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不可理喻
    严博有些心疼的亲了亲季白的唇角,“下次能乖乖喝药么?!”手掌顺着季白的背脊帮他顺顺气。

    季白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光是看到那碗绿的发黑的药,他的胃里就翻江倒海的想吐,想到自己一滴不漏的咽下去,他就难受。

    严博扶着他坐起来,丝毫不避讳跟掩饰他对季白的宠爱。

    季白微微挣开严博的手,脸上有些不知所措,哪怕严博对他的宠爱已经在伊芸面前过了明路,可是当本人真正站在面前时,他还是很尴尬的好不。

    伊芸有些发怔,不晓得自己该如何反应好。

    她的儿子,真的跟一个男人——

    扶着季白靠坐在床头,往他手里塞了一本书,端着那个空碗走到门前,看了一眼伊芸,后者有些尴尬的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

    “小博,你们——”

    严博没搭理她,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一副要办公的模样。

    见伊芸站在门口,严博皱了皱眉。“妈,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伊芸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看着一脸淡漠的严博,神色很复杂,“小博,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严博蹙着眉,“什么真的?”

    伊芸。“”

    就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伊芸真的很难相信那人就是自己那个油盐不进的小儿子,从小就冷情的他居然能对一个人如此的呵护备至,哪怕动作粗鲁了一些,可还是能看出季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就是你那里好了的事。”

    “嗯。”

    伊芸微微叹了口气,“我真的挺意外的,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你居然能在季白身上找到”也怪不得她不相信,毕竟严博的病真的很棘手,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老中医什么的都无法诊断出严博身上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导致的。

    挣扎也挣扎过了、闹也闹过了,伊芸实在是没有办法阻拦严博,况且撇开季白的身份不谈,他确实是个好孩子,之前她是带着偏见去看他,自然哪里都看不顺眼的了。

    自从车祸那天回到家,跟严广航促膝长谈了一晚上后,她也想通了,与其让严博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遭受别人的耻笑,还不如选择季白,最起码季白肚子里怀了严家的长孙,光是这一点就甩那些所谓的名媛好几十条街。

    伊芸微微叹了口气,“妈也想通了,既然你认定了季白,那就跟他好好过”

    “真的想通了?”

    “真的。”

    伊芸眨眨眼,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给严博带来不好的印象,她能理解。说实话,要不是她连累季白出车祸,她看到严博对季白的重视,她也不会突然想通,与其事事反对还不如顺着他的意,反正从小到大,她跟严博的抗争,从未赢过。

    严博看着她,“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你要明白,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虽说她所做的一切严博不见得会接受、顺从,季白是严博第一个交往的对象也将会是他的终生伴侣,冷不丁的冒出一个人,还未查清楚底细就跑到她面前说这是他要共度一生的妻子,她如何能接受。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你会选择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严博是如此的优秀,她以为他的婚姻会跟他的事业一样,可却那样莫名其妙的栽在了季白身上,还莫名其妙的有了孩子。之前严博在一品轩订的那些专门为孕妇制作的药膳时,她就应该想到,奈何事实的真相太过于惊愕,以至于忽略了季白的情况。

    按道理说,他们之前毫无交集,尤其是季白像是突然冒出来似的,不仅成为了严家的儿媳妇还在娱乐圈大放光彩,要是季白没有手段没有心计,他如何能够走到这一步。

    可看到严博望着季白的眼神,她是那么的清晰的认识到,严博心动了。

    从懂事开始,严博对外在的事物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淡淡的,态度不算嚣张但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能够让严博放下那份自傲,用心接纳一个人,真的很难。

    伊芸坐在椅子上,看着严博,好像在打量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她那个从小就叛逆的儿子。

    面对母亲探究的目光,严博很是淡定。

    “您是奇怪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居然是个同性恋,是不是很失望?”严博放下笔,双手交叉撑在自己的下巴处,问道。

    伊芸看着严博的坐姿,很是欣慰,一向强大且自我的严博又怎么会被这点小事打倒呢。可是看着严博疲惫的眼神,伊芸的眼里闪过心疼,哪怕外表如何的强大,严博的内心也是柔软的,以前是她太过于自私,仗着自己是母亲的身份,对他的生活横加指责,自以为是的为他安排他并不需要的一切,她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却从未问过严博喜不喜欢,接不接受。

    “不奇怪,只是觉得惊讶,惊讶我的儿子会选择一个男人作为妻子。”伊芸笑笑,垂着眼,看着严博修长的手指,“是妈不好,一直在为你们添麻烦,以后妈不会这样了。”

    严博认真的看着伊芸,想要从她的表情神态里找出一丝的不和谐,不是他不愿意相信伊芸,而是她的前科太多,不得不防,“暂且听着吧。”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伊芸无奈的看着严博一眼,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也不恼。

    严博摇摇头,“没什么打算。”就算有,他也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伊芸不在意,笑笑,“小博,要不你和季白搬回去住吧,季白现在的情况不比以前,搬回去也方便一些,妈也能就近照顾他。”就算怀孕的对象是个男人,但是怀孕的原理都是一样的,该吃的不该吃的,她是过来人,自然是清楚一些。

    “这事没得商量,你也不用操心,我这边早就准备妥当了,医生也在这边,回去不方便。”严博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伊芸的提议。

    伊芸挑眉,什么叫回去不方便,严家的宅子跟他现在住的地方也没多远,这是怕她虐待季白还是咋地,真以为照顾孕妇是一件简单的事,现在季白的肚子还能显怀,等大起来的时候进进出出都不方便,梅园是什么地方,他难道不清楚吗?

    “你就扯吧。”

    严博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谁跟你说我会在梅园住了。”

    他早就找好地方了,等仪器设备全部晕过去装好,他就跟季白搬过去,直到生产结束。梅园太打眼了,就算没有人会将男人挺着大肚子联想到怀孕上面去,但毕竟对季白的形象不太好,而且梅园距离明世的距离太远,也不方便。

    “你什么意思?”伊芸看着严博。

    “意思就是我能照顾好季白,不需要你操心。”

    伊芸挑眉,“兔崽子,你自己都照顾不好你媳妇儿,我还敢指望你照顾好他肚子里的孩子?!”就光是严博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性子,别说是照顾季白了,就是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照顾的好,要是她不管,那她孙子得被他折腾成什么样了?

    “呵,这会儿你就想着季白肚子里面的是你孙子了?”严博讽刺一笑。

    伊芸恼羞成怒,“兔崽子,你一天不怼你妈我是不是心里头不舒服啊。这些年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我容易吗我,你就是这样跟你妈我说话的?!”

    “不可理喻。”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