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试镜
    不能怪季白的反应如此激烈,实在是因为严博对他的控制欲太高,不管去哪里首先都需要征求他的意见,当然这样的要求也只是在他怀孕之后才开始的。季白明白严博的担心,所以尽量选择不出门,尤其是背后还有一个没有浮出水面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

    对于季白的惊讶,严博的心里有些不好受,暗自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最近太过分一些,毕竟季白是自由的个体,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只是出去试镜应该没什么的。

    “只要你保证不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当然可以。”

    季白点头如葱蒜,“当然,必须的。”

    望着喜笑颜开的严博,愧疚的心瞬间被治愈。

    得知要与李子健见面,季白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就算李子健钦点他为男二,但是演技不过关被刷下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垂下头的季白翻看着剧本,脸上平静无波,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

    季白是一个人来的,身旁跟着严五跟严六,严博因着有财务会议要开不得已让他们两人护送他前去试镜。

    试镜的地点在酒店的会议厅,从跟高茜云在酒店门口汇合为止,一言不发,凭空让季白更加的紧张。

    高茜云并没有给季白做心理准备的时间,伸手就将沉重的大门打开。

    这是意见小型的会议室,只容得下二十多人,会议室内的窗帘全部被拉上,即使开了灯,管线依旧被遮挡了一半,变得昏暗。

    季白也没怎么费心去找李子健,一抬头就看到会议室的主位上的李子健,不是季白太有眼光,事实上是所有人都把他围在中间,颇有种众星捧月的既视感。

    那是一个带着书卷气的男人,五官柔和,跟他的相貌没多大区别,哪怕留着跟狗啃了似的胡子,看上去顶多也就四十出头,而实际上他今年才三十八岁,距离四十还有两年,只是脸上的胡子看上去实在是扎眼,让他有一种没洗澡的错觉。

    高茜云领着季白向李导走去,很快,李子健的注意力从镜头移到了他们身上,刚看到高茜云,立刻站起身来,“嘿,高大美女,一段时间没见,又漂亮了!”

    高茜云挑眉,“就算你这样夸我也改变不了我已经嫁人的事实。”

    李子健摸了摸自己下巴,“我只是晚生了几年。”随后他的目光落在季白身上,在看到季白精致的五官时,双眼发亮:“这位就是季白?!”

    “李导您好,我是季白。”

    微笑着,恰到好处的显露出一丝对对方的尊敬却又不显得过分的谦卑,尤其是唇角上扬的弧度,将那张精致的脸衬得越发的迷人。

    “不错,跟人物形象还算符合。”李子健上下打量着季白,看到他那张脸的瞬间,脑子里就在勾勒适合季白的完美的人物形象,可惜季白今天穿的有点多,看不出他的身材。

    季白笑了笑,“谢谢李导的夸奖。”

    “嗯,就是穿的有点多,怕冷的体质跟女人似的。”李子健说话很直接,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一开口就让季白无语。

    “长得真嫩,你有没有十八岁?”

    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满十八岁,季白的皮肤天生就细腻,再加上这段时间吃的好睡得好,自然气色也好,基本上可以说是跟粗毛孔绝缘,自然看上去会比实际年龄小,但绝对不会小那么多。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季白很平静底回答了对方的问题,“至于畏寒怕冷的体质,这是天生的,我没办法改变不是。不过,我觉得我可以当成对对我的称赞,谢谢。”

    见他开得起玩笑,李子健哈哈大笑起来,主动上前拍了拍季白的肩膀,“你倒是有趣,行了,待会儿你上去试一段,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我们就签约。”

    季白宠辱不惊的点头,“谢谢李导。”

    火玫瑰这个角色坏的很有特色,并不是穷凶极恶的人,一个标榜优雅的犯罪份子,从骨子透露出来的优雅理智、温和从容,将目标人物一个个斩杀。

    火玫瑰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火玫瑰的前身并不叫火玫瑰,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跟很多家庭一样失去双亲,跟妹妹一起长大。眼看着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在即将步入婚礼的前一晚死于非命,碍于凶手的身份和地位得不到该有的公道,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凶手逍遥法外,却又无能为力。

    李子健要求季白试的就是火玫瑰在发现自己的妹妹被残忍杀害以后,得知凶手被无罪释放后的痛苦及挣扎。

    试镜,正式开始。

    “我的妹妹死了?!”

    季白双眼空洞无物的看着跟他报信的人,有些难以相信刚才还笑得一脸幸福的妹妹居然会惨遭毒手,永远跟他天人相隔,他不相信!

    “你不要开玩笑,这一定都不好笑,明天就是她的婚礼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精神恍惚的季白露出一抹幸福而又满足的笑容,好像那人说的真的是一个冷笑话似的,可是颤抖着的双手出卖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季白呆呆的看着半空,忽然眼眶里留下两行眼泪,渐渐绝望爬上了他的双眼。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话”

    微微停顿的季白向前走了几步,随后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哀嚎着跪在地上,“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季白以头锵地,痛苦的嘶嚎。随后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渐渐停歇了痛苦的嘶嚎,整个人的身体僵住,然后缓缓起身。

    眼神里的痛苦渐渐被滔天的怒火和恨意替代,一双手紧握着拳头抵在自己的大腿上,垂下头,没有任何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绝望让人心酸也让人心悸。

    “卡!!!”

    季白的表演机具张力,从他踏入镜头下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像是剧本上的那个痛苦、无助还有对现实的不甘的火玫瑰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每一个步伐每一句台词,都恰好好处,就连眼神都完美契合。

    李子健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季白,像是要审视他似的,除了一开始喊停的那句话意外,没有只言半语。

    季白从地上站起来,并不着急得到李子健的回答,反而是在站起身的那一刻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不是他不想站着,实在是刚才那段表演太费体力,他有点吃不消。尤其是跪坐在地上的那个动作,其实在季白的预想里面是没有的,奈何体力跟不上。

    “刚才那个跪坐的动作是你自己加上去的?”看着季白有些出挑的行为,李子健并没有怪罪,反而挑起眉询问道。

    季白点点头,借着桌子的掩盖揉了揉发疼的膝盖,“是啊,我觉得那一段以跪坐的形式来表达火焰的情绪嘴合适不过了。”

    得到回答的李子健并没有说话,而是瞪着他手边的剧本,思虑了许久,就在大家以为季白没戏时,却见他猛然拍桌,大喊了一声,“好。”

    “!!!”被吓了一跳的季白,瞪圆了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这个动作改的好啊,从站立到跪坐,原本生涩的衔接变得流畅,就连表达的意境也多了几分,这个动作改的妙啊!”李子健高兴起来,将自己的大腿拍的‘啪啪’作响,光是听这个声音,季白都替他觉得疼。

    “就你了!”

    季白微微一愣,“谢谢李导的栽培。”

    “还是你自己争气,”原本对季白的八分满意上升到了十分,不愧是高茜云带的艺人,果然没看走眼,“这段时间回去减减肥,虽说长得好,但是身材跟不上也是白瞎。”

    “”他不是肥只是怀孕了而已。

    这话能说?显然是不能。只能容忍李子健对他的误解。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