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不长眼
    严博只是想带媳妇儿在这儿住几天,让他好好放松放松,免得在家里憋出病来。只是他绝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上什么熟人,尤其这个熟人还跟自己的小姨有过一段。

    “安哥,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裹得严严实实的季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么偏远的地方遇到安中岩。自从《登仙》杀青之后,他们两个很少见面,就连联络都几乎没有。

    安中岩在这边住了大半个月了,算是修身养性,吃了午饭没多久出门遛弯消消食,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季白,还真的是意外。“是啊,真巧。”

    打完招呼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一时不晓得说些什么好。之前有左映轩在时还好,现下冷不丁的在私底下遇见,饶是一向亲切可人的季白有些词穷。

    “严博呢?”

    季白闻言微微一怔,他是怎么知道的?!

    见季白有些诧异,安中岩苦笑道:“我是他小姨的前夫。”

    “!!!”那个彪悍的小姨?安中岩居然跟伊珊有过一段,那就是说伊哲琛是安哥的儿子?

    对于这个认知,季白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安中岩的五官,也没有什么地方跟伊哲琛长得相似,怪不得之前他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我我不知道。”

    季白深吸了一口气,“抱歉,我的意思是很意外,没想到安哥你居然会是严博小姨的前夫。只是你怎么知道我跟严博的关系?”他自认保密工作还是做的很充分的,安中岩是怎么知道他跟严博的关系?哪怕是猜测,也是跟严磊啊?

    “我之前看到严博给你打电话时,你备注的那个称谓。”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会称呼另一个男人为老公,关系那么亲密,要说他们两个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季白皱眉,他想不到哪一次会如此大意,被安中岩发现。

    “就我们第一次见面时。”

    安中岩好心提醒,远远看到严博走过来,笑了笑。

    季白恍然大悟,那时候他刚跟严博确认关系,上面的称谓也是严博设置的,没想到恰巧就是那次被安中岩看到了。怪不得他在片场时如此的照顾自己,原本以为是因为他够努力,看来是看在小姨的份上。

    “你怎么跑出来了?!”严博冲着安中岩点点头,皱着眉望着季白,一脸的不赞同。

    安中岩见状,识相的提出离开。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对严家人一向都无感,以前跟伊珊在一起时还顾忌着亲戚之间的联系,哪怕严博他们对他没有好脸色也就忍了,现在他倒是想忍,可惜没有机会了。

    见安中岩离开,季白笑了笑,“肚子有些发胀,出来走走。”

    偌大的农家乐就小猫三两只,严博陪着季白慢悠悠的走着,随着小家伙的长大,他的身子越发的沉重,多走几步都需要扶着腰,要不是一路上有严博撑着,早就累瘫了。沿着小路走了一大段路,季白才看到严博口中的那一片花海。

    “确实长得喜人。”季白看着花圃里面争相绽放的花朵,每一朵都清香扑鼻。

    季白并不晓得花圃里面的都是什么品种,只是从外观上看,花儿确实长得好,尤其是在这么冷的天里还能开的如此的艳丽,确实难得。

    严博随意扫了一眼,“确实还行。”这里的还只是一小部分,偌大的花圃被主人分割成了四部分,春夏秋冬的花朵都有,不管哪个季节过来都能看到当季的风景。

    “真难得能从你嘴里听到夸赞的话。”季白笑了笑。

    严博耸耸肩,“你可以理解为称赞,虽然我没这个意思。”从知道自己得了病开始,他慢慢就开始接触一下东西,玩的也疯,什么都折腾过,但是从他创办公司之后这些东西也就离他远了。

    两人边走边聊,顺着花圃绕了一个圈。

    他们出来之前,外面的太阳挺大的,这才多久就消失了,季白穿得衣服虽然厚还是不防风,这山风一吹过来,季白冷的直缩脖子。

    严博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季白身上,宽大的风衣将他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起来,哪怕穿得厚厚的。

    “这里的天气不比市里,早晚温差大,出门的时候就应该穿上风衣的。”知道季白不适应这边的天气,严博也没有多加呵斥。

    “我记住了。”季白拉了拉还带着严博体温的风衣,点点头。

    “还难受么?”

    看着严博身上薄薄的套头毛衣,季白有些不忍,“好多了,我们回去吧,我有点饿了。”

    严博点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尤其是季白这会儿说饿了想吃东西。再者,他们还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多得是时间到处逛逛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于是就顺着季白的要求往回走。

    “严二少——”

    刚走出花圃的范围,他们身后就传来诧异且惊喜的叫声,声音里面还带着一丝的不确定。

    严博皱眉,扭头一看,身后跟着一个并不陌生的女人,这么冷的天气,还穿得异常单薄,一身紧身的连衣短裙,腿上套着黑色的透明丝袜,胸前的大片春光**裸的敞开,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严博回头正想离开,那人激动得向前小跑了一段,“严二少,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倩倩啊,朱月倩。”

    严博有些不耐的眯眼,面无表情的询问:“我认识你?”

    猛然呆住的朱月倩很快恢复过来,热情又不失尴尬的说道:“严二少,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连眼角都欠奉的严博,径自搂着季白的肩头,“我们走吧,不是说饿了么?”

    季白对朱月倩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本人会跟相片上失真的如此厉害。再者,他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自然不可能站在这里等着预感成真,见严博说要回去,点点头,任由严博揽着抬头就要走。

    “严二少,我们不久之前不是还在荔城酒店的包厢里见过面么,你真的不记得了么?”朱月倩咬着唇,有些楚楚可怜的望着严博。

    看着严博亲密的搂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这个她曾经奢望过的男人,可以实现她所有梦想的男人,居然能说出那样的话。那个叫季白的男人真的有那么好?朱月倩咬着唇,泫然欲泣,看着他俩携手离开的模样,更是坚定了自己要破坏的想法。

    听到朱月倩的话,季白的身体瞬间僵住,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苍白。

    严博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担忧的望着季白。

    “你真的不记得了么”朱月倩露出悲哀的笑容,“我在奢求什么,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得到严家二少爷的青睐,是我奢望了。”

    就算没有朱月倩也打定主意把捏造的说成事实,只要季白信了那她的目的就达到了。说实话,严家二少爷怎么可能是她这样的人能够妄想的,像季白这样不知所谓的人,在人堆里面随便都能抓出一大堆来。她得不到的,凭什么季白就能够随随便便的得到,哪怕是难,她都要试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都好。

    要不是那人告诉她,到现在她还傻傻的相信,像她这样一个小明星是不可能进入严家的大门,没想到却真的有那么一个人率先成功了,而且那人还是个男的。一想到,她为了进严家的大门撞得头破血流,始终都没有踏进一步,而他呢,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严家接纳了。凭什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