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洗手羹汤
    两人稍稍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吃饱喝足的季白听从严博的吩咐,穿上宽大暖和的外套走到院子里溜达溜达,院子里的玫瑰花开的正盛,完全没有一丝被寒冷天气打败的迹象,湿冷的空气里夹杂着阵阵芳香,沁人心脾。

    季白顺着花圃慢悠悠的晃着,刚走到转角就看到黄伯挎了个菜篮子,里面装满了玫瑰花瓣,笑眯眯的看着季白,“夫人那么闲,不如我们一起做玫瑰饼?”

    “好啊。”

    无所事事的季白也算是找到了事情做,很爽快的答应了黄伯,兴致勃勃的加入了他的行列。

    当然除了做玫瑰饼干外,黄伯还打算亲自动手做润肤霜,他在书上看到说孕妇在怀孕期间随着胎儿的增大身上会出现妊娠纹,适时擦一下润肤霜有助于缓解紧绷感,毕竟男性的皮肤比不上女性,那种紧绷感肯定很难受,不过在他没有研究出来之前,还是悄咪咪的把这件事放在肚子里。

    对于手工类的活儿,季白完全就是两眼抹黑,什么都不懂,基本上就是指哪打哪,哪怕弄出来的东西丑到天怒人怨,激情丝毫不减。

    严博加班,季白在弄完饼干后,勉强打起精神洗了个澡,又开始想睡觉了。

    从怀上这个小家伙开始,他的睡眠质量可以说是直线上升,前三个月还好因为孕期的各种不适,觉少,严博在的时候还好,只有他一个人时,一点声响都无法忍受。现在倒好,变得特别嗜睡,怎么吵都吵不醒,非要睡得足足的。

    眼皮太过于沉重,刚上床没一会儿就开始迷迷糊糊。

    还没睡沉的季白嗅到了熟悉的气息,翻了个身将身旁的人紧紧抱住,径自摘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因着身旁的人,季白这次真的睡沉了,气息绵长。

    严博搂着自动滚进自己怀里的媳妇儿,吧唧的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直到他彻底睡沉了之后才放开他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客厅里还亮着灯,餐桌上摆着一盘焦香的黑乎乎的不明物体,黄伯从厨房里端出了可以称之为宵夜的晚餐,小声说道:“那是小白做的玫瑰饼,特意留给你吃的。”虽然没有卖相,不过味道还算不错。

    “嗯。”严博冷漠的应了一声,手没有多犹豫直接伸向那盘饼干。

    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寂静的餐厅里响起,显得有些可怕。

    忽然,睡得正沉的季白睁开眼,伸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没有发现熟悉的人,他坐起身来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睛,他明明记得严博回来了啊,怎么会没有人呢?

    拍开床头上的灯,抓起一旁的外套披上下了床,刚打开门就看到餐厅里亮着灯,汲拉着鞋子走出去,还未下楼梯就看到在餐厅的饭桌上狼吞虎咽的严博。

    “严博”

    刚听到声音,严博甩下筷子站起来快走了两步走前去搂着他,关切的询问,“怎么起来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严博扶着他的肩膀一矮,瞬间将季白抱了起来,“一会儿,你回房间待着,别到处乱跑。”

    知道严博对自己说出话的执行度很高,可季白也不愿意在房间待着,严博上班之前他还睡着,下班回来他也睡着,要不是每天早上那温热的被窝告诉他严博回来过,他忍不住怀疑严博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想你陪着我。”

    “我吃完就上去陪你。”

    “不,就要现在。”季白摇摇头,态度十分的坚决。

    严博拗不过他,只能抱着人下了楼,三步并作两步将他放在椅子上,“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让黄伯给你做。”

    “不用了,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季白摆摆手,他本来就不饿,只是想严博陪着他罢了。

    “不行,你吃的怎么能马虎。”严博摇头,“我让黄伯给你做点。”

    季白拉住他,“这都几点了,黄伯明天还要早起给我做早餐,我随便吃点就行了,反正我不饿。”

    季白望了一眼时间,都快十二点了,这时候还让黄伯起来折腾,就算黄伯没意见他的良心也过意不去,哪怕他现在是什么特殊时期,也没有随便折腾人的习惯。

    “不行,管特么几点钟,凡是入你口的东西都不准随便对付。”这几个月季白的胃口都不大,可以算是吃什么吐什么,有些东西甚至闻着味脸色都变了,看得严博心肝脾肺肾都犯疼,他几乎把所有哄人的手段都用上了,才喂进去那么一点。

    他胃口不好,不是恶心就是想吐,能吃进去一口算一口,连医生也说了要注意补充营养,故而严博对他的饮食也别的在意,绝对不能对付,恨不得每吃一口都能把他缺少的营养全部补上。

    “那我不吃了。”季白无奈的说道,为了他那几口吃的,去折腾一个老人家,不管出于道义还是人心,他都无法做到,哪怕他是严家雇佣的员工。

    严博不悦的望着他,眯了眯眼,这个家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你吃吧,我先回房睡了。”说完,小心翼翼的起来。

    在严博眼里,这分明就是媳妇儿在跟自己闹别扭,还赌气跟他使小性子。媳妇儿跟自己老公使小性子本来就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但是这该死的情趣不应该发生在媳妇儿怀孕肚子饿的时候。

    严博板着脸,一把将他抱住狠狠亲了两口,将他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指着碗里粘成一团的面条,上面还有两条憋了吧唧的青菜,“这碗东西你能吃得下?”

    季白错愕的望着桌面上那碗不是面条的面条,看样子像是严博自己动手煮的,从卖相上看上去不是一般的糟糕。

    “你怎么吃这个?”

    严博到家的时候黄伯应该还没睡,怎么会自己动手呢?

    “是我让黄伯去休息的。”严博也不嫌弃,只是填饱肚子而已,不需要多好吃,而且让人给他做折腾也就算了,还会吵到季白休息,还不如自己动手。

    自从知道季白休息不好之后,家里就禁止陌生人出入,就连黄伯都被限制了行动,尤其到了晚上,整座公寓就跟荒宅似的静悄悄的,不晓得还以为闹鬼了呢。

    这段时间别说季白了,就连他都睡不安稳,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吵醒,更何况是季白了,他哪里舍得为了一顿饭吵醒他。

    季白的眼眶有些湿润,哪怕再累,眼前这个男人无论大小事永远都把他放在第一位,他不舍得让他闹心,他也不舍得他委屈自己。

    捧着严博的脸亲了亲,“我给你做。”

    就着这个姿势扣着他的脑袋亲了亲,“不用了,我吃这个就行,随便对付就行。”

    “不行,我不舍得你委屈”额头相互抵着,季白微笑着望向严博的双眼,这是他的男人,也是他牵绊一生的爱人,他们会相濡以沫,携手到老。

    “不怕犯恶心?”严博的唇角扬起,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意。

    “不怕。”

    “即使犯恶心你也愿意为你的男人做饭?”严博搂着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啃着他的嘴唇。

    “嗯。”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严博重要,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当然除了肚子里的小崽子之外。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