做法。

    得到同意的那一刻,那个娃娃脸的男人,拿着那瓶液体直直往季白走去,眼眶里还有可疑的泪水。瓶塞拔掉的那一刻,病房里充斥着清新的草香,十分好闻。

    严博本以为那东西至少有一大半会浪费掉,却没想到季白一滴不落的全部吞进肚子了。要不是空气里还残留着青草香,他都不晓得季白把那一整瓶绿的可怕的液体全部吞进肚子里了。

    于轩告诉严博,那个东西看起来可怕,对孕夫却是极好的,能够补充体内缺少的东西,尤其是季白这种胚胎萎缩的孕夫,别小看这瓶东西,它在外面可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尤其是对族里的人来说,那可是增加受孕率的神器,当然这个事就没有必要跟严博详说。

    喂了液体的三个小时之后,昏迷了整整六天的季白终于醒了。

    季白睁开眼的时候,严博正好就坐在他身旁,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要不是起伏的胸膛,季白还以为他就是是一尊雕塑,保持着那姿势。

    “醒了?!”严博看着他,说不清楚他眼神里的情绪是什么,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季白看着严博,眨了眨眼,“你”张嘴,喉咙干涩的不行,连话都说不出来,有些诧异的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就连手都抬不起来。

    “喝点水。”严博起身,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起水杯,弯下腰递到季白唇边,细心的给他喂水。

    因着严博逼近,他身上传来的气息,让季白的内心忍不住有些酸涩,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一看到严博就忍耐不住的想哭。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