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再遇任凡
    眼前的两个男人,一个精致一个威猛,哪怕穿的再、臃肿都掩盖不了他们的气质,尤其是那个精致的男人,绝对比任何男人都更具吸引力。

    “呵呵都叫你别老是顾着公司,有时间多看看娱乐报纸,这可是我们鼎鼎大名的季白季大明星。”任凡下意识搂紧了那个女人的腰,颇有种洋洋得意的感觉,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哎呀瞧我这记性,季大明星好像是息影了,也是总有些人自命清高但实际上狗屁不通。”

    那女人的眉头微微一皱,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越看就越觉得眼熟,像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里面见过,心下微微荡漾,难道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什么白倾衣?

    不是说息影了么,当然息影的潜台词就是雪藏。

    想着,那女人眼中的神色更加精彩纷呈,有些勾引意味的冲着季白笑了笑,曾经的风光以及奢华的生活,这落了魄自然是接受不了其中的差距,只要她给出动心的筹码是不是就可以将这样的一个男人绑在自己身上了呢?!

    “我可听说季白的容貌出色、演技也好,没想到真人比传闻更加出色,能够跟这样一位男士吃饭,肯定是我的荣幸,只是不知道季大明星能不能接受我的请求。当然,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

    说着,就像是一条看到肉的哈巴狗,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舔几口,那副怎么都有掩盖不了的**熏心的模样。

    “亲爱的,人家季大明星高傲着呢,怎么会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坐下吃饭呢?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在别人眼里,那都是跟蝼蚁一般的存在,上赶着请人家吃饭,搞不好人家还嫌弃我们的饭脏。”

    任凡哪里不明白他身旁的大金主看上了季白,可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将金主拱手让人,尤其那个是还是一直一来积怨已深的季白。

    那女人淡淡的瞟了任凡一眼,也清楚他内心的想法,无非就是怕她看上了季白甩了他,说真的要不是看在他有点能力的份上,她才不愿意养这么一个废人在身边,全身上下也就只有那二两肉有点看头。

    “不晓得季大明星赏不赏脸一起吃个饭,当然你身旁的这位男士也可以一起来。”女人娇笑着提议,目光在严博跟季白两人身上来回打转。

    任凡对着季白笑了笑,“季大明星,赏个脸?”

    季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连眉毛都没抬一下,自从他收回所有的东西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任凡,还以为他躲在哪里角落苟延残喘,没想到他居然会牺牲色相去卖身,还敢跑过来挑衅,还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前段时间,他跟谭晓晓的丑事被扬的全世界都知道了,真的难为那个女人居然会捡任凡这样的破落户包养,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瞬间就仰人鼻息,最关键的还是永远都不会带着脑子出门。

    “饭脏不脏我不清楚,但是你嘴巴脏那是肯定的。”对于任凡的挑衅,季白的反应很是平淡,不管他以前跟任凡有什么关系有什么交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既然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任凡就应该从他的人生里面抹去,既然是这样,面对一个陌生人他完全没有什么好说的。

    既然是陌生人,自然也不会出现交集,面对如此拙劣的挑衅跟侮辱,季白压根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相比起季白的淡定,严博的反应更要剧烈一些,任凡还好说,只是一个丧家之犬无足为俱,面对他的挑衅严博的反应比季白还要淡定。但,那个女人不同,她的眼神想要让人厌恶的隐喻的光芒,落在他身上还好,落在季白身上时他就恨不得将那个女人的眼睛给挖下来,要不是季白拽着他的衣摆的话。

    任凡挑了挑眉,“我的嘴巴脏?看来季大明星是尝过了我嘴巴的味道,不然你怎么会晓得我嘴巴脏还是不脏。”

    果然,同一句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完全是两码事,严博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说出那样的话他的心跳都会莫名加速,可是任凡说出来,除了令人作呕之外还是令人作呕。

    “隔了十几米都能闻到你的口气,你说你嘴巴不脏。”

    “哟,敢情季大明星的鼻子还是狗鼻子呢,隔了十几米远都能闻到我嘴里的味道,我就说嘛,季大明星怎么能一下子就红透半边天,原来是仗着自己的本领啊。”任凡故作明白的模样,啧啧称奇。

    季白冷眼旁观,看着眼前跟疯狗没两样的人,季白很好奇为什么当初自己会看上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有带脑子出门吧,要不然怎么会被这样的人给勾搭上了呢?是他看走了眼还是他太会装

    淡然的站着,将手里的东西都搁在购物车里,肯定是因为任凡太会装了,才不是他的问题。季白如是想。

    道不同不相为谋,季白刚准备转身离开,一条胳膊被人拽住,随后又松开了,下一秒就听到货架被撞倒发出的声音,季白一回头就看到任凡撞到了货架被压在下面疼的龇牙咧嘴。

    目光往回移,就看见严博嫌恶的擦着自己的手。

    按照严博的暴脾气,能忍了那么久,实属意外。当然,严博的人生信条之一,就是能动手时尽量动手,不要瞎逼逼。这不,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他就甩。

    对于季白,任凡也算了解,他并不像表面上显露出来的那般无害,只是没想到他刚碰到季白的下一秒,居然被人像小鸡崽子似的提溜了起来,直接扔了出去。

    待身体撞向货架时,疼的他整个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像一条死鱼似的摊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女马的,你是不是嫌自己活腻歪了!”

    “啊——”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一瞬间,刚才还对严博跟季白垂涎的女人呆愣了好几秒后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那尖锐的声音十分的刺耳,让季白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你没事吧?”那女人尖叫着,在看到任凡凸起来的后背,立马鬼哭狼嚎起来,“啊啊啊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快来人啊!救命啊!打死人了啊!”

    将任凡甩出来的严博完全没有将他们两人放在眼里,拉着季白的手,嫌恶的擦着刚才任凡碰过的地方,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季白没事之后,冷着脸训斥道,“女马的,让这样的疯狗碰到了你不觉得恶心?”

    像是觉得自己的语言不够深刻似的补充了一句,“隔了百八十米都能闻到他嘴里的臭味,你不觉得想作呕么?!”

    季白拍了拍严博的手背,“嗯,有点。”

    对于严博的话,季白很难得配合一次。

    “快报警!快报警!没看到人被打成这样了么,快报警——”跪在地上的女人尖叫着,想要去碰任凡但指尖碰触到任凡的身体时,都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

    渐渐的,在商场内部的顾客都被这场热闹给聚集了起来,渐渐围成了一个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