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像他爹
    被自家父母念叨的严磊,正专心致志的看着台上的那位女主持,暗搓搓的想着要不要来一段露水姻缘,却被前来的报告的严三告知,他大祸临头了。

    “什么?这么那么突然?”

    冷不丁的听到季白已经生了的事实,刚才生起的绮念这会儿消失的无影无踪,满心都是想着要这么避过一劫,哪里还有心思弄什么露水姻缘。

    严三弓着身,低声在严磊耳边说道,“老夫人的脸色不太好。”

    什么叫不太好,简直就是不好,前两天她还叮嘱他有事没事要多跑几趟玫瑰庄园,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什么的,结果呢,他一次都没去。

    “给我打电话了?!”

    严三板着张脸,同情的望着严磊,不言。

    完了——

    深感大祸临头的严磊,不禁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汗,可是颁奖典礼还没有结束,他暂时还走不了。

    在严磊自我祈祷时,严博杵在门口狠狠的搓了一把脸,很想抽根烟让自己清醒清醒,等手摸到裤袋里面空空如也时,才记起自打季白怀孕之后,他已经把烟给戒了。

    看着被父母围着的小兔崽子,严博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异感,这是他的儿子感觉好不真实,心头涌起的那一丝烟瘾被他克制住了。

    以前他有媳妇儿,不得不把烟给戒了,如今又有了这个小兔崽子,禁烟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

    无所事事的严博靠在墙上一动也不动的守着,半小时以后,季白被推了出来。

    严博上前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媳妇儿,“疼不疼?!”

    手术过后的季白,精神有些不济,但是眼神却异常的明亮,“疼也值得。”

    “屁!”严博嗤之以鼻,脸上的表情跟眼底的神情却是截然相反。

    望着这个嘴硬心软的男人,季白十分无奈,这个男人嘴硬心软的臭毛病这辈子怕是改不了了。

    “看到儿子了么?”季白环顾了一下周围,没有看见孩子的身影。

    严博不悦地瞪眼,“有什么好看的,丑死了。”

    季白哭笑不得,听严博的口气他这是在嫌弃他们的儿子?他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他居然还嫌弃?

    “我想看看孩子”他还没来得及看孩子,唐汉国就把孩子抱出来了。

    话说到一半,没有一丝血色的唇瓣被封住了。

    “媳妇儿,辛苦你了。”

    季白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主动昂起头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男人不仅嘴硬心软还口是心非。

    季白被推进了卧室,里面的布置全部被换成了白色,就连空气里隐隐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

    精疲力尽的季白终于抵挡不住,睡了过去,唇角一直挂着一抹笑容。

    季白清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您什么时候进来的?”睁眼就看到伊芸坐在一旁,季白有些讶异。

    “刚进来,怎么?是不是哪里疼?”伊芸站起身来,想要查看季白的情况。

    “没事”季白何曾看过如此亲切的伊芸,哪怕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还没有达到嘘寒问暖的地步。再者,他也不好意思让伊芸帮他检查伤口,就算是儿媳妇,也要顾忌一下男女之分。

    伊芸看到季白脸上闪过一丝的尴尬,也没在意,“我去叫医生,你别乱动。”

    季白点点头,算是对伊芸的回答。

    麻醉的效果已经过去了,腹部的伤口开始疼了起来,疼痛的级数尚且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不一会儿,唐汉国走了进来,跟季白打趣了几句开始替他检查伤口,确认他的情况没有异常,总算是让大家安了心。

    “本来想着你的预产期还有一周,特地抽时间回去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一下,没想到刚走到半路就接到电话说你要生了。”

    说起孩子,季白的神情有些柔和,“我也不知道,还以为是孩子跟平常一样在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闹腾,却没想到居然是要生了。”

    习惯性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腹部,待手指触及到扁下去的腹部,有些不适应。感受到孩子从一个小胚胎慢慢长成一个个人,平坦的腹部变得高耸,日子一天天过去,冷不丁的孩子从他的肚子里跑出来,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见季白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唐汉国笑笑说,“这几天会有一点不习惯,过两天就好了。”

    “嗯。”季白摸着松弛的肚子,不复以前的平坦,光是腰上的那一圈肥肉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去恢复。

    “小家伙有七斤六两重,你这段时间吃的东西全都到了孩子身上,怪不得光看着你长肚子不见得长肉。”

    听着唐汉国打趣,季白有些讶异,“七斤六两?”他就在孩子刚出来是瞧了一眼,其他的他一无所知,刚出手术室那会儿他吵着要见孩子,却被严博拒绝了唬着脸让他好好休养。

    “是啊,七斤六两,五十公分长,十点十分出生的,我刚从肚子里把他弄出来还没来得及开揍呢,就扯着嗓子哭。”说起这个小家伙,他跟于轩激动的心情一点都不比他们少。

    光是听着,季白就忍不住咧开嘴笑。

    “当然,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想起小家伙的长相,唐汉国就忍不住的蹙眉。

    “什么?!是孩子出什么问题吗?”季白的心瞬间被提起,生怕在唐汉国嘴里听到什么不幸的消息。

    “你儿子长得一点都不像你,像他爹。”

    “不幸的消息就是长得跟严博一样?”季白的脑子有些木,见他点头,原本惊惧的表情立马变得春暖花开一般。

    唐汉国本来还以为季白会跟他们一样,因为这个孩子长得不像他而有些伤神,可是看到他高兴的模样,颇有种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的感觉。

    见唐汉国说孩子长得像严博,内心更是按耐不住的想要看看孩子,扭头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有些心急地问道,“孩子呢?”

    “老太太抱着呢。”唐汉国刚说完,伊芸就抱着小襁褓笑吟吟地走进来了,严广航紧跟其后,像个保镖似的护送老伴儿跟孙子。

    “小白醒啦,”严广航难得露出一张笑脸,“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刀口还疼不疼?”

    伊芸瞪了他一眼,多此一问,刚才她出去时不都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么,进门还问。

    “我没事,爸妈,您们不用担心”伤口有些疼,但还不至于接受不了。

    “真的没事?你脸色不太好。”严广航皱眉。

    “真的没事”季白笑笑,他所有的注意力已经被伊芸怀里那个小家伙吸引住了,手指有些蠢蠢欲动,“妈,我想看看他,可以么?”

    伊芸是站着的,按照季白的姿势不可能看的到孩子。

    “还没见过小家伙吧,来,快看看你们的儿子,从出来都现在一直在睡,怎么逗都不睁眼呢。”伊芸点点头,语气里充满了喜悦,怎么都掩盖不住。

    严博转身去忙点事情回来就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媳妇儿被人围住了。

    皱着眉想要赶人,可是看到季白怀里的小兔崽子,愣是吼不出来,只能黑着脸站在门口。

    “呀——终于舍得睁开眼了,果然谁生的亲谁。”

    伊芸惊讶的看着季白怀里的小家伙,那双小眼睛还不能完全挣开,一只眼睛甚至还不能挣开,但是这个发现足以让他们惊喜。

    “那肯定的,小白这个当爸的辛辛苦苦孕育他出来,不亲他亲谁。”唐汉国笑眯眯的说着。

    伊芸跟严广航听着,笑呵呵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襁褓里的小家伙,一脸温柔。

    “长得真好。”季白很想伸手去抚摸孩子的脸,可是怕自己的力道太重弄疼了他,有点不敢下手。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