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不识好歹
    严博将车子开到天玄娱乐的底下停车场,直接给季白打了电话。

    “给你十分钟,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亲自上去接你?”

    季白接到严博电视时,他正在跟高茜云确认明天的行程,这事不止方永安甚至连公司的高层都很重视,毕竟方永安的水平就在那里,恰好又遇上这么一部好题材的电影,完全可以冲击金羊奖。

    季白看着手里那两张薄薄的宣传流程,正看得入迷,手机就疯狂的响起,下意识的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的严博立刻给他下达了通知,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季白微微一愣,听着电话那头的话,微微皱着眉,“我在忙。”目光始终没有从那份行程表上抽离。

    “你下来还是我上去!”严博不想跟他谈论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季白揉了揉眉峰,“我这边真的很忙,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

    “立刻给我下来!”严博吼了一句。

    季白被这声音震得耳朵有些嗡嗡作响,很无辜的眨着眼睛,“严博,请你尊重我的工作。”言下之意,你没有资格约束我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不尊重你的工作。”严博眯了眯眼睛,对季白说出来的话,心里有些不大舒服,眼神里透露出危险的光芒,可惜没人看得到。

    “你现在就是。”

    严博‘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垂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目光发怔似的落到那张薄薄的a4纸上。

    两分钟后,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

    面无表情的严博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脸焦急的李秀。

    “季哥,不好意思,我没拦住”严博跟季白的关系,她很清楚,两人都住在一块儿了,要说没关系那都是唬人的。尤其是严博那张老少通吃的脸,哪怕是一脸面无表情,但至少还能替季白拦住一些不必要的搭讪。

    还没等李秀的话说完,大步上前,两三下就将坐在季白身旁的高茜云和张云川给拎着丢出去了,随后反手一甩,休息室那堵大门被甩的连带着墙壁都好像颤抖了两下。

    张云川愣了愣,从地上爬起来拍着门板,想要开门时才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

    “行了,别敲了。”

    高茜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阻止了张云川自虐的行为,脸色复杂的望了休息室一眼,挥了挥手,“走吧,别妨碍他们。”

    张云川有些傻傻的指着休息室,“那那”那是怎样?!看严博的表情像是要将季哥吞吃入腹似的,将他们两个留在休息室里面真的好吗?!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将外人隔绝在门外,严博伸手就将季白从沙发上揪了起来,到底顾忌着他的身体没敢多用力。动作看似粗鲁,可是下手的力道却没几分,知道他身体虚,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季白被揪了起来,长时间的坐着让他的双腿无力,站起来时有些虚浮。

    季白微微皱着眉,“严博”

    “你忙什么?”严博眯着眼,看着严博,表情十分的危险。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是说了吗,我真的很忙,明天还要出席宣传,我有好多事情都想要跟高姐详谈。”眉头紧皱,“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不要顾虑我的。”反正除了四肢无力、脸色青白外,也没什么留下的。

    “忙个屁。”严博粗鲁的训斥道,强硬的吐出三个字。

    “这次真的不一样。”季白就差没有苦苦哀求,让严博屈服。

    严博摇摇头,冷哼:“在我眼里,什么都一样。”

    季白看着一脸蛮横霸道的严博,眼底里蕴含着怒气,淡淡的,叹了口气“忙?忙个屁!”

    “我说了,这是我的工作,请你尊重我。”

    季白的脸沉了下来,他不想因为这些小事给他吵闹,他是男人有自己的打算,能够闯下自己的家业,不是养在金丝笼里面的小鸟儿。严博以往的傲气和做派,让人觉得有些收敛,可仅仅是在季白面前态度才会有所软化。

    “我特么的千里迢迢赶过来不是跟你吵架的。”严博一把将季白搂入怀里,左手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不得不抬眼注视他那双眼。

    季白“”

    严博到底想干嘛?!

    “季白,老子告诉你这辈子你别想从我身边离开,你可以去工作可以去演戏,前提是你的身体必须是健健康康的!”严博瞪着季白,眼中猩红一片,从季白住进医院开始他就没有好好睡上一觉。

    “我没想离开你。”季白拉着严博的手,坐下。“严博,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什么离开你之类的念头连想都没有想过,只是我也是男人需要自己的事业,我希望你能支持我。”而非指责他不爱护自己什么之类的话,身为演员他不敢保证自己不受伤,只能保证尽量不让自己受伤。

    严博反握着季白的手,眼神深邃。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高茜云前来敲开了休息室的门,里面一片静默,气氛有些尴尬。

    高茜云下意识的去看季白的脸色,跟刚来的时候相比,脸色要红润一些,但依旧是苍白。高茜云看着他的脸色,也能明白严博的担忧,季白的身体真的不好,连搪塞的理由都不需要找,光是季白的脸色就能说明一切。

    季白无奈的望着高茜云将他桌上的文件打包,直接把他撵回家去。

    她可承担不起虐待病人的罪名,尤其还是在严博的眼皮底下。

    严博当着他们的面儿,直接把季白给带走了,完全没有顾忌。索性的是大楼里面的人不多,要是被那些八卦的人看到了,也不晓得会传成什么样。

    季白被拖走,两人直接回了梅园,季白淡淡的开始看起了自己的行程表,颇有一种要施行冷暴力的既视感,严博瞟了他一眼也不在意,该干嘛干嘛。

    晚上伊芸从冻死回来,亲自来逮人。

    看着一身休闲家居服的季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感受,道歉?还是欣喜?下意识的望向季白尚且平坦的小腹,要怎么说?

    季白看着站在门口的伊芸,侧身让开了门,“妈,严博在书房。”

    “哦哦!”伊芸有些反应不过来,听到季白的话,也只是傻傻的应答。

    季白没理她,直接拿着自己的东西回了卧室。

    伊芸蹙着眉,拿着包从容的走了进来,可是拿着包的那只手青筋暴起,一点都不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人。

    走到书房门口,严博正巧起身往门外走来,看到伊芸也只是淡淡的喊了一声。“妈。”随后跑到楼下,端出了一碗绿油油的东西上来,目不斜视的走到了卧室。

    之间严博单膝跪在地毯上,轻声细语地冲着季白说道,“喝药了。”

    季白没理他。

    严博耐着性子继续喊道,“该喝药了。”

    季白瞟了那碗药一眼,直接把被子网上拖了一点,将自己的脑袋盖住了,颇有一种自欺欺人的意味。

    在伊芸眼里,季白就是不识好歹,严博都如此低声下气的哄着他吃药,还要摆架子,他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伊芸张嘴教训季白的下一秒,严博迅速的掀开被子,扣住季白的肩膀,将他拖了起来,端着碗的手稳稳当当的从后背绕到嘴边上,另一只手迅速的捏住季白的鼻子,将一碗药如数灌了进去。

    猝不及防被灌了一碗恶心至极的药,季白有些犯恶心的捂着自己的胸口,但是奇异的是他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

    “”呵呵,真会玩。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