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胡思乱想
    朱月倩的不甘和忿恨,让她变得极端,尤其是跟严博炒作不成功被封杀之后,她沦落到了陪暴发户吃喝玩乐挣钱的可悲境地。要不是为了维持自己奢华的生活,要不是严博当众拆穿反驳,她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对严博的怨恨一分不落的加倍算在了季白头上,看着他僵直的背影,朱月倩越发的得意,说出口的话越发的难听。

    季白皱着眉连头都不愿意回,鼻尖若有似无的传来一阵阵香味,让他感到有些不适,精神有些恍惚。

    季白不愿意转身并不代表严博不愿意,在媳妇儿面前说那些无中生有的话,真的把他当成私人了?!

    当严博黑着脸转过身时,朱月倩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嘛?”

    严博不说话,步步紧逼,望着朱月倩的目光就像望着一个死人。

    就在严博快要抓住她时,从林子里转出一个男人,地中海将军肚,浑身上下戴满了金饰,典型的爆发户形象。

    “女马的,小贱人,不是说在树林里等着么,你他妈的跑个球啊?!”那人露出一排恶心的大黄牙,随着他的走动,身上的金链子发出发出碰撞的脆响,乍然见到他们对峙的场景,讥笑出声,“我就说嘛怎么不老老实实的在林子里带着,原来是会老情人来着,怎么?你们是打算在这儿叙旧还是找个地儿叙啊?”

    说着,便上前拉朱月倩的手,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直接袭向那片柔软的白色芳草地。

    朱月倩挣扎着,“你放开我,混蛋!”

    “女马的,今天早上还坐在老子身上死活不肯离开,这会儿见着老情人了就不甩老子了,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给老子过来,今天不把你干的死去活来,老子的名字就倒着写。”

    “疼你放开我,放开!救我”

    那人见严博头也不回的离开,笑的一脸狰狞,“救你?!人家压根就没有把你当一回事,你就老老实实的陪着老子”

    见此,严博没有丝毫的情绪,转身就回到了季白的身边,搂住他发僵的身体。

    “季白”见季白浑身僵直,老半天都没有缓过劲来,吓了一跳,不顾身后挣扎吵闹的声音,低吼道,“你别吓我,放松!媳妇儿,放松!放松!”

    扭动着有些僵硬的脑袋,望着严博,视线一瞬也不移的看着他,抓着风衣的手被血管暴起。严博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季白咬着唇,转过头不在看他一眼。

    看着季白这个反应,严博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严博巴巴的跟上去,搂着季白的手丝毫不敢松开。

    季白不愿,僵直的身体跟发了狠似的挣开了他的手臂,严博哪敢强行搂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白离开他的怀里,连同身上那件夹杂着温度的风衣都被扯落在地。

    离开严博怀里的季白,看着地上的衣服,想要弯腰去捡,但是硕大的肚子妨碍了他的行动,别说是蹲了就是连走路都稍显吃力。

    见状,严博从地上捡起风衣,抖了抖重新给季白披了上去,拧着眉看着他,一言不发。

    到底是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季白没有扯下披在身上的衣服,“你们应该还有很多话要说,我不打扰你们,就先回去了。”说完,抬脚一步一步的想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甚至连回头看严博一眼都没有。

    严博才懒得理会身后拉拉扯扯的两个人,见季白走了有一小段距离了,才抬脚跟在媳妇儿身后,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他有一点点的意外。

    跟那个暴发户拉拉扯扯的朱月倩看着严博一步一步跟跟在季白的身后,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念头,一股悲凉瞬间涌上心头。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为了在那个男人的心里留下一点痕迹,她留在了这个肮脏的圈子里,做着一个自欺欺人的梦,傻傻的做了那么久,到头来就是为了这样的结果么?

    她还是太天真了,天真到了蠢的地方,为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了那不切实际的奢华,留在这样一个地方,任人糟践。她早就应该抽身离开的,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朱月倩惨笑出声,她真的很不甘心,她心里所希望得到的一切,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的,就被季白拿走了。

    她木木的站在原地,任由那个粗鲁、恶心的男人拖进林子里,粗暴的扔在地上,伴随着衣物的撕裂声都无法换回她的神智,冷风吹拂着,一点点将她冻僵。身上那个恶心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意作为之后,抽了抽松松垮垮的裤子,任何他想的到的下流龌龊恶心的言辞都往她身上招呼。

    “拿着这些钱滚吧,别让老子再看见你,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老子成全你。”那暴发户似的男人,从皮夹里面抽出一沓粉红色的票子砸在她身上。

    甩钱的动作像是刺激到了朱月倩,侧卧在泥地上,强烈的呕吐感一下子从胃里涌上了喉咙,连一秒等待的时间都没有,已经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呕吐物跟地上散落的钞票夹杂在一起,场景异常的讽刺。

    朱月倩吐得满嘴都是苦涩的胆汁味儿,但呕吐感丝毫不减,不晓得是因为那个男人的作为还是因为自己的自甘堕落,等缓了一些,才蜷缩着身体滚到了另一边,身上青青紫紫的一大片,冷风一吹,忍不住哆嗦起来。她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涣散的眼神一点点集聚,唇角勾起一抹笑

    顺着小路走了很久,还未看到居住的那间房间,他的体力有些不支,脚步也渐渐慢了一下来,明明去的时候没那么远的。

    季白的眼神有些涣散,好像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他觉得有些茫然,甚至觉得脸呼吸都有些不顺,像是在下一秒就要窒息。

    像是感应到季白的心情,肚子里的小家伙一下又一下的翻腾着,越来越疼,也不晓得他怎么了?

    季白伸出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费尽了摸着,脚下的步伐像机械一样每走一步都发出咯吱咯吱的老旧响声,可他不敢停,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他那样,停下来的话他就会尸骨无存。

    肚子越来越疼,脚步越来越慢,身上渐渐开始冒起了冷汗。

    他走不动了,踉踉跄跄的蹲在地上,下一秒臀部着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唔”

    不远不近的坠在身后的严博见状,魂儿都吓飞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小白——”从地上将人拦腰抱起,这才发现季白的脸色白的跟纸似的,哪里还有刚出门时的红润。

    “小白!?小白——媳妇儿,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严博眼睛都急红了,抱着季白着急的往回走,恨不得下一秒就回到屋子里。

    季白没说话,不晓得是疼的没力气还是不想跟他说话。

    “媳妇儿——你哪里不舒服?别不说话,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严博急的都快哭了,眼看着季白不为所动,奈何限制于他的姿势没有办法查看季白哪里不对付,一颗心像是在油锅里面煎炸着,分外难受。

    住所越来越近,严博的心越来越焦急。

    砰的一声粗鲁的把门给踹开了,将季白放在床上,单膝跪地。“媳妇儿——”

    季白不言,只是抱着自己的肚子垂着头。

    严博的瞳孔猛缩,伸手将季白的脑袋掰正,刚看到他的一瞬间,季白的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哗然落下,又快又急。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