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媳妇,别哭
    “媳妇儿——”心疼的看着季白的眼泪,伸出手想要拭去他脸上的泪珠,奈何他的手一直在哆嗦,“媳妇儿,别哭,别哭”

    一向以精明著称的严博笨拙的像个孩子,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句哄人的话,看着季白哭的通红的脸,恨不得给自己来几巴掌,心脏随着季白的啜泣一抽一抽的疼。

    近乎痴迷的看着严博,这个让他爱着的男人,抛弃了尊严和骄傲爱着的男人,在他们相遇之前,他的生活里没有丝毫属于他的痕迹。

    季白无法想象严博混乱不堪的过往,哪怕他在情感上空白一片,可只要一想到他的手臂、他的胸膛、他的躯干曾经拥过另一个人,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他知道豪门里那些龌龊的事情,他也清楚伊芸对严博的关切,可是到了那一刻,所有不堪的语言传入他的耳朵里的那一刻,他才明白所谓的知道跟面对究竟有多大的区别。

    他好嫉妒,嫉妒那些曾经跟严博有过关系的那些人。

    即使那些人在严博眼里,甚至是生命中连小数点都算不上,可是他是跟发了疯一样的嫉妒,嫉妒到恨不得撕下他们得意洋洋的嘴脸,然后将他们从严博的生命里全部都抹杀掉,不留意思的痕迹。

    肚子里的小家伙翻江倒海似的闹,把季白踹的生疼,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疼”

    “媳妇儿——”

    疼晕过去之前,耳际响起了嘶吼般的咆哮,季白的心像是被人捏住一般,强烈的痛苦让他连最后一丝的清醒都消耗殆尽,晕倒在床上

    “他怎么样了?”严博等着唐汉国一脸的紧张,仔细看的话可以瞧出他浑身的肌肉都有些发僵,就连颈上的寒毛都像士兵似的一根根竖起。看着唐汉国自打进门开始又是灌药又是输液,脸色凝重的让他害怕。

    唐汉国看了季白一眼,冲着严博示意他们出去说,以免打扰到季白的休息。

    严博微怔,将枕头拍扁塞到季白的腰下,帮他压了一下被子,直到确认他睡得舒服才抬脚跟了上去。

    走在最后的严博一步三回头,不放心的回头看一下眼躺在床上昏睡的季白,“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好好地昏过去了?还抱着肚子喊疼。

    唐汉国的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将手里的器械收好,脸色沉重,“小白的情况有点不容乐观,是药物引发的臆想导致的情绪起伏”

    严博皱眉,连忙打断唐汉国的话,“等等,你说的是药物引发?什么意思?”

    见严博有些错愕的表情,他也不好意思责怪什么,毕竟那些都是族里常用的手段,严博一个外人怎么会知晓,也怪他一时疏忽被人钻了空子,幸好摄入量不大,还有挽救的余地。

    “是月红草,别听这个名字斯斯文文,但是对于孕夫来说,但凡沾上一点胎儿都随时不保,尤其是从月红草里精粹而成的草汁,光是香味都够呛。”有些头疼的看着虚掩的大门,好不容易保住了胎儿,又开始折腾起来,也不晓得季白肚子里的小家伙能不能受得住。

    “小白的情绪起伏太大,造成了宫缩现象,要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小白会提前生产。”已经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而是一定的事实。到那时他们可以作为的地方很多,尤其是早产儿先天不足,随时都能夭折。

    严博听不懂那些所谓的什么宫缩假缩,就听见提前生产四个字,本来就紧绷的连越发的难看,甚至有些骇人,“早产?!”

    严博的脑子轰的一声差点没炸,早产?那个小兔崽子现在才七个多月,如果是早产的话,那么他能不能活下来?季白的身体会不会也因此变得严博不敢去想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已经让于轩回去拿绿见草,只要吃上一周情况就会好转,可现在最棘手的还是小白的情绪问题。”绿见草的药效再好也是白搭,要是季白的情绪一定都是那么的起伏不定,症状可没那么容易得到缓解。

    “你跟季白是不是闹矛盾了?!”

    矛盾?哪里还得矛盾,不就是一个不识相的女人跑出来在季白的面前叽叽歪歪一大堆,偏偏让季白听了进去,还记在了心里。在没有遇到季白之前,跟太监无二的他哪里有能力乱搞,顶多就是玩玩极限运动找找刺激,本来是不想让季白知道自己中二时期的事情,可如今

    大约明白了什么情况的唐汉国也没有多加指责,“小白肚子里的孩子还太小,不管是谁都冒不起这个风险,哪怕保到八个月之后,就算孩子生下来他的存活率也比现在大得多。”足月出生的孩子永远都是比不足月的来的健康,他也不希望季白受了那么大的罪之后,还要为孩子的健康担惊受怕。

    “我知道现在指责你也没有用,可是有些事还是希望你明白,小白现在经受不住任何的刺激,他为了怀这个孩子受了那么多苦,你是知道的,我希望作为父亲,你要担起父亲跟丈夫的职责,有些事情你要留个心眼。”

    严博被唐汉国教训也没恼,有些艰涩地张嘴,“我知道了。”

    “好好陪小白说说话,还是以安抚为主,怀孕的人脾气本来就古怪,更是受不得一点的刺激,可能在我们眼里这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但是在孕夫的眼里就会被无限放大。”他不清楚严博跟季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一向坚强的季白苦着入睡,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事跟严博有关系。

    季白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很难,凭着他的样貌跟才气配严博绰绰有余,难得的是他们两个如此的相爱,实在是太难得了,作为旁观者的他看到了小白的努力和对严博的在意。心里对季白十分亏欠的唐汉国自然是希望他们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而不是老死不相往来。

    “嗯。”

    “最近这段时间还是需要卧床休息,不要让他下床走动”想了想,继续补充道:“还有,为什么小白会遇到月红草那样的脏东西,你也需要认真查一下,我还有事就先回访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

    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唐汉国就拎着医疗箱回了房间,他知道严博不好受,但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需要他自己去努力。

    唐汉国前脚刚走,严博就把严五跟严六两兄弟给喊来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我要见到朱月倩那个贱人!”

    严博思前想后,唯有外出那段时间遇到朱月倩之外,并无异常。尤其是朱月倩旁敲侧击的刺激季白,脸上更是带着不屑的笑容,那面目可憎的嘴脸让他异常的恶心,幸好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丝毫的关系,要不然得恶心吐了。

    严五有些担忧的看了严博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二少,别担心,夫人会挺过去的。”

    严博点点头,挥手让欲言又止的严五跟严六下去,自我安慰着。

    对,会没事的,前面那么困难都过来了,没道理在这个档口闹幺蛾子,唐汉国不是说了么,只要媳妇儿的心情能够放开,他跟小兔崽子都会没事的。

    坐在地上的严博,抹了把脸,老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