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被黑
    “亲爱的,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是不是哪里疼啊?”

    任凡躺在地上,侧着身体蜷缩成一团,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呻吟,活像一只正在油锅里面煎炸的虾。那女人惊慌失措的跪在他身旁,想要查看他到底哪里不舒服,但是每每把手搭在他身上都疼得慌,愣是没敢碰他。

    这边尖叫着要死要活,那边的严家二少爷开始教训自己媳妇儿了。

    “要是下次再被这种的狂犬病基因携带者碰到,碰到哪儿老子就直接剁哪儿。”严博的表情变得狰狞,牙齿磨得咯吱咯吱作响“女马的,你也不怕得病。”

    季白也很是无奈,他也没想到任凡会突然冲上来啊,而且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真的合适?再者说了,要不是顾忌着他肚子里的孩子,他会让任凡这个神经病拽自己?

    “你还有理了是吧?”严博瞪眼。

    到底是顾忌着场合不合适,季白也没有跟严博争论下去。

    下不去手的女人扭头就看到凶手还在那边站着振振有词的说些什么,态度十分的暧昧,原本还对他们两个有点非分之想的女人,立马歇了心思,严博这一手过去,任凡就没了半条命,那么她呢?在美色跟命面前,她还是觉得小命重要。

    有些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严博和季白尖叫道:“你们两个当街行凶的凶手,我一定会把你们告到牢底都坐穿了为止。”说着,手指头指向一旁的季白,“尤其是你,什么狗屁大明星,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居然指使别人公然伤人,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告诉你,你死定了——啊啊啊啊——”

    她的威胁还没说完,那根指着季白的手指就被严博紧紧的拽住,往反方向一掰,咔擦一声,顿时发出一声声惨叫。

    “啊啊啊啊——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啊啊啊——”

    严博面无表情,拽着她的手指的手一松,那个女人的手指已经被折断了,“这辈子敢这么指着老子的,你还是头一个。”

    一脚踢开鬼哭狼嚎的女人,严博难得低下高贵的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倒在地上的一堆狗男女,冷笑道:“不知道公然袭击政府议员,够不够你们这对蠢货把牢底坐穿?”

    “”

    任凡疼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严博的话也没心思分神去消化,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是为什么医生还没有来,要是他变成半身不遂偏瘫怎么办?!

    那断了一根手指的女人,虽说疼的痛哭流涕,但理智尚在,听到严博这尊煞神的话,差点没气晕过去。

    这算什么事?!

    他们才是受害者好吗,为什么在这个煞神嘴里他们就变成了袭击政府议员的恐怖分子?!

    现场围观的吃瓜群众看着着戏剧化的一幕,脑子有些发懵,有些消化不过来。

    本来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这副模样了,语言上的挑衅下一瞬间变成了暴力事件,还特别的血腥,现在又扯上了什么政府议员?拍电视剧么?不是说里面有个什么明星,如果不是拍电视剧那是什么?

    在监控里面看到纷争的保安带着民警赶了过来,看见严博的时候,那个小民警擦了擦眼镜,仔细看了又看,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本小本子,认真的打量了好一会儿,确定了他眼前这位大佛是谁之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到底是谁惹到了这尊煞神?!

    那个女人见民警过来了,一个劲儿的哭嚎着要民警给他们一个公道,说他们两人是如何的欺负人,然后伸出自己被折断的手指头,说他们是如何使用暴力,还尖叫着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要不然这事没完什么的,吵得人头疼。

    “吵你妹的吵,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我问你话了吗,就搁这儿吵。”完全不需要衡量,小民警选择了站在严博这边,瞪着那个吵闹不休的女人,勒令她闭上嘴巴。

    那女人被瞪,下意识的合上了嘴巴,安分的不行。

    “120的人呢?怎么还没过来?让他们赶紧把人弄走。”

    “已经在路上了,快到了。”

    得到回到的小民警冷哼一声算是回答,但扭过头时又换了另一副表情,谄媚又不失庄重的询问道:“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跟我们走一趟?要是不方便也没关系,我们就在这儿询问几句,您看成吗?”

    程序是肯定要走的,哪怕对象特殊也不能免俗,更何况这位可是出了名的煞神。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惹上这尊煞神的人通常都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这尊煞神一直都是他们局里不能惹的排名榜top1

    严博有些不耐烦,“就在这里问吧,我还有事。”

    “成成成,没问题,我们这就开始。”

    生怕惹毛了这尊煞神的小民警,连忙招呼同事帮严博做笔录。

    走完程序的严博结了账赔偿了超市的损失之后,带着媳妇儿扬长而去。

    本以为这事就算是过去了,按照严博针眼打小的心眼儿,这事肯定是收拾妥当了,没想到第二天就闹得满城风雨,什么富二代打人啊、枉顾法律、无故法纪之类的话是传的天花乱坠。就连季白的微博底下也沦陷了,无非就是因为打人着的身旁跟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长得跟季白一般无二,找着机会的黑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机会,自然逮着季白狂喷。

    当事人没有出面澄清,黑子就以为当事人是默认了事情的发生,闹得更加热烈,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也被忽悠进了这场口水战中。

    当天晚上高茜云的电话打上门时,季白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怀孕之后,季白都不大关心娱乐新闻,就连微博也很少上了,等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时,季白还是愣了一下。

    “你是说,我又被黑了?”

    对于自己被黑的事件,季白已经见怪不怪了,要是哪天没有人黑他才觉得奇怪。

    对于季白招黑的体质,高茜云也是很无奈,自从任凡的事件过后,季白好像就是移动的招黑物体,不管拍什么电视剧拍什么电影,永远都会有一群喷子在底下喷,就连季白的那群粉丝都习惯了,一开始还会上去跟他们撕,久了之后干脆全部当看不见,拉黑清净。

    高茜云无奈的询问,“你那天是不是真的参与了?”

    “我是无辜的,”季白懒懒的躺在太阳椅上,眼睛微微眯起,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好像下一刻就要睡过去了似的,脸回答都变得漫不经心。“我只是出门买点东西,没想到这样都能遇到任凡。”

    “你说任凡?”高茜云挑眉,那个任凡不是早就被收拾了么,怎么又跑出来了?

    随着天气越发的冷,季白越发懒得动弹了,平时都是窝在房间里面,二十四小时开着恒温空调,晚饭过后照例需要散散步,只是散步的场所从室外变成了室内。“嗯。”

    任凡跟季白的纠葛她清楚,要真的是任凡,那就好办多了,“行了,这事交给我了,你在家好好养着,回头我去看你。”

    “好的。”挂断电话的季白,将手机丢到一旁的桌子上,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闭上眼一会儿就睡着了。

    严博忙完公事出来就看见季白在窗前睡着了,轻手轻脚走过去替他捏好被子,爱怜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背对着季白的严博没有看见,在他落下吻后的季白,他的唇角慢慢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