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养胎
    季白的情况稳定了,伊芸很坚决不让季白继续待在玫瑰庄园,可惜严博的态度更加坚决,当着伊芸的面儿直接关上了门,将季白压在床上,粗声粗气的说道,“睡觉!”

    比起梅园,季白更喜欢玫瑰庄园,这里有家的感觉,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那么的熟悉亲切,看着花圃里面的玫瑰园开了有败、败了又开,天气也随之一天天的变暖。季白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玫瑰庄园里,严博怕他无聊,特地给他买了一条温顺的小金毛,但也只能远远的看着。

    因为家里有季白这个孕夫,而且还即将临盆,严博不想让季白觉得家里没有一丝鲜活气,干脆弄了一条据说是双血统的小金毛,远远的跟季白的活动范围隔开,甚至还特地弄了一个玻璃房,让季白站在外面看着小金毛玩耍。

    虽然很无奈,但还是接受了严博的安排。

    小动物身上都带着大量的细菌和寄生虫,平时还没什么,但是季白现在的情况很特殊,哪怕一切情况都很稳定、正常,但这并不代表就安全。季白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纵使小心翼翼仍旧不能保证不出什么状况,尤其是农家乐之后,所有人的精神状态都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

    所有人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季白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降生,而季白这个孕夫能够顺利地度过最后这5周的孕期。

    在日夜盼望的等候中,日子渐渐到达了第三十六周,季白也正式进入了临产期。

    肚子越来越大,季白这一天天的就跟在油锅里煎炸似的,睡不好吃不下,每天睁眼就盼望着天黑,盼望着日子能过得快一些。

    季白的急躁严博看在眼里,可是他无能为力,只是尽可能的多陪他一会儿,连带着去玻璃房的次数也少了,黄伯见季白整个人都瘪瘪的,时不时拿团子的趣事在季白面前提两句,逗得季白时不时露出一两抹笑容。

    “不要频繁地摸肚子,千万记住了。”随着季白的临产期即将到来,于轩正式进驻玫瑰庄园,每天准时准点出现,观察季白的情况。

    季白倚靠在床上,呼吸有些粗重,点点头,“嗯,我记着呢。”肚子一阵阵发紧,绷得有些难受,想着于轩的话愣是给忍住了。

    自从上次从农家乐那边回来之后,他们就一再叮嘱季白不能揉肚子,尤其是孕后期,频繁地,抚摸肚子也会造成宫缩,进而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

    从那以后,即使他的肚子发胀的让他抓狂,他都没有动手去揉。

    于轩有些心疼的拍了拍季白的手背,“我知道你很辛苦,而且发胀的感觉也不好受,再忍忍,再忍忍,很快就会彻底解脱了。如果实在受不了,我可以提前把他刨出来的。”

    一提到这个,季白使劲的甩了甩头,比起早产的孩子可能造成的不可预计的后果,季白宁愿自己再辛苦一些也没关系。“没关系的我可以。”

    再怎么辛苦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眼看着都到了最后一步了,就算他再怎么辛苦也会拼尽圈里撑到孩子出生的。

    “辛苦你了。”

    “不辛苦,这是我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季白将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淡淡的,一点点温暖着心。

    于轩看的有些入迷,季白本来就长得精致,因为怀孕的关系,那张脸蛋越加漂亮,一不小心就傻眼了。

    “你很爱他吧。”这还是于轩第一次跟季白谈论这个问题,尽管严博对季白的感情让他跟感动,可是在于轩看来严博压根就配不上季白,因此也没有跟他谈论过这些。

    听到于轩的话,季白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甜甜的笑意里面夹杂着一丝羞涩,就像是初次品尝爱情的少年,是那么的青涩美好,是那么的纯粹和信息,不由得让人也跟着露出一丝丝甜蜜的笑容。

    于轩看着他,苦笑着,“你真的很爱他。”要不然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没人人会说为伴侣生育后代是求也求不来的夫妻,因为对于孕育的本身,该说福气的不是生育者的那一方。

    季白但笑不语。

    看着季白甜蜜幸福的笑容,于轩的严博的感官越发的不喜。

    “我扶你下床走走吧,今天的天气好,我们可以去看看团子。”于轩扶他下来,穿上鞋,艰难地挪动着脚步,他的肚子比之前大了些,顶着他的胸膈,呼吸有些不畅,就连行动也越发的吃力。

    “好。”虽然艰难,可走动一下可以让他的呼吸顺畅一下,每每坐着的时候那口气好像堵在胸口下不去上不来的感觉,难受的紧。

    看着季白艰难的步伐,于轩很是担心,“还是我扶着你走吧。”

    对于季白的要强,于轩是看在眼里的,平日里对于季白的选择也听之任之,可是他如今的身形不比以往,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不用了,我走慢点就行。”季白摇摇头,一向要强的他很自然的拒绝了于轩的提议,撑着自己的腰,慢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间。

    正如于轩所言,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就连空气里也有了淡淡的玫瑰花香。

    “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们了。”为了照顾他,连医院的工作都暂停了,每天忙前忙后的照顾他,尤其是出现假性宫缩之后更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和孩子,一直到现在。对于唐汉国很于轩,季白是感激的,除却钱财不提,没有人能够如此的尽心照顾一个孕夫,尤其这个孕夫还是个多灾多难的体质。

    “说什么呢,对于我们而言,你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奇迹,怎么会觉得麻烦。”于轩若有所指的看着季白,笑了笑。

    低下头去的季白没有看到于轩别有深意的笑容,他的目光跟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自己凸起来的肚子上,对于他而言,这个孩子的到来就是一个奇迹。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有一天,拥有一个爱人还可以跟爱人生下一个属于他们彼此血脉相连的孩子,对于他来说,这就是奇迹!

    下午,于轩陪着季白晃悠到了玻璃房,团子正在里面和黄伯玩球,短而粗壮的四肢扒拉着比自己还要高的足球,常常摔了个四脚朝天还不愿意放弃。

    要说团子的到来最高兴的无非就是黄伯了,于轩进驻以后,黄伯的工作岗位正式移交给了于轩,除了每天给季白说说团子的趣事之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玻璃房里陪着团子,也不晓得是团子陪他,还是他陪着团子,一人一狗玩的十分开心。

    “看来黄伯很喜欢团子。”

    季白看着扑腾的团子,笑了笑,“狗是最通人性的,黄伯对它好,它自然也会对黄伯好。看来严博这条小金毛是买对了,看黄伯这么喜欢,我也没有那么内疚了。”毕竟因为他身体的因素,不得不将他关在一个地方,每天的活动范围就那么一丁点大,颇有种扼杀它天性的内疚感。

    “等孩子出世之后,团子可以陪着他长大,国外的孩子不都是有那么一个童年玩伴吗,”于轩看到团子蠢萌的样子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从小跟狗狗一起长大的孩子,比同年人更富有爱心跟责任心。”

    “还有这种说法?”

    “这是我个人的见解,”于轩见季白走的有些累,扶了他一把,“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当务之急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等着你肚子里的小家伙平安降生。”

    “是啊,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会的。”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