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散心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春节的到来与往日并无不同,只是除夕当晚回梅园吃了顿饭,陪伊芸聊了一会儿天,两人又打道回府了。

    严博给黄伯放了假,在元宵前黄伯是不会出现在玫瑰庄园,偌大的宅子就剩下他们两个,显得有些冷清,幸好回来之前伊芸给他们打包了不少的菜,当时严博还觉得有些麻烦不愿意带,也幸好伊芸坚持,要不然未来几天他们的早中晚餐都没有着落。

    大年初三,在家里宅了三天的严博提议要带他出去散心,恰巧有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在荔城郊区开了一间农家乐,他去过一次风景还不错,想着宅在家里也是无聊,干脆就带着季白一起去那边住几天,吸收一下新鲜空气。

    伊芸得知严博要带着季白出门,有些不放心,特地跑了一趟,在严博面前耳提面命,让他好好照顾季白,越念叨就越是担心。

    “要不我也去吧,多一个人照顾小白也是好的。”

    眼看着季白的肚子已经七个多月了,严博还敢带着季白到处乱跑,也不怕出点什么意外。呸呸呸她瞎说什么呢,好好的怎么会出什么事情。

    被念叨的烦不胜烦的严博皱着眉,“就我跟媳妇儿两个人。”要不是那个小兔崽子还在季白的肚子里,他才不愿意多带一个人,还要带上她,还不如不出门。

    “屁的就两个人,你懂得照顾你媳妇儿?平时还有黄伯照看着,现在黄伯放假了,就剩下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懂个屁的照顾。”说起这个伊芸就来气,她提了好几次说要亲自照顾季白,都被他这个儿子冷冷的拒绝了。

    她是不喜欢男媳妇儿,以前对季白也是多加刁难,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是,没错,她在知道季白怀孕的那段时间对他很抗拒,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喜欢孩子,她也承认是因为孩子才接纳季白的。

    这些都不是严博拒绝她去的理由!

    眼看着他们母子二人再起争执,季白连忙打断,“妈,我相信严博会照顾好我的。再说了,妈你要是跟着我们去,那爸得多孤单啊。”

    伊芸没有想到季白会用这样的理由来堵自己,正想说大不了带着严广航一起去,没想到被严博一句话给堵死了。

    “我带我媳妇儿去散心,你们掺和什么劲!”

    得,说什么都没用,严博摆明了就是要二人世界。

    阻止不了的伊芸只能拉着严博,在他耳边唠叨,这个要注意那个要当心,把严博念叨的头疼,但是又关乎到季白,又不能不听,耐着性子跟在伊芸身旁打包收拾行李。

    一切以媳妇儿为重!严博安慰道。

    看着严博按捺着脾气,任由伊芸在他耳边嗡嗡的说着,觉得十分新奇,没想到严博还有这样一面。

    送走了叨叨叨的伊芸,严博夸张的舒了口气,快步走上前来扣住季白的后脑,啃了上去。直到季白快要因为缺氧而昏厥时,严博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他。

    看着季白朦胧的眼神还有那副欲拒还迎的模样,哪里还忍得住,严博一把将季白抱起来,放在床上压了上去。

    一夜春光无限。

    出发去农家乐的时候,季白还昏昏沉沉的睡着,一应行李都是严博搬上车的,就连他也是被抱上车。严博的开车技术很好,季白睡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客房里面,房间还堆满了东西。

    “醒了?”

    翻箱倒柜的严博看见季白醒来,立马将手头上的东西扔下,他脚下一片狼藉,看的季白的眼角直抽。

    “你在干嘛呢?”

    严博三两下就将妨碍他行进的东西给踢走,本就乱的房间就更乱了。

    “我记得出门之前给你拿了风衣,没找到。”

    农家乐这边风大,怕季白冷着,索性就带了好几件外套,没想到最防风的那件居然没找着。他明明记得是带过来的,没想到要用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着。

    “不是放在车子了么,”季白有些头疼的看着一片狼藉,“就在车厢后面那个蓝色的袋子里,跟奶粉搁一起了。”

    严博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行李袋落在车子里。

    趁着严博去拿风衣的间隙,季白将地上的东西都放好,该放衣柜的放衣柜、该放洗手间的放洗手间。

    房间很大,季白来来回回好几趟,还没把十分之一的东西收拾完,严博就回来了。看着季白挺着个大肚子走上走下,不停的蹲下起立,看的心疼不已。

    “季白,你是不是傻!”连忙抢过他手里的东西,将人压在椅子上坐下,拿起他的腿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按捏着。“我让你弄了吗?!”

    “房间那么乱”

    “乱那也是我的事,我会弄!”严博粗声粗气的训斥道。

    平时就差没有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现在倒好,趁着他离开的时候忙上忙下的弯腰,不晓得他现在挺着大肚子,“你是故意气我的是吧!”

    “没有,”季白无奈的看着一边训斥自己一边帮他揉腿的严博,“适当运动对身体有好处,而且我又不是做不了,只是动作慢点罢了。”

    “女马的,你还有理了是吧。”严博的火气上来了,“是谁晚上腿抽筋弄得睡不着?是谁晚上腰疼睡不着?”

    “是我,但”

    “既然知道那就老老实实给我待着。”

    自从那天季白说腰疼,在床上来来回回换了不晓得多少个姿势都无法入睡,紧张的让唐汉国连夜驱车赶过来,仔细检查之后才发现是胎儿压迫到了神经,情况不算严重,只是平时睡觉的时候腰下面要垫个垫子,要不然肯定睡不着。

    “还难受么?”

    严博看着季白,手底下的动作越发的轻柔,他媳妇儿给他怀了孩子。一想到这是拥有他们两骨血的孩子,那种满足感随着季白身体状况的好转还有他小腹的日益增大,越发的明显。

    看着严博柔和的五官,季白抿着嘴微笑着,哪里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孩子出现的方式让他有些抵触,再加上他怀孕期间发生那么多事,让他全部的额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自然对小家伙的到来没什么好感。

    只是觉得他们的世界被第三者插足,只是意识到他即将要成为一个父亲,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就慢慢的适应了这个角色。

    “我觉得这个小家伙肯定很像你。”季白摸了摸自己凸出来的小腹,笑得一脸柔和。

    严博眯了眯眼,从怀上这个小兔崽子开始,季白心心念念都是孩子长得像他,受了这么大的罪才生存下来的小兔崽子,却希望孩子什么都随他

    看着季白越来越漂亮的脸蛋,忍不住在上面啃了两口,打趣道:“就那么爱你老公,什么都为你老公我着想。”

    季白瞪了他一眼,颇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索性房间里面没有外人,要不然严博一口一个媳妇儿一口一个老公,还不让季白羞死,恨不得踹他一脚。等着严博的季白,自己反倒绷不住,低声笑开了。

    看着季白的笑脸,严博的眼底满是柔情。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