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资格
    严博坐了许久,久到双腿都发麻,这才缓缓站起身来,改坐在床沿,痴痴的望着昏睡中的季白。

    他的眉头从未舒展过,哪怕是睡着两道眉毛都皱的死紧,浑身散发出强烈的不安,谁都睡不安稳。

    “媳妇儿——对不起”

    严博的声音粗哑,俯下身去,抱着季白的头,将脸埋在季白的脖颈处,带着温度的泪珠顺着季白的脖颈,滑入枕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那一片水迹,谁又能看出一向强大的严博也会有流眼泪的一天。

    季白从未觉得自己那么累,从失去意识到清醒,全身疲乏,肚子更是隐隐作痛,就连睁开眼睛都显得有些费力。

    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喉咙里干涸的叫嚣着想要喝水,可是浑身的虚软无力还伴随着从内心里喷射而出的恶心感,让他十分难受。

    正想起身给自己倒杯开水的季白,被身后熟悉的怀抱禁锢,力道轻柔生怕弄疼了他。“醒了?别乱动,我给你倒杯水。”

    季白眨巴着眼睛,“严博”手掌下意识的拽紧了他的衣服,生怕下一秒严博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嗯。我在。”严博任由他拽着,将他搂紧一些,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记又一记得亲吻。

    “严博。”

    “嗯。”

    “严博。”

    “嗯。”

    季白一声声的喊着,严博一声声的应着,像是为了确定他是否真的存在。

    将季白全在怀里,两条跟铁柱一般的胳膊从他腋下穿了过去,一手勒着他的胸膛,另一只手轻柔的搭在他的肚子上。炙热的温度从他的背脊再透过四肢百骸渐渐温暖了他的身乃至心,两人贴的极近,一丝缝隙都没有留。

    这样的姿势让他季白感到安全,依恋般的蹭了蹭严博的手臂,终于没有严博严博的叫着了

    嗅着熟悉的体香,原本就十分疲惫的季白又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眼看着季白再次陷入沉睡,打算给季白弄点东西吃的严博亲了亲季白的脸颊,放开了圈住季白的胳膊,坐起身来。

    在严博放开季白的一瞬间,季白尖叫着睁开眼,“严博——”像是受了惊的幼崽,蜷缩着簌簌发抖。

    吓了一跳的严博,反射性的俯身下去,将季白抱住,“媳妇儿,别怕,我在”

    “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许你走。”季白死死地搂着严博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松手。哪里肚子一抽一抽的疼,也不能放开,不能

    生怕季白出什么意外的严博哪里还敢离开,拍着季白的背脊,重新搂着季白倒回床上,将他靠在自己怀里,轻柔的抚摸着他有些发硬的肚子。“乖,我不走,老公怎么舍得离开你,放轻松。”

    唐汉国说他的情绪起伏太大,需要让他安静下来,可是严博没有想到季白会如此的不安,甚至是离开一小会儿都无法接受。

    从未看到过季白如此的表现,哪怕是听到失去小兔崽子时,也没有如此的失态,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他半步,就是要跟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好。

    “媳妇儿,老公不走,就抱着你哪里都不去。”严博蹙着眉,艰难的调整了一下季白的姿势,将他的手挪到自己的腰上,一边拍着他的背试着让他放松下来,“乖,你这样儿子不舒服,抱着老公的腰,听话。”

    像是为了相应号召,季白肚子里的小兔崽子狠狠的踢了一脚,就连肚皮上都能很清晰的看到他的小脚丫子。

    肚子里的小崽子翻江倒海的闹腾,疼的季白皱着眉哼了一声,终于舍得顺着严博的力道将手放在腰上,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将自己埋在了他怀里。

    姿势一边,肚子里的小崽子也跟着消停了,等季白这个当爸的放松身体之后,也安静下来,乖乖呆在他爸的肚子里不在动弹。

    有些贪婪的嗅着严博身上的味道,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吸气呼气,像是要将严博身上的味道印在自己的心里。

    这个男人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听着季白催眠似的话,严博垂下投,亲昵地蹭了蹭季白的鼻子,落下一记又一记蜻蜓点水般的吻,“是的,我是你的,全身上下全都是你的,季白,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是你的,永远都是。”

    “真的?”季白的音调里面带着不确定的惊喜。

    在现在这样现实的社会里,‘永远’的有效期真的有那么久?这个优秀的让人嫉妒不起来的男人,真的可以让他一辈子独享?!

    “我发誓,这辈子都属于你。严博是季白的,永远都不会改变,”说着,亲了亲他的唇瓣。

    “哪怕我的过去没有你,但那些都是过去,我的现在和未来,再也不会出现你意外的任何一个人。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让你遭受到了不必要的侮辱,我真的很抱歉。”哪怕他前三十年的人生里面,没有跟任何一个人发生过关系,但是他当初默认自己的母亲为他安排一切,放纵自己是事实,他无法改变。

    要是知晓他会遇上季白,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伊芸的建议选择放纵,哪怕没有自身的硬件设施,但那段时间的放荡不羁却是他不可磨灭的罪证,一个让季白痛苦和哭泣的罪证。

    季白的眼眶有些湿润,看着眼前这个自我忏悔的男人,有些想哭。严博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从未说过软话,哪怕跟他在一起之后有所改变,但对于他自己的过错也从未对自己的行为说过任何一句抱歉的话,这样的一个男人,居然在他面前说抱歉。

    “我的过去无法磨灭,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哪怕我没有跟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发生过关系,但毕竟还是荒唐过。可是,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刻、从你闯进我生命里的那一刻开始,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在遇到季白之前,他荒唐不羁,遇到他以后,或者说从看到季白的那一眼开始,他的生命里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人。

    “我知道。”季白哽咽着。

    他真的不是故意怀疑他的,从知晓严博非他不行的那瞬间开始,他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会有第三者插足,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尤其是朱月倩在说出他们曾经有过肌肤之亲这个事实之后,更是达到了顶峰。

    他是不同的!当初任凡出轨,他很果断的就选择跟任凡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可严博不同。只要一想到要跟他分开,他的心就疼,眼泪哗啦啦的就下来了。

    季白控制不住的抽噎,每个人都有过去,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在人生的路口上遇到彼此,没有人会因为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保留什么。

    如若不是任凡设计陷害于他,让他跟严博相遇,或许他们这辈子都会失之交臂,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彼此的存在。

    严博也是是另一番景象吧,或许会遇到别人,另一个让他找回尊严的人,哪里还有会那样的话吗,就连嘴里吐出来的一字一句都不属于他。

    也许到那时,以他的能力和背景,不管能不能遇上严博,更加没有资格去过问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