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杀心
    如果不是那天恰好遇到严博,如果那天他没有逃脱,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再踏入这个圈子吧。他是何其幸运,能够让这个肆意活着的男人爱着自己,以他霸王蟹的性格,又怎么会对他的一切如此的在意。

    只是因为他爱着自己,严博爱着季白。

    季白觉得自己很自私,他跟任凡的那一段闹得满城风雨,可是严博作为他的丈夫却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帮他收拾残局,替他洗白、替他正名。可是他现在却在以爱情的名义对严博那些过去式的莫须有的东西纠缠着不放,完全缺乏了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心胸。

    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在那一瞬间他就想到严博背着他出轨跟朱月倩不清不楚,那种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恐惧和不安,席卷了他的内心。

    季白也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那种打着爱的名号去胡搅蛮缠的人,哪怕严博前三十年的生活荒唐不堪,他也不能就着不放,在伤害自己的同时也伤害了严博。

    害怕失去就拿着爱去死缠烂打是愚蠢的,那样失去会更多,那样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媳妇儿——乖,我们不哭了,医生说你已经出现宫缩现象了,再不好好调养,孩子会早产的。你盼着孩子出生那么久,你就忍心让他提前出生?听话,不哭了啊。”严博亲了亲季白的眼睑,心疼的哄着。

    听到严博的话,下意识的收住了眼泪手摸向自己的肚子,抽噎着敬畏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乖,别哭了,再哭真的保不住了”

    听着季白抽噎的声音,严博也想跟着哭了。

    如果季白真的为了他那些混账事情闹得早产,别说是伊芸了,就是连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严博”

    “嗯,老公在。别哭了,老公抱着你跟小兔崽子呢”严博一边亲一边哄,十八般武艺都招呼上了,才算是哄住了抽抽搭搭的季白。

    人哄住了,接下来也是该是算账的时候了。

    严博搂着季白,给严五、严六发了信息,凡是牵扯进来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接下来的几天,季白黏人的功力渐长,不管睡着还是醒着,总是要黏着严博,就连他上洗手间都要在门口呆着,生动的解释了什么叫黏人。

    对于媳妇儿黏人的举动,严博还是很受用的。

    期间,从族里去了药草回来的于轩,面色不愉的端来了一碗黑黝黝的药汁,苦着脸的季白当着严博的脸灌了下去,然后巴着严博双眼泪汪汪的要糖吃。

    药汁一连三天,一天三顿的吃着,季白那张精致的脸都变成菜色,尤其是看到于轩立马转身权当看不见人。

    对于季白这样自欺欺人的做法,严博哭笑不得。

    一周后,季白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但碍于农家乐的条件简陋,咬咬牙将行李打包,带着季白回了玫瑰庄园。

    当晚,趁着季白沉睡,严博蹑手蹑脚的去了书房,严五早就在书房等着。

    “二少,朱月倩说要看到你本人才愿意开口。”

    “呵——”严博讽刺的笑了一声,不接话,“还查到什么了?”

    跟在严博身边多年,严五自然听出了那声讽刺里包含的意思,遂不多话,直接将自己调查的资料一五一十的转述给了严博。

    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哒哒哒’的轻响,严博越是这样,严五就越是同情那个惹毛了严家二少的人。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严二少的脸上浮现如此的表情,上一年见到这幅表情还是有一个不晓得天高地厚的小子,指着严家二少的鼻子,说他部件不全,不是男人。

    严五努力的回想,那个小子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好像是让他变成了真正的部件不全,成为了新时代的公公,就连家族的生意都在各方刻意打压之下,倾覆了。

    书房的门打开了。

    穿着睡衣的季白赤着脚找人来了。

    “我知道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严博挥手让严五下去,上前将季白拦腰抱起。

    “怎么醒了不穿鞋就过来了?!”语调轻柔,不见一丝的责备。

    严五何曾见过如此温柔良善的严博,惊愕的长大了嘴巴。

    反观那个被严五称之为惹毛了严博的人,正被人五花大绑的捆着,扔到冰凉的地上,恐惧渐渐吞袭着他的理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黑亮的皮鞋就这么踩在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碾压着他的脸,满意的看到他痛哭流涕。

    “唔唔唔唔”

    那人的脸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渐渐露出了真面目,一条刀疤自上而下横贯整张脸,阴狠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一丝不可忽视的兴奋,甚至抑制不住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唔唔唔唔唔”

    恐惧、害怕让他恨不得远离那个人,五花大绑的身躯像一条硕大的毛毛虫,一点点的想要离他远点,再远点。可惜上天没有听到他的祈祷,下一秒,恐惧的眼神里渐渐失去的光泽,鲜红色的血液浸湿了绳索

    看着溢出来的鲜血,刀疤男兴奋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望着地上死去的人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刀疤,你替我办件事。”

    眼看着刀疤男即将进入癫狂状态,季东连忙喊住他。

    刀疤男嗤笑一声,将插在那人身上的刀抽了出来随意的擦了擦,眼神里迅速闪过一丝被打断的恼怒,“季东季大总裁,你还有需要我办事的地方?!”

    想当初为了掩盖他的罪行,可是花了大价钱追杀他,就连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也是拜他所赐,要不是有人及时搭救,这世上哪里还有他刀疤的这号人物。

    如今,遇到了棘手的事情才想到还有他这个人,他是对自己太过于有信心还是咋地,料定了他刀疤会帮他?可是可笑之极。

    “只要你肯帮我,我们之前的帐一笔勾销,另外我还加五百万给你。”季东对刀疤的嗤笑视若罔闻,财帛动人心,他就不相信刀疤会不爱钱,要是不爱钱当初他也不会选择跟他联手做下那些事。

    “呵——一笔勾销?季大总裁说笑了,像我们这样的下等人可没有什么帐能一笔勾销。”刀疤男把玩着小刀,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季东。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初那个孩子还活着。”季东喝道。

    刀疤男的眼神里迅速划过一丝了然,怪不得季东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找他,就是像让他帮他解决那个定时炸弹。可惜,那颗定时炸弹是他埋下的,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把他给挑了呢,估计季东也是怕极了那个威胁,所以也不得不放下架子主动上门谈和罢。

    “那又如何?”

    目眦尽裂的季东,哪里还有什么风度可言,冲着刀疤男吼道:“那又如何?这话你也说得出来,当初不就是你我如今那个孩子还在,族里的人也渐渐出世为的仅仅是保护他?你不要太天真了,要是那个老不死的家伙不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他,我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当椅子坐。”

    见刀疤男没有反应,季东是又急又怒,“我们两个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从你选择跟我联手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你以为我倒了你就能逍遥法外,痴人说梦。”

    刀疤男轻笑着,“痴人说梦?从你雇人追杀我的那一刻开始,不,从你起了心思要杀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是一路人。我是求财,可没想到过要杀人,是你季大总裁的贪念”

    “够了!一句话,这事你做还是不做?”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