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孩子,还在
    “怎么了?”看着季白想哭不哭的表情,严博询问道。

    季白听见严博的话,正好对上了严博猩红的眼神,还未来得及说话,下一刻,他的下巴就被严博钳住,被他的唇瓣严严实实的封住了。

    他的唇,很干,亲的他有些发疼,甚至还有些微微颤抖,他不知道严博为何会这样,只能看着严博颤抖着的眼睑,他——在害怕什么?!

    “季白”烟波的声音有些粗哑,像是沙子摩擦瓦罐似的。

    “季白”

    “媳妇儿”

    “媳妇儿”

    严博的唇舌在他的唇瓣里徘徊着,轻柔的带着怜惜,打破了他一贯的霸道。一边亲吻一边喊着季白,从名字到称谓,像是要确定什么情绪似的,伸手将季白拥入怀里,收紧了手臂,力道不大,生怕弄疼了他似的。

    “媳妇儿——别离开我。”

    被严博拥在怀里季白,想要回抱严博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听着他一声声的叫唤,心里泛起一阵阵的酸涩。

    “我这是在哪儿?!”

    严博放松了力道,虔诚的亲了亲他的额头,“医院。”

    季白皱了皱眉,鼻尖全都是严博身上的味道,哪里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而且这间房间布置的也太豪华了些,哪里像一间医院。

    “不记得了?”

    季白微微蹙着眉,全身虚软无力,中断的记忆迷迷糊糊的回忆起来了。昏迷之前小腹的疼痛几乎把他疼死,对了,小腹

    “孩子呢?!”他的孩子,是不是不在了?

    严博想要扯开一抹笑容,但是脸上的表情太过于僵硬,导致笑容太过于狰狞,许是察觉到自己笑的太难看,干脆就板着张脸,“孩子没事。”

    “我们的孩子,还在?!”季白有些不敢相信,他都疼成那样了孩子还在?

    严博拉着他的收下滑到他的小腹,“对,我们的孩子还活着。”

    “那就好。”季白在自己的小腹上来来回回抚摸着,一脸满足。

    得知孩子还在,季白的心安定了不少,看着严博猩红色的瞳孔还有满脸的胡渣,可想而知严博有多担心自己。季白靠在严博怀里,有些昏昏欲睡,“陪我睡会儿。”

    “好。”

    严博抱着他,一起躺在并不宽敞的病床上,没一会儿就发出了轻微的鼻鼾声,守了季白整整六天,他也累了。

    季白望着满脸疲惫的严博,爱怜的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眼底下的那片青色,缓缓闭上眼,不一会儿呼吸绵长。

    于轩估摸着季白醒来的时间,正准备过来替他检查身体,刚扭开门就看到相拥而眠的两人,很识趣的退了出去,还很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在关门的那一瞬间,原本睡着的严博猛地睁开眼,看到是于轩,才重新闭上眼继续睡觉,完了还不忘把季白搂紧一些。

    季白不是傻的,经历这事多少也猜出了有人在针对他,睡醒后,也没有哭天抢地,浪费不必要的眼泪。

    他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得知伊芸没事,季白也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表情。在询问卫东后,才晓得卫东根本没有将他的行踪告诉高茜云,除了严家的人外,没人知道季白躺在明世私立医院的病床上。

    果不其然,电话打过去,高茜云咆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了出来,隐隐夹杂着哽咽的声音。

    “高姐,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季白苍白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高茜云作为经纪人能够事事为他着想不带丝毫的利益,真的很难得。

    “你当然没事,有事的人是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突然失踪,全都乱套了,”高茜云听着季白的声音,那个七上八下的心算是安定了下来,“你现在人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住院这事,季白没有打算告诉高茜云,关于这件事,他没有必要多一个人为他担心。“我真的没事,现在跟严博一起玩呢。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你,到了地方才晓得这边没有信号。”

    “你别忽悠我,季白,你最好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季白什么性格她还不清楚吗,尤其是现在季白肚子里还揣着一个,怎么可能到处乱跑,“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季白一向做事有交有待,从来没有试过不辞而别,这几天说不见就不见了,而且还是整整六天时间,这算正常么?她不是粉丝,那么容易被糊弄。

    “高姐,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你最好快点说。”高茜云忍着怒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方永安看不过去,拉了拉高茜云的衣摆,“茜芸,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不要吼”那可是你老板的弟媳,而且好不容易联络上了,就算再怎么着急,也不用吼。

    “高姐,我真的没事,过两天就回去了,到时候我们再见面聊吧,你不用担心。”说着,不等高茜云的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被挂断电话的高茜云气恼的都想要把手机给砸了,幸好方永安拉住了她的手,小声宽慰着,生怕高茜云气坏了身体。不是他不担心季白,而是觉得季白再怎么不济,也有一个严博顶着,哪里轮得到他们去操心季白的情况,再者关心则乱,既然季白说他没事,就暂且听着,具体的问题等见了面再说不是更好。

    高茜云抿着嘴,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任由方永安拉着她的手坐下。

    “你先别着急,季白在电话里面怎么说?”

    “他说他没事,跟跟严博在一起呢,还说是地方太偏没信号,所以没有及时联系我。”高茜云把手机丢到台面,颓然的靠在沙发上,一双好看的眉皱的死紧。

    方永安愣了愣,“严博?!”

    高茜云苦笑着,“我就想不通季白怎么会选择严博呢?”商界的大白鲨,严家的二少爷,先天隐疾,哪怕季白承认他以男人的身体怀孕,对他们这段关系,高茜云一直都不看好。尤其,严家的老夫人伊芸,千方百计的想要破坏他们的关系,从她认识严家那两兄弟开始,高茜云就看得很清楚,伊芸不会是个好相与的。

    “那都是季白的选择。”

    既然是季白自己选择的,旁人也无法干涉,哪怕高茜云再怎么喜欢季白,到底还是得顾忌一下他们之间的身份。就凭着严磊肯答应高茜云独自带季白一人,可想而知,严博对季白的重视程度。

    “一切还是得等季白回来再谈。”届时,可以好好询问清楚到底去了哪儿,只是季白说不说又是另一回事了,“他说什么了?”

    高茜云皱眉,“还能说什么,来回就是那么两句,说自己没事不用担心什么的。”说实话,季白再不出现,她也有些兜不住了。

    说了一个谎就得用无数个慌来圆,若非是逼不得已,高茜云真的不想骗人,尤其还是季白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粉丝。可除了编造季白生病之外,她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季白不出现,好在季白在严博的保护下隐藏的比较深,那些狗仔暂时还挖不出什么别的东西来。

    只是这两天频繁出现季白出车祸身亡的小道消息,着实让她忧心不已,看他们说的头头是道,还有照片为证,哪怕在网上极力反击,但内心还是存在一丝的疑惑,尤其刚才季白跟她谈话时那副有气无力的模样,更是让她揪心。

    看着高茜云阴晴不定的表情,方永安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谈论季白的问题。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