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穿鞋
    挂了高茜云的电话,季白算是松了口气,至于张云川等人,季白也只是发了一条信息报平安,玩了大半个小时的手机,严博脸色阴沉的在季白手里抢过手机,态度十分明确。

    本想着上一下微博的季白,看着如此强硬的严博,季白只能屈服。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他不能在医院久呆,《边陲小镇》的宣传要开始了,这是他第一次当男主角,自然是要出场的,哪怕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出席以后的宣传,但是首场还是得到场的,要不然得罪的可不止是方导。

    严博将他的手机随手扔进抽屉,“还得在观察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出院,还得看唐汉国的意思,这次的意外,让他的身体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不好好休养的话,会给季白带来影响。

    蹙着眉的季白,对严博的回答有些不满意,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当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早已消失,要不是腰间隐隐有些酸软,季白还以为自己变成残废了呢。

    “听话,”严博伸出手指揉开了他蹙着的眉,“这是为你着想,先在医院待几天,情况稳定了我们再出院。”

    有些惊愕的望着严博,这是变相在稳胎?!

    “别闹。”

    他闹什么了?!

    “你回去上班吧,我自己在这儿没问题。”

    季白垂下眼,秀气的打了个呵欠,就差没在脸上写着,‘你赶紧走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理你’。

    严博直接无视了季白的话,他是丈夫,不跟小媳妇儿计较。

    念叨了几次都没吭声,季白干脆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严博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蜷缩着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脸上的胡渣清理干净后,露出一张干净清爽的脸庞,只是脸色依旧不太好,就连眼睛里的那一片血红都没有消退。

    季白没说话,除了唐汉国过来帮他检查身体发出的声响外,整间病房里静悄悄的。

    半夜季白被尿憋醒,刚坐起来就看见严博睁着眼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盯着他,季白愣了愣,他还没睡?!

    这都几点了?

    “想喝水?!”见他坐起来,严博连忙伸手去搂他。

    季白摇了摇头,起身的动作很慢,生怕伤害到腹中的孩子,唐汉国也不建议季白乱动,只是人有三急他不得不起来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季白瞟了一眼严博脚上穿戴整齐的鞋子,抬头看着他,“怎么没睡?”

    严博直接将季白抱了起来,“带你去卫生间。”

    “嗯。”

    严博将鞋子踢到卫生间门口,将他放在地上,套上鞋,搀扶着他。

    季白的耳根有些泛红,“我自己可以的。”意思很明显,可是严博并没有搭理他,直接扣住了他的脚裸。

    “我自己可以。”

    严家二少爷蹲着给他穿鞋算是怎么回事?

    “嗯。”严博赢了一声,却没有放手的打算。

    有些无奈的看着倔强的严博,只能屈服。可是没想到更为过分的还是,严博再次把人抱了起来,进了卫生间,在他脚垫地的一瞬间,去扯他的裤子。

    “”今晚,他不仅享受了一把严家二少爷服侍穿鞋,还服侍上厕所,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肯定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吧。

    “不尿?”

    握着那里不撒手他怎么尿?季白憋得难受死了,而且站的久了,他的脚有些发软,也不晓得是不是憋的有点久,他觉得小腹有些疼。

    “放手。”

    许是见他憋得难受,严博很是大方的松开了手,甚至还背过身去抵着他。季白知道,这是严博的底线,就连商量的机会都没有,哪怕两个人结了婚,季白对这样的事还是有些接受不能,最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尿了出来。

    这大概是季白这辈子上的最为羞耻也是最为辛苦的一次洗手间了。

    尿完,严博神色自然的替他冲了水,拉着他洗净了手,抱着他回到了病床边上,捏好杯子,关了灯,可他依然坐在椅子上。

    望着黑暗中那个巍峨的身影,微微皱起眉,“你不睡?”

    见季白的手伸了出来,严博不算粗鲁的将他的手塞进被子里,不言不语。

    “不用守着我。”想起今天严博那双可以跟兔子眼睛相媲美的血红色,也不晓得他熬了多少天,难道严博每天晚上都守着他不睡?!

    自从那天于轩见到严博跟季白挤在一张床上,当天没说什么,只是第二天检查的时候勒令严博不许跟季白躺在一起,免得对季白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自此,季白还以为严博会在沙发上委屈一晚,没想到严博是坐在椅子上,睁眼到天亮。

    严博没有动弹,甚至连坐姿都没有改变,放佛听不见季白说的话似的。

    真是倔强,季白从来都不晓得严博会如此的倔强,甚至连看着他的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不睡,季白也不可能睡着,“去睡吧,不用守着我,你明天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忙吗?!”

    “嗯。”严博虚无的应了一声,没动。

    季白叹了口气,往身旁挪了一下,“过来。”

    这一次,严博动了,脱掉鞋子,很干脆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连衣服都没有脱,像以往那样,将他拥入怀里,炙热的温度透过他的背脊传遍全身。手轻轻地环在季白的小腹上,没敢用力,要不是顾忌他的小腹,他的动作才不会如此轻柔。

    就着这样的姿势,不一会儿严博平缓的呼吸如数倾吐在他的脖颈处,季白哪里还睡得着,睁开眼微微侧着头,严博那张脸在他眼前放大,借着窗户外透过来的光,近似贪婪的望着。哪怕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可是在季白的脑海里、心里,早就将严博的样貌自动补全了。

    季白看了许久,久到自己都有些困意,才缓缓抬起手去描绘他的脸部轮廓,这是一个让他不能自拔的男人,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

    荒诞的像是一个童话故事,可却又意外的让人惊喜,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真是的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怀了一个孩子,跟怪物似的。即使是这样,季白也从未想过要放弃他,这是一个带着他们两个人的血和基因的孩子。

    可是,他差一点就失去他了

    听着严博规律的呼吸声,季白将自己埋进了严博的怀里,将眼神里那些纷纷扰扰的思绪如数掩盖。将自己埋进严博怀里的季白,没有看见将他拥入怀里的严博,那双本就阖上的眸子悄无声息的挣开了,血红色一片

    媳妇儿,不管发生什么,一切都有我!

    两天后,高茜云大摇大摆的进了医院,严博没有拦住,因为是季白趁着他上洗手间的时候联系的。等严博出来的时候,高茜云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成功让他的脸黑了下来。

    唐汉国请来的高级特护抬头就看到严博那张脸,吓的差点没以死谢罪。

    高茜云没搭理他,高冷的轻哼,看着季白那张苍白的脸,她的暴脾气又上来了,“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没事?”

    就他这个样子哪里像没事,简直就是在鬼门关里晃悠了一圈又回来的鬼样子,之前在电话里听他有气无力的声音,还没有想到这茬,结果倒好这人真的进了医院,还住了不少天。要不是他主动联络,她还以为被人灭口了呢。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