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这是他的孩子?
    “严博人呢?”于轩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如影随形的身影,有些不悦。

    季白有些无奈的回道:“我刚才吵着想吃酸辣汤,他出门给我买去了。”

    他压根就不晓得自己这种情况居然是要临产了,还莫名其妙的把严博使唤出门,现下要找人得等。

    季白的脚还没迈进家门,伊芸跟严广航就来报到了。

    “怎么了这是?”

    看见他俩,于轩的脸色不至于那么难看,“老太太,小白要生了,您赶紧给你儿子打个电话。”不像话,明知道季白不舒服还不晓得来找人他,傻了吧唧的跑出来买什么酸辣汤。

    “什么?”严广航被这个消息砸的头昏眼花。

    相反,伊芸就显得不那么淡定,上前跑了几步,“要生了?不是还没有到时间么?”

    “倒是给孩子他爸打个电话啊。”

    “哦哦哦好。”伊芸被于轩训斥了一句,也没生气,连忙从包里掏出手机。“这紧要关头那个兔崽子去哪里了?”

    反倒是严广航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见伊芸在打电话,关切的目光落在季白身上,“小白别怕,我跟你妈都陪着你。”

    疼的脸色发白的季白,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的步伐,冲着严广航笑了笑,“嗯”

    唐汉国来的也算快,黄伯给他打电话时已经在半道上了,接到电话踩着油门就冲了过来,也没管什么超速闯红灯之类的违反交通规则的事。

    “别怕,放轻松。”他们不是第一次帮孕夫接生,当初季白跟严博搬到玫瑰庄园之后,特地选了一个卧室改装成了手术室,里面的设备齐全,这段时间季白的检查都是在那里做的。

    唐汉国很是淡定的上前,连同于轩一起将季白扶到手术室里。

    正站在一旁给严博打电话的伊芸,刚想说些什么,手机抓着的手机就被严广航夺了过去,还没等严博张嘴,扯着嗓子大吼,“你这个兔崽子死哪儿去了?艹你大爷的,你媳妇儿要生了,你还到处瞎跑!”

    “什么?要生了?女马的,早上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这个时候要出来?”严博单手抓着手机,另一只手甩着方向盘,一辆好好的车被他开的横冲直撞,跟喝醉酒似的。

    “问你儿子去。”

    肚子里的小家伙要出来,还能拿什么东西堵着不让他不出来不成。

    “女马的,我媳妇儿人呢?”

    “产房!”

    一路上横冲直撞的严博,成功的扰乱了交通秩序,尤其是遇到堵车时干脆就从人行道上逆行,车子才拐进了玫瑰庄园的主干道。

    “艹,会不会开车啊”

    “你大爷的,老子的新车,刚从4s店开出来,这叫什么事啊——”

    “嘿,有你这样开车的吗,赶着去投胎啊——”

    好几位车主被严博这一手搞得有点懵,来不及刹车的车主像串串似的接二连三撞到了一起,被受无妄之灾的几位车主,眼睁睁的看着那肇事车辆不但没有停下还狂踩油门直接冲进了拐角的小道。

    车子快速冲到了庄园门前,驾驶室边上的车门猛地被一脚踹开,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上,车钥匙还插在车上,急忙往里面冲,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大门里。

    后面几个苦主开着自己残破的车追上来时,只看见敞开车门的车子晾在门口,看着偌大的玫瑰庄园,那几个苦主犹豫了一会儿,犹豫着谁也不敢进去,只能在门口守着。

    “我媳妇儿呢?”冲进里面的严博,抬眼就看到站在手术室外面的父母,三步并做两步冲了过去,“我媳妇儿人呢?”

    “嚎什么?人在里面。”伊芸瞪眼,不晓得现在是什么时刻是吧,在这里瞎叨叨什么。

    严博拧眉,正想冲进去时,被严广航拉了一把,拽住了。

    “你干嘛去,小白在里面生孩子,你进去干嘛?”严广航一向镇不住自己的儿子,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硬是把严博给拽住了。“而且人家医生也说了,不让你进去。”

    其实于轩的原话是,让严博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出现在我的手术室里。

    “那可是我媳妇儿!”严博怒视着,直接往前一冲,拽开了他的手,窜进去了。

    严广航没能拉住儿子,恨不得追上去把那个兔崽子给拽回来,刚迈出一只脚立马顿住了。按照那个兔崽子的脾气,不让他进去是不可能的,要是能待得住,他也不是严博了。

    伊芸跟严广航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知晓严博的性子,默默咽下了话,焦急地站在走廊里等着。他们尚且感到七上八下的,何况是严博这个当爹的呢。

    严博冲进去时,季白正准备坐上手术台。

    “感觉怎么样了?”快步走到季白面前,将他抱了上去,落在季白身上的眼神全是担忧和焦虑。

    躺在手术台上的季白,看着严博寄白了的脸,轻声笑道,“还好,别担心。”

    在严博的印象里,季白嘴里说出还好两个字通常情况都不会那么乐观,“还说没事?老子就知道你今天不对劲!”这个家伙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他碍眼,今天倒好,从睁眼开始就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得,搞了半天都是因为他肚子里的小兔崽子想要出来了。

    肚子里的小家伙踹了他一脚,随时一阵阵疼痛传来,季白下意识的抓住严博的手,“严博”

    “嗯。”严博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唇。

    季白的眼神有些涣散,也不晓得要跟严博说些什么。

    “别害怕,老公在这里。”

    严博的手指收紧,低下头,粗鲁的再次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一如往常。

    哪怕这个吻里没有温柔,但粗鲁的让人觉得踏实,像是镇定剂一般安抚了他有些焦躁的情绪。

    季白抿着唇点点头。

    “老公在旁边守着你。”

    听到这里,季白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你还是出去吧。”

    虽说他可以接受为严博生儿育女,但不代表能够接受严博守在这里亲眼目睹整个生产过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守着你。”严博的态度很坚定。

    相比起严博的态度,季白更是强硬。

    最终严博还是被轰出了手术室,‘行刑’的是于轩,下命令的是严博的媳妇儿,在媳妇儿面前再凶悍的野兽全都是纸糊的,该怎么着就得怎么着。

    被轰出去的严博跟孩子的爷爷奶奶一起,杵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的于轩,居高临下的望着季白,“准备好了么?”

    深吸了一口气的季白,坚定的点点头。

    剖腹产只不过是一个小手术,当腹部的疼痛从有到无,季白甚至能听到手术刀划开腹部的声音。

    哪怕再怎么努力,季白的全部心神都被集中在了毫无知觉的腹部,打开腹部之后从开口处慢慢撑大,原本毫无知觉的腹部因为挤压渐渐传来了一阵痛楚,相比起小家伙在他肚子里时的翻江倒海,这种疼痛还是可以忍受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季白的神智渐渐有些模糊,直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哭嚎声传到他的耳窝里,失去知觉的身体微微一震。

    “哇——”

    这是他的孩子?!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