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孩子像你
    “给我煮碗面吧。”严博松开了搂着季白的手,将人放下地。

    季白深吸了一口气,走近厨房从冰箱里面拿出了西红柿和鸡蛋,打算给严博煮一份西红柿鸡蛋面。清洗西红柿的时候还好,扭开火源烧红锅子放了油之后,那股恶心感汹涌而至。动作迅速的将西红柿扔进锅里,看着时间差不多打了鸡蛋,屏住呼吸翻炒了几下,倒上水盖上盖子之后,终于忍受不住。

    “呕呕呕呕”

    “呕呕呕呕”

    伏在水池里连连呕吐的季白,适时被人塞进了一杯清水,严博扶着他,喂了几口让他漱漱口,随后把一杯柠檬水递到了他的唇边,“女马的,让你不听话。”

    心疼不已的严博在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也没有过分的温柔,反而粗声粗气的吼着,但是抚摸在季白背上的动作轻容的让人无法相信。

    季白接过柠檬水一饮而尽,总算是缓过了那阵难受的劲儿。

    严博夺下他手里的杯子,一把将他抱起,直接回了房,粗鲁的扒下他的外套将人塞进被子里。“女马的,我就不应该答应你,”

    听着严博自责的强调,季白忍不住伸手揽着他的脖颈,将自己埋进去,“我真的没事,你别这样。”

    什么叫没事,在他面前他的一切小事都是大事。

    “锅里还煮着东西呢,你把面条放下去煮五分钟就可以吃了,”季白很自觉的拉了拉被子,秀气的打了个呵欠,“我想睡觉了”

    严博看着床上鼓起来的一团,目光一片柔软“嗯,睡吧。”

    说完,径自下了楼,半个小时后,严博回房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搂着季白陷入了沉睡。

    闹钟还未响,严博就清醒了,关掉了吵人的闹钟,洗漱去了。

    没多久,严博拉开卫生间的们,穿着浴袍手里正拿着浴巾在身上胡乱擦着头发,看着还在床上酣睡的季白,眼底一片柔软。

    季白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时,除了外出拍戏之外,基本上每天都能在他上班之前起床,自从肚子里怀了那个小兔崽子之后,他的作息时间完全被打乱了,睡着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还多,这都九点了还没有起床的征兆。

    季白贪睡没关系,前提是要吃饱了才行。

    严博丢掉了毛巾,单腿跨上去,将季白抱了起来。

    “唔”睡得正酣的季白被闹醒,有些不满的挣开那双金贵的眼,看着抱着自己的严博,嘟囔道,“我要睡觉,别闹了。”

    “吃完早餐再睡。”

    严博径自将人抱着下了楼,直奔餐厅

    “要睡觉”

    脑袋枕在严博的颈边蹭了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窝着,意识渐渐走远,待严博将他抱到餐桌上时,季白的呼吸已经绵长了。

    严博低头看了一眼又睡过去的媳妇儿,无奈的就着这个姿势给他喂食,动作生疏的捏起勺子,吹了吹递到季白的唇边,“乖,啊”

    说的正香的季白没有动静。

    “醒醒。”

    “”

    搂着季白的严博狠了狠心,搂着季白的那只手绕过他的脖子反手去捏他的鼻子,等他的嘴巴微微张开时,把勺子塞到了他的嘴巴里面,吃下了第一口。

    被打扰了睡眠的季白动了动眼皮,没张开,只是等严博再次将勺子递到他唇边时,很自觉的乖乖的张开了嘴。

    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满满一大碗红枣粥全部进了季白的肚子。

    这一顿早餐,季白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闭着眼吃完了,随后窝在严博的怀里睡着了,再次睁眼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半,这一觉睡得够久。

    “睡饱了?”

    季白睁开眼就看到严博的锁骨,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有些不自然的挪了挪臀部,不一会儿就听见严博变得粗哑的呼吸声还有臀部底下硬的不行的物什,这下捅了马蜂窝的季白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动弹。

    “几点了?你怎么没去上班?”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声音慵懒。

    严博冷哼,“我去上班了谁照顾你?”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季白瞪眼,谁瞧不起谁。

    “饿着肚子来照顾自己?”

    季白一愣,有些不理解严博的意思,直到他晃了晃手机,“几点了?”

    “十二点半。”

    季白吓了一跳,从严博手里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1232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严博一眼,“我怎么睡了那么久?”简直突破了他的历史新高。

    “我说媳妇儿,自从你怀了这个兔崽子之后,是越来越像某种动物发展了,到时候等你肚子里的那个小兔崽子生下来的时候,你都可以变成猪了。”严博挑着眉忍不住打趣道。

    季白的脸上薄薄一层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了严博一眼,“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边说边挣开严博的怀抱,想要下床洗漱。

    “去哪儿?”严博拽住他。

    “去洗漱。”说着,像是要印证自己的说法似的,另一只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看他的样子像是要去洗手间的可能性更好一点。

    结果进了洗手间没多久,季白就发出惊讶的叫声,“严博严博”

    “怎么了?”听到季白的紧急召唤,严博连忙奔过去。

    刚进门就看到季白在自己的小腹上面左右挪动,摸了又摸,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见严博过来,连忙去拉他的手放在他的小腹上,“你感受一下。”

    “感受什么?”

    严博有些发懵,不晓得季白想要边打什么,宽厚的手掌覆在季白的小腹上,轻轻的摸了摸,下一秒,眉头紧蹙,“怎么这里是硬的。”

    季白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你也摸到啦。”

    “还没有我的手巴掌那么大。”严博有些嫌弃,也不晓得季白傻乐什么。

    季白的手覆在严博的上面,唇角含笑,“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像你该多好”鼻子、眉毛、眼睛、嘴巴,一点一寸都镌刻在他的内心深处。

    “我觉得小兔崽子像你会好一些。”最起码在对待他的态度上,还有回旋的余地,望着季白那张精致的脸,即使每天看着都不觉得腻味。

    如果这小兔崽子生下来长得跟季白一样,多好,看着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那样的人生该多圆满,他们的儿子就应该像他。

    “为什么?”季白愣了一下。

    “因为这样我就不会想要揍他。”

    “那可是你的儿子。”季白忍不住吐槽。

    严博有些无赖,“就是因为这样才应该像你。”

    “但我希望我们的儿子像你,”男子汉就应该像严博这样,雄性荷尔蒙爆表,“难道你的儿子像你不应该?”

    这话能接么?显然是不能。

    听到这话的严博搂过季白,将他压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拥入怀里,像是恨不得将他嵌入自己的骨血里似的。

    微微一愣,伸出手搂着他的腰,轻声问道:“怎么了?”

    在一起这么久,连孩子都有了的季白,还是第一次看到严博这样的神态。每一次的拥抱都带着不可违抗的强势和霸道,像这样单纯的拥抱除了休息之外,很少,少到一个手巴掌都能数出来。

    季白是那么的倔强,意外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却坚持以男子之身为他生孩子,换做是旁人哪里有勇气去承受这样的事情,更别说是求着他留下这个孩子,而且心心念念想着孩子能够像他。

    他的感情、他的心意,他又怎么会不清楚?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