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遮羞布
    刀疤男扯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语气坚定不留余地“不做!”

    “那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季东的脸扭曲着,右手扬起来招了招。

    一直对季东十分防备的刀疤男,怎么可能束手待毙,手里的小刀该握为抓,迅速调整了姿势,快跑了几步让整个人都嵌入黑暗中,“你以为同样的事情我还能蠢到再发生第二遍?”

    “正如你所说的,同样的失误我也不会犯第二遍。”季东往后退了几步,从他身后涌出了一群人,手里拿着各种热武器,冲着刀疤男步步紧逼。

    季东打了个手势,所有人蜂拥而上,一瞬间枪声此起彼伏

    在家里窝了大半个月的季白,彻底化身黏人小妖精,连带着严博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所有的时间都躺在床上给媳妇儿当坐垫使,当然偶尔也会抱着季白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什么的。等胎儿坐稳之后已经是初春了。

    季白动了抬起这事最终还是被伊芸知道了,得知自己的孙子差点没了的伊芸哪里还坐的下,一听到消息立马让尹哲琛做了好几道滋补的药膳,拎着就直接上门,见到严博第一眼,劈头就来了那么一句。

    “兔崽子,你就是这样照顾你媳妇儿的!”

    伊芸虽然有些不经事,但到底还不糊涂,也没有到连这点小事都想不明白的地步,按照季白不争不抢的性子,也就只有以前严博那个荒唐无度的事情被翻出来想到这里,伊芸就忍不住的心虚,连带着语气都那么硬气。

    她对季白所有的偏见都随着他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而消失殆尽,很客观的说能有季白这样的儿媳妇是她的幸运。说实在话,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至于自己儿子那个不中用的?呵

    严博瞅了瞅自家老妈,没说话。

    季白从房间里出来,捧着肚子,“谁来了?”

    上次胎儿不稳到底还是损耗了一些元气,脸色看上去还是稍显苍白,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点肉又不见了。

    “你小心一点,慢慢下,不着急。”伊芸拎着保温桶,关切的看着季白,要不是楼梯有点窄,恨不得冲上去将季白扶下来。“瘦了,好好地去什么农家乐,回家待着多好”

    许是察觉到严博的眼神有异,伊芸很明智的止住了话题,干咳了几声,“我给你带了鸡汁,还有一些益气补气的药膳,一会儿多吃点。”

    自己挖的坑,有严博趟雷就行了,她明哲保身就好。

    这刚坐下,伊芸就将自己带来的食物摆了出来,空气里立刻飘来一阵阵药味,不晓得是不是最近吃药吃多了,季白闻着这个味就觉得恶心,可是伊芸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他,季白不好意思拒绝。

    有些为难的看着桌面上琳琅满足的菜肴,在伊芸的目光下,迟疑的拿起了勺子,小口小口的喝着鸡汁。

    那碗鸡汁的味道很浓,小半碗下去,有些虚软的双腿好像有力了一些。

    “别光顾着喝鸡汁,多吃点菜。”见季白喝得津津有味,伊芸笑眯眯的催促着多吃一些、在多吃一些。

    坐在季白对面的严博,看着季白进食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加快,微微蹙着眉,见他没有丝毫的不适,默默的咽下了嘴里的话。

    吃进嘴里的菜带着一股药味,慢慢侵袭着他的味觉,暂且平息下来的胃又开始翻腾,双眉之间都形成了眉峰,实在忍不住了就搁下手里的碗筷。

    “怎么停了,多吃一些才能补充营养,对宝宝的发育更好。”伊芸边说边盯着季白凸起的肚子,恨不得上手去摸两把。

    实在吃不下去的季白为难的看着桌子上的菜,求助似的望着严博。

    “吃不下就不吃了。”严博将他手里的碗拿过来,吩咐黄伯给季白端了一杯蜂蜜柠檬水,见伊芸还想说话,淡淡的阐述道:“他吐了你负责?”

    “”伊芸的话被堵了个正着,默默的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季白,咽下到了嘴边的话。

    严博拉开椅子,将季白抱起来,蒲扇似的大掌抚摸着腹部,一下又一下。伊芸看着严博这副温柔的模样,笑咪咪的。“你好点没,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季白有些愧疚地看着伊芸,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弄得人仰马翻的,“对不起啊,妈,是我自己胡思乱想。”

    正在照顾严博看着季白,神色有些复杂。

    知晓前因后果的伊芸自是不相信季白所说的一切,按照季白小心谨慎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过失,追根到底还是因为她之前给严博安排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没想到过了那么久那些人的心思还是那么活跃。

    伊芸愧疚的望着季白,没想到他一张嘴就给严博打幌子,就季白如此维护严博,她的内心是即高兴又欣慰。

    “妈,别担心,我很好。”季白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行了,你就不用给他打什么掩护,为我扯什么遮羞布了,到底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有数。”伊芸摆摆手,戏谑地看着季白。

    遮羞布?什么遮羞布?

    季白微微一怔,正想说什么,严博稍稍扯了扯他的衣摆,闭上了嘴。

    “这事啊都怪我,一头热的替小博张罗,不管什么人都往他身边带,就是为了治好他的那个,弄得是乌烟瘴气。哪怕对那些人不满意,可一想到那些人能够帮助小博,我就忍下了,可惜努力了那么多年,都一无所获”

    要是知道严博身边会出现季白这样的人,她说什么都不会为严博安排那么多,在上流圈子闹了笑话也就算了,还没有一丝的效果,气急败坏的她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季白,下意识的以为是严博找来跟他打对台的。

    “我知道妈之前对你不好,妈也感到很抱歉,小博得了病妈也是心里着急,这才会使劲的折腾,希望你不要见怪。”说着说着,眼眶微微湿润。

    严博看着自己老妈在媳妇儿面前又是忏悔又是眼泪的,伸手将季白的脸压在自己的脖颈处,不咸不淡的扫了自家老妈一眼,“别来劲儿。”

    把她一切无理取闹的行为都归于为他好,要是真的为他好,也不会在知道季白存在的那时表现出来的态度那么极端,真以为他不晓得为难季白的背后没有她的身影。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老妈的份上,他是连门都不愿意给她开,惯得她。

    伊芸督了严博一眼,那带着冷嘲的目光直视他心底:就你能演,难道她不行?!

    严博回视:有本事去拿个影后啊,笨。

    伊芸冷笑着轻哼:关她什么事儿?你这个兔崽子,差点就把他媳妇儿肚子里辛辛苦苦怀胎八个月的孙子给作没了,你说关不关她事?

    那又如何?严博挑衅般的挑了挑眉。

    伊芸捂着发疼的心脏,恨不得将严博塞回肚子里回炉再造。

    被迫充当鸵鸟的季白根本就不晓得这对母子在短短的几个眼神接触下,交流了那么多。被压进怀里的季白,挣了几下,没挣开,干脆就让严博抱着,只是整个人恨不得彻底的埋进严博的怀里,把自己掩盖掉,免得再次面对伊芸时。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