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媳妇儿给他生的儿子
    洪亮的哭嚎声穿透了那并不厚重的门板,传递到了外面那些焦急等候着的人。

    “生了?”

    “生了——”

    “这是生了?!”

    严广航正在走廊里面转来转去,乍然听到这声洪亮的哭嚎声,瞬间就惊呆了,脚步停顿,双眼瞪圆,一下子就傻了。

    伊芸也傻了,盼了那么久、想了那么久的孙子,终于降生了,这是她的孙子——

    身为亲爹的严博有些木,瞳孔骤缩,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拳头不自觉的收紧,浑身上下有些飘飘然,小兔崽子真的从他爸的肚子里出来了?!女马的,为什么感觉那么不真实呢?!

    这就是他们的儿子?季白给他生的儿子?!

    倚靠在墙上的严博,愣了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孩子长得真好。”唐汉国冲着于轩笑了笑,他才刚把这个小家伙从他爸爸的肚子里捧出来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扯开嗓子就开始嚎。

    于轩嘴角抿着笑,利落地剪开脐带,把小家伙跟他爸的联系分开以后,冲着唐汉国说了一声后开始为季白缝合伤口,“剩下的交给我,你去处理孩子。”

    唐汉国双手托着孩子走到季白面前,“小白,你看看,这是你的孩子。他很健康,你不用担心。”

    季白别过头呆呆的看着唐汉国手里托着的小家伙,他是那么的小,小小的脸蛋、小小的身体,双眼紧闭,但是小嘴巴确是一直动的不停,扯着嗓子嘶吼着,那么小一团身体里却拥有那么大的力量。

    “孩子”季白的嘴巴微张,眼角的泪珠潸然而下,轻轻的一声,喜极而泣。

    这是他盼望了十个月才盼来的孩子,这是他和严博的孩子。是他们两个血脉相连的共同孕育的孩子!

    终于,终于在这个世界上降生,属于他们的孩子

    让季白看过孩子以后,唐汉国将小家伙放到一早准备的温水里将体表上黏附的东西清洗干净,然后称体重量身长,给他穿衣服。

    季白的目光一直追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怎么也舍不得移开视线,直到唐汉国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家伙抱着打开手术室的门走出去,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

    手术室打开的瞬间,严博就看到唐汉国抱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孩子朝他走来,下意识的身体有些发僵。

    看着他手里的一团,严博瞪眼,“我媳妇儿人呢?”

    “于轩正在里面帮他缝合刀口,放心吧,一切顺利。”

    听到媳妇儿没事,严博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胸膛里。

    女马的,说生就生,完全不给人准备时间,差点把他的魂儿都给吓跑了。

    唐汉国直接将怀里的小东西递到严博面前,“是个儿子,七斤六两,五十公分长,十点十分出生。”

    严博望着还没有他手掌大的小脸,红彤彤、皱巴巴的,跟猴子似的,丑的可以。那张哭嚎不已的嘴巴此刻闭得紧紧的,安睡的模样看得他内心一片柔软。

    这是他们的儿子,是媳妇儿给他生的儿子。

    这么小的一团,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整个人都小的可怜,真不晓得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在媳妇儿肚子里时使劲的折腾。

    见严博迟迟不肯伸手,唐汉国挑着眉,将孩子往前推了一点,“不抱抱他?”

    面有难色的严博瞪着眼望着那个小兔崽子,愣是不伸手。

    女马的,那么小一团,怎么抱?!放到他手里,特么的会不会一不小心用力过度就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捏死了。

    “把孩子给我!”伊芸压根就不管严博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直接冲过来,看着唐汉国要把孩子交给严博,立马伸手要。

    这还得了,他这个当爹的还没上手呢,就开始抢了?!

    说时迟那时快,严博二话不说,动作快准狠一把就把孩子拎到了手里。

    “呀!不行——”唐汉国手里一空,抬眼一看,立马被严博吓出一身冷汗来,“姿势不对。”

    伊芸看着严博抱孩子的姿势,就差没有把心脏病给吓出来,“兔崽子,有你这样抱孩子的吗?!”

    这哪里抱孩子啊,就跟超市买菜似的,直接用拎的。

    严广航扶额,完了!

    这个兔崽子也不顾忌一点手里的动作,万一伤着孩子怎么办,再者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怎么就那么不待见呢。

    在伊芸和唐汉国的紧急救护下,被自己亲爹当购物袋子拎在手里的小家伙,终于成功的解救出来了。

    “你当你在超市买大白菜呢,赶紧给我撒手!”伊芸迅速而又准确的抢下那个小家伙,边抢边踹。

    “你这个兔崽子,这是你儿子,你媳妇儿为你生的儿子,不是超市里面的大白菜。”

    伊芸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宝贝金孙,狠狠地训斥了不着调的混蛋儿子一番,这才低下头仔细打量怀里的宝贝。

    “奶奶的宝贝,乖啊,让你爹有多远滚多远,咱们不稀罕啊。”

    撩开盖在孩子脸上的毛毯一角,看着那张小小的脸蛋,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待看清楚孩子的长相时,鼻头一酸。

    这是她的宝贝孙子啊,严家的血脉,是她盼望了无数日夜的宝贝疙瘩啊,原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严博的孩子,没想到

    伊芸眼眶泛红,“我的小孙孙啊”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不愿意撒手了。

    红扑扑的小脸上,小巧玲珑的鼻子一伸一缩,眼睛闭得紧紧的,那张小嘴吧嗒吧嗒的蠕动着,怎么看都是一副惹人疼爱的模样,看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小白怎么样了?!”看完孙子,伊芸立马追问手术室里面的产夫。

    “别担心,一切正常。”

    严广航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回头我让小琛找个师傅过来专门给小白做药膳。”父子俩都好好的,他就放心了。

    听到季白没事儿,严广航凑过脑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妻子怀里的小孙孙,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与激动,“好,好,好啊,是我们严家的种!”

    严广航的话引来了严博怒视的目光,难道这个小兔崽子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什么叫是他们严家的种?!

    对严博的目光无知无觉的严广航笑眯眯的继续说道,“瞧瞧这小脸蛋,跟小博刚生下的时候一个模样,跟一个模具里面敲出来似的。”忍不住想要伸出去碰,直接被伊芸给拍开了。

    “废话,这是小博的孩子,不像他像谁。”虽说伊芸对他的话很是赞同,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喜欢听到这话。

    严广航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这当口他也不敢去触眉头,“你说的对,你说什么都对。”

    这个小家伙别看小,等五官张开了跟严博就更像了,就连身高体型也随了严博,这让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哎——严磊那个兔崽子哪去了?!”

    听到伊芸的问话,严广航这才发现他的大儿子,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缺席了!

    严博守在门口,听到父母的话,淡淡的说道,“我媳妇儿说生就生,也没来得及通知。”就算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跟他父母一样,除了围着孩子团团转外,啥也干不了,还碍手碍脚的。

    无形之中被自家儿子嫌弃的夫妻俩,冷哼了一声,“通不通知跟到没到是两码事。”之前,她再三强调,有事没事都要来玫瑰庄园转转,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看来他这个大儿子是把她的话全部当成了耳旁风,等他回来,有他好受的。

    正坐在评委席上的严磊,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

    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身体有些不适。”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